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七十九章 陋巷灯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远离废弃工厂的某处陋巷深处,一间不起眼的陈旧小屋中,一盏油灯突然被点亮了。


        

在摇曳的灯火中,可以看到小屋中简单陈旧的陈设,略微发霉的天花板,褪色脱落的墙纸,以及房间角落一道正在缓缓蠕动收缩的漆黑裂隙。


        

外貌骇人的骸骨猎犬正趴在这道裂隙旁边,仿佛浑身脱力的死狗般一动不动,而在漆黑铁链的另一端,身穿黑底白边长裙的雪莉则认真调整了一下油灯的灯芯,又来到窗前,不放心地确认了一眼外面的天色。


        

“……世界之创出来了,”女孩轻轻呼了口气,“幸好在夜幕彻底降临之前回了家,否则怕是要像条狗一样死在某个臭水沟里。”


        

不远处趴在地板上挺尸的幽邃猎犬立刻抬起头,喉咙里发出嘶哑劈裂的声音:“你说就说,别拿狗说事。”


        

“还能说话啊?我还以为你这一趟幽邃穿梭就丢了半条命呢,”雪莉扭头看了阿狗一眼,“现在能说了么?为什么突然就要跑路——而且还是用最危险的幽邃穿梭?你不是说幽邃深海里有无数恶魔在等着嚼烂你这副黑骨头么?”


        

“幽邃深海里的恶魔再多我也可以绕着走,打不过还跑得过,但刚才……那可真是不赶紧跑说不定就跑不掉了,”幽邃猎犬这时候才终于好像喘匀了气,微微抬起头看着雪莉,“你应该庆幸我反应快,在那个可怕的家伙转移视线的瞬间打开了裂隙,否则只要他的目光还落在你我身上,我连逃跑的通道都打不开!”


        

雪莉皱了皱眉,慢慢来到幽邃猎犬面前:“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怕成这样?那个名叫‘邓肯’的家伙……阿狗你难道见过?他是湮灭教会的某个大人物?还是他背后站着某个幽邃恶魔?”


        

幽邃猎犬似乎一下子回忆起了某种极端可怕的感觉,它浑身的骨骼都咔啦作响了一下,这才压低声音咕哝着:“没见过,我也不认识他。”


        

雪莉顿时瞪起眼睛:“没见过你怕成这样!?”


        

“即便没见过,作为一个幽邃恶魔,我也能‘看’到比死亡更可怕的影子!”幽邃猎犬突然抬起头,那空洞赤红的眼窟窿直勾勾地“注视”着雪莉,“一个人类的躯壳里,塞着一团TMD连我看一眼都感觉精神错乱的光影漩涡,你说我能不怕么?!”


        

说到这它停顿了一下,仿佛是要组织语言好向身为人类的雪莉描述自己当时的感觉,组织了半天才慢慢开口:“他说话的时候,我能听到有一万个重叠的声音在同时嘶吼,他注视的时候,我能感觉到自己从诞生到消亡所有的命运都被摊开碾平地放在地上供人观阅,我跟你讲,上回我遇上这么吓人的玩意儿,还是在幽邃深海里远远地看见‘圣主’那次!但圣主祂不会动弹啊,今天咱们遇上那个人,他能走能动的!”


        

雪莉被阿狗这吓人的语气和眼神(虽然它的眼睛只是两个发光窟窿)弄的浑身发毛,但还是下意识嘀咕了一句:“我当时怎么什么都没感觉到呢……我还觉得他挺和善的……”


        

“所以有时候我真羡慕你们人类这种低效迟钝的感知——这层无知的屏障真是世界赐予你们的至宝,它能让你们在疯狂扭曲的灭顶之灾中都面带微笑地死去,”幽邃猎犬有气无力地再次趴了下去,“继续眼瞎目盲吧,这世界还能更美好一些——我这样可怜的小狗可就没那么幸运了,隔三差五就要看到能吓死狗的玩意儿……”


        

“……世界上怎么TMD会有你这么胆小的幽邃恶魔,”雪莉忍不住斜了阿狗一眼,紧接着便好像若有所思地考虑了些什么,犹豫着说道,“但你这么一说,我反而觉得咱们不该跑啊……如果那个真如你所说,是个超级厉害的大人物,那说不定可以抱大腿啊!你看,他刚才对咱们还是挺和善的,还跟咱们打听事情,而且看起来他也跟那帮太阳杂种不对付,这不是机会么?我撒撒娇,扮扮可爱,万一是个靠山……”


        

女孩话没说完,就听到漆黑铁链哗啦一声,前一秒还在躺尸的阿狗顿时就蹦了起来:“立刻收起你这疯狂的想法!你的狂乱程度已经快够开启亚空间通道了!”


