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六十七章 新的联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山羊头是个危险的家伙,这一点邓肯从开始就知道——它的危险不仅仅在于其是个底细不明的异常物,更在于它曾效忠于真正的邓肯船长,且直到今天还在按照旧日的规矩行事和思考。


        

在山羊头的视角中,陆地上的城邦毫无意义,城邦中的凡人愚昧可笑,弱小的城邦舰队都是食粮,而掠夺捕杀他们……是失乡号理所当然的“日常”。


        

邓肯不知道自己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把这个山羊头的思维习惯调整过来,但他知道这个过程必须潜移默化——用一些合理的理由来改变自己以及失乡号的行事风格是最稳妥的办法。


        

他最后看了一眼在航海桌上安静待命的山羊头,确认对方已经接管失乡号的船帆与船舵系统,这才推门走进自己的寝室中。


        

今天下午,妮娜会回到古董店,而在那之前,他要让鸽子艾伊完成更多的测试项目。


        

通往船长寝室的门关上了,山羊头在昏暗中静静地注视着门的方向,沉默了不知多久,直到确认船长的意识已经出发进行灵界行走,它才仿佛自言自语般轻声嘀咕起来:“真的没被亚空间影响……”


        

昏暗中,木雕的山羊头颅吱吱嘎嘎地转动着,它仿佛是在环视这个房间,又好像目光穿透了房间,在环视着整艘船。


        

“失乡号啊失乡号……你当年到底捞了个什么可怕的玩意儿上来……”


        

……


        

邓肯已经回到了那熟悉的黑暗空间中,他感受着自己的意志在无数星光与微光线条间延伸,而延伸轨迹的两端分别是失乡号,以及位于普兰德城邦内的古董店铺。


        

似乎随着这种“双线连接”的时间延长,这种感觉也在越发清晰起来,他现在甚至不需要刻意集中精力,便可以感知到古董店那边的情况——还可以远程控制着那具店内的躯体进行一些简单的日常活动。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显然是件好事,一个有半数以上的时间要在店里“昏睡”的古董店主显然是令人生疑的,而哪怕那具身体仅仅是起来活动活动,在门口站个一两分钟,都能打消很多不必要的目光。


        

邓肯没有立即将自己的主意识“传输”到普兰德城邦,而是在黑暗空间中停了下来,他仔细感知着空间中的变化,随后回头看向身旁。


        

茫茫黑暗中,处于骨鸽形态的艾伊正无声盘旋着,幽灵化的躯体在飞翔中不断洒下星星点点的绿色火光,而在艾伊盘旋的区域中心,则是一些模模糊糊的虚影。


        

那些虚影中有此前带到失乡号上的太阳护符,一柄古朴陈旧的短匕首,一块奶酪,一枚圆滚滚的炮弹,还有一条硬邦邦的咸鱼干。


        

这些都是他出发前就准备好的“测试品”,用于进一步检测艾伊携带物品的能力和携带过程中的变化。


        

短匕首是从船舱里找到的,曾经可能属于某个水手,是没有思想的“普通物品”,奶酪是从厨房拿来的,具有不会腐坏的属性,炮弹来自弹药库,咸鱼干则是上次钓鱼的收获之一,这两天刚晒好——其实还没有晒的很透,但已经硬邦邦的了。


        

邓肯看着在这些虚影周围盘旋的艾伊,微微点了点头:“原来你每次都是这么携带物品的。”


        

艾伊拍打着翅膀,发出嘶哑尖锐的叫声:“扶稳坐好,扶稳坐好!”


        

邓肯笑了一下,便集中起精神,准备进行主意识的投射。


        

但就在注意力集中的一瞬间,他却突然看到那遥遥指向普兰德城邦的光流尽头浮现出了一片异样的微光!


        

邓肯立刻停了下来,惊讶地看着那片在无数暗淡星点中闪烁起来的光芒——那光芒似乎原本就在那里,只是在他注意力集中的一瞬才由暗转亮,就好像被突然注意到一般,开始散发出明确的存在感来。


        

那是什么东西?


        

邓肯在疑惑中尝试向着那片微光靠去,而仅仅是一个念头,他便已经跨越了茫茫黑暗,那片微光在他眼前迅速扩大,并化作一道在他眼前流淌起伏的光流。


        

他这才看到,这流淌起伏的光流与自己之间竟还有着一条微不可查的“连线”——就好像自己在失乡号上的本体与古董店中的备用躯体之间的联系一样。


        

这是……又一个待选的备用躯壳?


