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七十七章 关于火的思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爆鸣声在地下室中炸裂,一团炽烈的火球突然从旁边飞了过来——但在这火球靠近之前,邓肯便已经有所反应。


        

他的感知远比躯体更快,异常能量在地下室里出现的瞬间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这时候更是顾不上细想便下意识地抬手一挡!


        

一点点灼热感从指尖传来,但下一秒,喷薄而出的灵体之火便以反冲爆燃的气势卷入那火球中,邓肯凭空抓住了从地下室角落射来的火团,这炽热的烈火几乎立刻便被染上一层幽绿,爆裂的能量瞬间变得服服帖帖,开始在他手中静静燃烧。


        

邓肯就这么抓着已经变成幽绿灵火的火球,慢慢转头看向了袭击传来的方向。


        

而就在他视线转开的一瞬间,那只被称作“阿狗”的幽邃猎犬立刻便向后猛然跳开,一道涌动着无数阴影与黑雾的裂隙在其落地的位置凭空浮现,它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漆黑铁链同时又拖拽着雪莉,后者在飞入裂隙之前朝旁边用力啐了一口,几枚带着血的子弹被她吐在地上。


        

下一秒,一人一狗便消失在地下室中。


        

邓肯听到动静便诧异地回头看去,却只看到那女孩裙摆落入裂隙的最后一幕——这古怪的人狗组合就这么趁着他一转眼的功夫跑了。


        

自己还有一大堆问题没来得及问!


        

而这全都因为某个生命力异常强悍的邪教徒突然偷袭。


        

邓肯的心情微妙地不爽起来,他再次看向火球飞来的方向,正看到那个戴着太阳面具的邪教神官歪歪斜斜地靠在墙角,正撑着最后一口气维持抬起手臂的姿态,他似乎正惊愕于自己拼尽气力召唤出的火球竟不但被凭空抓住,甚至被篡夺了权限,隔着金色面具都能看到那双眼睛呆滞的状态。


        

“打完不补刀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邓肯脸色阴沉,一边念叨着某个打完架不知道补刀的抡狗女孩一边慢慢向着那重伤未死的邪教神官走去。


        

他手中仍然托举着那静静燃烧的幽绿火球,而这火球逸散出的力量正悄然在地下室中扩散。


        

随着邓肯的每一步前进,设置在地下室各处的油灯与火把皆仿佛受到了莫名的感召,那些跳动的火焰一个接一个地染上一层幽绿,而在这不断迫近的阴森火光映照下,那名脸戴面具的太阳神官终于感受到了一种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的恐惧——


        

他感到自己与太阳神之间的联系正在迅速减弱,随着一盏又一盏灯火被“篡夺”,太阳神的注视如春日冰雪消融般在飞快地离开他的灵魂!


        

在巨大的恐惧中,面具下终于传来了颤抖的声音:“你……你不是普通的异端,你到底是什么……”


        

最后一盏灯火变成了幽绿的灵魂烈焰,邓肯在这神官面前停了下来,他微微低头,面孔在灵体之火的映照下显得格外阴森:“我刚才还没问完,就被你打断了,这很不礼貌,你妈没教过你么?”


        

一边说着,他一边注意到了那太阳神官的状态。


        

他觉得自己错怪雪莉了——这个邪教徒胸口有一半都已经完全瘪下去,断裂的肋骨甚至可能已经扎穿其心脏和肺叶,这是毫无疑问的致命伤害,理论上根本没有补刀的必要。


        

这个神官还活着,是因为某个更加强大诡异的力量在吊着他的命,那或许就是这些邪教徒口中的“太阳神”。


        

但即便如此,邓肯仍然能很明显地看出生机正在迅速从这名神官的体内流逝,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在变得微弱下去,咽气就在早晚。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显然太阳神的赐福正在迅速远离这个神官。


        

“看样子太阳神降下的赐福也不怎么可靠啊,”邓肯摇了摇头,语带感慨,“你的主已经离你而去了。”


        

他就是随口感叹,却没想到这一句话竟刺激到了本已奄奄一息的神官,后者顿时目眦欲裂,在巨大愤怒的驱使下迸发出最后的气力来,并在邓肯意外的注视下突然从衣袖中取出了一根血迹斑斑的布带!


