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七十章 自己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一个存在超凡异象,陆地被一望无际的海洋封锁,城邦中的守卫者和异常进行着无休止争斗的世界,普通人是如何生存的?


        

邓肯对这座城邦仍然缺乏了解,但至少在他所见到的地方,这个世界的普通人仍旧生活在秩序与稳定的环境下——


        

他们工作,学习,休息,他们经营店铺,互通有无,他们会在休息日出门,去影院和餐厅,去公园和港口,他们会参观博物馆,也会在晚餐之后与邻居闲话家常——他们过着不怎么精彩,但通常很安稳的生活。


        

蒸汽机关驱动的巴士车走走停停,有时候在站台停下,有时候在路边停下,随时有乘客上来,随时有乘客离开,那位沉默的司机先生偶尔会和售票员说两句话,但大部分时间都在专心开车,那位年轻的售票员则时不时抬头看看车顶——她似乎还在挂念那只鸽子。


        

邓肯坐在座位上,带着好奇观察着周围的一切,看着这些属于普通人的生活。


        

似乎除了需要了解世界上存在的异常与异象,并将这方面的知识作为一种“安全守则”来遵守之外,这些普通人的生活也和他在地球上所见的差不太多。


        

在靠近十字街区的时候,巴士车又一次停了下来,这次是在站台,有许多乘客在此上车。


        

邓肯好奇地看着站台上的风景,看着远方那些伫立的烟囱以及在建筑物上空纵横交错的蒸汽管道,但突然间,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胸口附近有一股不寻常的热量升腾起来。


        

那热量来自被他贴身藏好的太阳徽章!


        

正欣赏风景的邓肯怔了一下,下意识地摸了摸藏着徽章的位置,下一秒,他便感觉到那徽章不但在发热,而且还在微微震颤着。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显然这徽章正在和附近的什么东西产生共鸣——通过自己和徽章之间已经建立起的联系,他生疏地感知着这种共鸣的来源,下一秒,他的眼睛便锁定了车窗外一个正快步从人群中穿过的身影。


        

那身影穿着黑色的外套,看上去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路人,但太阳徽章传来的“指向感”正确凿无疑地指向那个身影!


        

邓肯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向车门的方向,而在他心念一动间,鸽子艾伊也收到指示,扑啦啦地拍打着翅膀从车顶上飞了下来,落在他的肩膀上。


        

站在车门附近的售票员惊讶地看着这一幕,直到邓肯下车之后才小声嘀咕起来:“这鸽子怎么训的……”


        

但紧接着这段日常生活中的小插曲便从售票员小姐的注意力中退去了,她转头看向刚刚上车的几个乘客:“来这边买票……孩子也得买票,这怎么看都超一米一了……四岁?这怎么看也不可能是四岁,过线了就是全票!”


        

此刻邓肯却已经走进了人群中,他快步穿过路人密集的站台与路口,追踪着那个身穿黑外套的身影。


        

那个黑衣人走得很快,下午时分路旁密集的人流也让其能很轻易地躲过视线搜索,事实上仅仅过了几分钟,那身影便已经离开了邓肯的视野。


        

然而太阳徽章的共鸣仍在,那种从徽章深处传来的“指向感”始终在为邓肯指示着正确的方向。


        

邓肯一边循着太阳徽章的指引继续跟踪,一边飞快地思索着。


        

毫无疑问,那个黑衣人很可疑,这徽章一定是感知到了什么才会突然有所反应……或许,它是感知到了来自“真实太阳神”的同源力量。


        

从山羊头那里他已经知道,这枚徽章拥有识别同胞、指引“太阳赐福”的功能,但正常情况下只有太阳神的信徒才能使用这些功能或感知到徽章的指引效果。


        

邓肯曾用灵体之火篡夺了徽章的控制权,但当时他以为自己的火焰也一并破坏掉了徽章的大部分能力,不过现在看来……这徽章的识别能力竟然还在!