        

邓肯脑海中不由得冒出了这样的猜想,但很快便摇了摇头——眼前流淌的微光从规模上远胜过那些代表“躯体”的光点,这么大一片光芒……与其说是代表着待选的躯壳,倒不如说是某种和自己建立了联系的庞大物品。


        

在犹豫中,他下定了决心,伸出手谨慎地触碰了那片光芒……


        

下一秒,庞大而陌生的“感知”便突然涌入了他的脑海——他无法看清周围的事物,却感觉到海风吹拂着自己的躯体,感觉到海浪在周围缓缓起伏,他感觉到有很多人在自己四周走动,甚至在自己的躯体上走动,他听到四面八方都在传来人们的交谈声,可所有声音都混杂在一起,又仿佛隔着厚厚的帷幔,完全听不清楚。


        

他隐隐约约意识到,自己正在通过一个庞然大物的视角来感知环境,但这个庞然大物并不适合自己的精神直接降临,亦或者是有某种力量在保护这个东西,阻挡着自己的力量侵入,因此他所有的感知都呈现出了被迟滞、被遮挡的状态。


        

这个庞然大物似乎正停留在靠近陆地的海面上,有很多人正聚集在此。


        

有一种紧张又严肃的气氛充斥在人群中,他们似乎在郑重地处置着什么危险因素,每个人的交谈都低沉又简明扼要。


        

邓肯努力集中起精神,想要听清这些仿佛隔着厚重帷幔的声音到底在交谈些什么东西。


        

他努力了好久,才终于从这些嗡嗡隆隆交叠混杂的声音中听到了一个被反复提起的单词——白橡木号。


        

邓肯拿回了触碰光流的手,有些错愕地看着眼前这片浮动的微光。


        

微光在黑暗中浮动,隐隐约约呈现出舰船的虚影。


        

白橡木号……这个名字似乎有点熟悉,但完全记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听到过。


        

邓肯努力思索并回忆着,终于在记忆深处翻腾出了一些粗浅的印象,他回忆起了自己初次掌舵时在灵界状态下撞上的那艘船,回忆起当失乡号与对方穿透而过时,自己在那艘船的一侧船舷上似乎看到过它的名字……那艘船,好像就叫白橡木号。


        

紧接着,他又记起自己在普兰德城邦买的那份报纸,当时报纸上有不起眼的板块似乎也提到了这件事,说是失联数日的远洋船白橡木号将在近期靠港……


        

邓肯愣愣地看着眼前浮动的微光。


        

这是白橡木号,曾负责押运异常099的白橡木号。


        

那位曾尝试跟自己喊话的老船长和他的船员们看来终于顺利抵达了普兰德城邦——这一点倒是挺值得高兴。


        

显然,自己和这艘船建立了联系。


        

难道联系是在当初那场“灵界撞船”事故之后建立起来的?因为当时失乡号的火焰延烧到了白橡木号上?


        

邓肯心中隐隐约约浮现出猜想,并以此推测着自己的灵体火焰所具备的各种属性,与此同时,他也在思考着自己与这艘蒸汽船之间的联系是否能派上什么用场。


        

在失乡号上漂流了这么久之后,他对于自己和文明世界之间的每一丝联系都格外看重。


        

现在看来,白橡木号虽然已经靠港,却还处于某种封锁、监视状态,那些紧张兮兮的人应该就是城邦方面专门对付超凡异象的“专业人士”。


        

显然,对于城邦里的人而言,一艘曾在海上迷航的船只存在着危险性,而且对方与失乡号负距离接触的经历或许也是重大待审事项。


        

邓肯现在对自己以及失乡号的赫赫凶名还是有点自觉的。


        

思前想后了一番,邓肯谨慎地向后退去,没有继续触碰眼前这团光雾。


        

作为无垠海上的头号boss,他不打算跟城邦的保护者们打交道,而且在不清楚那些“超凡专家”们有什么底细的情况下,他也不想暴露白橡木号已经与“邓肯船长”建立联系的事实。


        

他可不希望自己与这艘蒸汽船之间的联系被人发现并清除掉——反正联系已经建立起来,就如海水下的锚索般稳固,他可以耐心等待,白橡木号的监视总有一天会解除。


        

到那时候,说不定他还能心平气和地跟那位老船长聊聊。


        

打听一下当时风浪太大的时候那位老船长到底在跟自己喊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