        

“我向主献上此身!愿圣骸布净化眼前异端!”


        

那神官高喊着,污浊的血块和内脏碎片沾满金色面具,他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圣骸布”,并向他的主献上了最彻底、最疯狂的祭品——


        

他献祭了自己的全部,只为点燃圣骸布,要与眼前这篡夺火焰的异端同归于尽!


        

然而邓肯却只是平静地注视着这最终的疯狂献祭——尽管这神官刚才突然从袖口里取出东西的时候确实让他吓了一跳,但在看清那是什么东西之后,他整个人都淡然下来。


        

那正是之前刚刚进入集会场时,对方用来验证自己“同胞身份”的古怪布条——只是没想到这布条竟然还有“圣骸布”这样不得了的名号。


        

就如邓肯预料的那样,圣骸布安安静静毫无反应,邪教神官临终前最极端的献祭也没有唤醒任何奇迹降临。


        

面具下的眼睛流露出一丝茫然,那邪教神官勉力撑着自己的身体,在绝望中看着手中没有丝毫动静的圣物,不信邪地再次咳出一口污血:“我向主献上此身……”


        

“我猜,你想要的是这个。”


        

邓肯看不过去了,他摇了摇头,抬手指向那块沾满血污的布带。


        

下一秒,一簇幽绿火焰便爆燃而起!


        

灵体之火点燃了圣骸布,点燃了邪教神官咳出的污血,点燃了这疯狂之徒的血肉,神官在灵火中惊怒交加地发出嘶吼声:“不不不……不应该是这样……主不会背弃,主……主会惩戒你这异……你到底是谁?!”


        

在熊熊烈火中,那邪教神官的声音终于渐渐虚弱消散,超凡力量支撑起的生命力终究也未能让他抗住这直接灼烧灵魂的火焰——或者说,正是由于超凡力量的存在,才让他在这灵火反噬中化作了灰烬。


        

灵体之火终于渐渐熄灭,靠在墙角的太阳神官已经被彻底烧尽,原地只留下了一套散开的衣物,以及那个模仿太阳造型的金色面具。


        

甚至连那片所谓的“圣骸布”,也因充当“介质”而在火焰中烧成了灰。


        

邓肯皱起了眉。


        

说实话,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尸体——之前地下洞穴中见到的那些“祭品”以及那个被“献祭”掉的神官早已锻炼了他的神经,他此刻只是有些意外。


        

正常情况下,他的灵体之火是只作用于超凡物品的,这一点他在失乡号上的时候就曾用各种东西做过测试——被火焰烧过的超凡物会被“篡夺”成为邓肯船长的所有物,而如果不是超凡物,哪怕是一张纸,也不会被灵体之火影响。


        

刚才灵体之火产生了实际焚烧的效果,这是他的主动激发——他担心那邪教徒真的用那块圣骸布搞出什么事情,出于谨慎便命令圣骸布自我焚毁,而从结果来看,这圣骸布也确实忠实地执行了命令。


        

但他没想到那蔓延出去的火焰会把这个邪教神官也一并烧成灰——这不符合他当初做完测试之后得到的结论。


        

圣骸布被焚毁是正常的,因为它是超凡物品,会被灵体之火影响;


        

邪教神官的衣物完好无损地留了下来也是正常的,因为那些衣服显然是“凡物”,灵体之火对凡物而言就如同平行时空的幻影,不会产生丝毫影响——除非那衣服本身被附过魔,或者织造过程中掺入了什么超凡的材料;


        

那金色面具完好无损地留下也是正常的,因为邓肯对这件明显超凡的物品很感兴趣,在火焰开始蔓延之后他便立刻下达了命令,以防面具在火中受损。


        

那……为什么这个邪教徒会被灵体之火烧成灰烬?


        

邓肯带着困惑蹲了下来,仔细检查着那些灰黑色的灰烬。


        

与圣骸布焚毁之后的灰烬差不多。


        

邓肯从未用活人测试过自己的灵体之火,更别提主动用这火焰去夺取人的性命,而这邪教神官应该算是他火焰下第一个真正的牺牲品。


        

至少,是在他有意识控制的前提下第一个真正的牺牲品。


        

慢慢地,邓肯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难道……这种因为崇拜特定神明而接受过“赐福”的“凡人”,也可以被视作“超凡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