        

只不过这份识别能力如今为自己所用了……


        

在徽章的指引下,他渐渐离开了路人密集的主干道,并在三绕两绕之后渐渐走进了行人冷清的小路中。


        

他再次看到了可疑的身影——那身影正快速走过前方的路口,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多了个追踪者。


        

隐隐约约间,邓肯感觉到胸口的徽章变得比之前更加灼热了一些,它传来的共鸣感愈加清晰、强烈。


        

邓肯悄然驱动了灵体之火,读取着这太阳徽章传来的信息,大量指向性明确的“感知”立刻便传进了他的脑海。


        

这感觉很微妙——尽管太阳徽章并没有思考的特性,但邓肯仿佛都能感到这徽章在兴奋又激动地给自己传达着消息,在告诉自己这个不信仰太阳神的人,其他信徒在什么地方。


        

他甚至想提醒这徽章矜持一点——好歹不久前它还是太阳神的圣物,这时候当带路党也不至于兴奋的跟个暖手宝似的。


        

而与此同时,他也越发可以确定,自己正在接近一个有很多太阳神信徒聚集的秘密集会场所。


        

正如他预料的那样,有更多的“太阳异端”聚集在这座城邦的阴暗角落中,之前下水道里团灭的那一拨人只不过是这些如蟑螂般的邪教徒中的一部分罢了。


        

他不知道这帮邪教徒到底想干什么,但他知道这些邪教徒一定比妮娜的老师们更了解有关古老历史、太阳信仰、秩序纪元的事情。


        

要想了解这个世界更深层的秘密,就要接触超凡领域的势力,教会和城邦当局是很难通过正常手段接近的,但邪教徒就简单多了——跟他们打成一片就行。


        

或者把他们打成一片也行。


        

邓肯正这么想着,突然间停了下来。


        

他已经来到了一条小路的尽头,而那个鬼鬼祟祟的黑衣人则刚刚钻进附近的一个路口中,太阳徽章传来的信号清晰且强烈,这附近看不到任何路人的身影。


        

透过太阳徽章,他感知到有更多的“同胞信号”在靠近自己所处的位置。


        

邓肯默默拉起外套的翻领,把半张脸都遮挡在领子里——而几乎在这个动作刚完成的下一秒,他便听到有许多脚步声出现在附近的建筑物阴影间。


        

一个又一个的身影出现了。


        

那是十几个人,穿着打扮上与普通的市民没什么区别——毕竟没有邪教徒会在大白天的城区里穿着一身长袍到处走动,就像正常的刺客也不该穿着贼拉显眼的白色兜帽罩衫去闹市街头整活。


        

只有太阳徽章不断传来的热量和指向性明确的信号让他确信,这些从周围冒出来的家伙有一个算一个,都是真实太阳神的追随者。


        

邓肯抬起头,看向尽头的路口,看到那个之前被自己追踪的黑衣男人也赫然在其中,对方正充满警惕地看着自己,而在他身旁,一个身形高高瘦瘦的年轻男人则低声和自己的同伴说了两句什么,才抬头看向这边。


        

“这是私人领地,你鬼鬼祟祟地跟进来干什么?”那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开口了,他似乎还在努力营造一种“这边都是普通市民,你鬼鬼祟祟才形迹可疑”的感觉,因为对邓肯这个追踪者的底细不清楚,所以他既没有贸然动手,也没有放松警惕。


        

邓肯心里嘀咕着自己这个外行果然不适合干追踪这种专业活计,同时也很好奇如果自己装傻的话,这些邪教徒到底打算怎么处置自己这个追踪者——他们是打算假装成一群爱岗敬业的黑恶势力把自己吓走呢,还是打算勤勤恳恳发展邪教事业,把自己绑了给他们的太阳神加一顿荤的?


        

“你没听到么?”那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皱了皱眉,不耐烦地说道,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周围的人影也不动声色地向前迈了半步,隐隐形成包围,“我在问你话……”


        

邓肯耸了耸肩,随手从怀里摸出了那枚太阳护符,语气诚恳:“自己人。”


        

先打成一片吧,兴许套的话多。


        

如果他们不信,那就打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