        

紧接着它顿了顿,又不放心地继续叮嘱着:“听着,永远不要跟这种顶着人类外壳,内在又不可名状的东西打交道,他们比纯粹的恶魔更狡诈,比真正的人类更险恶,他们与你心平气和的交谈永远只是一场盛宴的开胃——别看刚才他挺和气的,但你觉得你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他之后,他还能让你完完整整地离开?”


        

似乎是幽邃猎犬这从未有过的严厉语气产生了作用,雪莉好像有点被镇住了,她终于放弃了自己的大胆想法,但还是咕哝起来:“知道了知道了——不过阿狗你的语气怎么跟个老妈子似的……”


        

幽邃猎犬往地上一趴:“废话,我养大你的!”


        

雪莉哼了一声,随后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在看到夜幕已经渐渐低垂之后,她迈步走向窗口。


        

黑色铁链紧绷,随着女孩的脚步,本想趴着休息的幽邃猎犬无奈地被拖着在地上移动起来,这庞大沉重的幽邃恶魔在雪莉手中竟好像没什么重量般被拖来拖去:“你又想干什么,就不能让我趴会么,今天打了那么大一场累死我了……”


        

“打架主要是我在出力好么?”雪莉头也不回地看着外面,“我在看外面的情况……完全黑下来了,路灯刚刚才亮起来。”


        

“毕竟是贫民区,当局能确保这些路灯维持最基本的驱邪能力已经很不错了,别指望它们跟别的城区一样能在暮钟之前就点亮,”阿狗嘀咕着,又回头看了一眼放在陈旧餐桌上的油灯,“一会把灯熄了吧,油挺贵的。”


        

雪莉抿了抿嘴唇:“……睡觉前再熄吧,要不屋里太黑。”


        

阿狗肚子里咕噜了一声,却也没说什么。


        

在城邦内,城市的管理者和建设者们严格规划了“路灯”这一最基础驱魔装置的位置和数量,分布全城的瓦斯灯可以确保在入夜之后将整个城区置于保护内,因此地表的民居里不管是使用电灯还是油灯都一样安全,甚至在路灯燃起之后熄灭房间里的灯也是安全的。


        

但再繁华的城市中也有被遗忘的角落,在比下城区还要陈旧破败的贫民窟深处,瓦斯路灯的数量远远少于其他区域,这些路灯几乎堪堪够维系昼夜间的安全,而这种“堪堪够用”的状态显然是不够让人安心的。


        

所以在贫民区,使用火焰照明的油灯和油脂蜡烛便是家家户户必备的东西。


        

如果路灯晚了一时半刻,那么家中的火光至少能暂时抵挡太阳落山之后的黑暗。


        

当然,许多贫民家庭使用油灯和蜡烛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他们付不起相对高昂的电力改装费用。


        

电灯明亮清洁又安全,在安全无忧的城区里,早已是家家户户的照明首选,但在这间位于贫民窟的小屋中……


        

能带给雪莉和阿狗安全感的,仍然只有那盏旧灯中摇曳的火苗。


        

昏暗的灯火中,幽邃猎犬的声音打破沉默:“……这阵子还要出去活动么?”


        

“嗯。”


        

“继续找那帮太阳杂种的麻烦?”


        

“是找他们打听情报。”


        

“反正差不多……不过现在看来,好像他们也不是很清楚十一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看今天的情况,连他们都在找当地人打听……”


        

“这是因为今天这波人正好都是从伦萨来的,下次说不定就有收获了。”


        

“行吧,你乐意就好。”


        

“阿狗你下次给我编织伪装的时候靠点谱就行,别再到一半就暴露了。”


        

“我只希望别再碰上今天那个可怕的家伙——我怀疑今天咱们的气息提前暴露就是因为现场有一个那么强的‘干扰’……”


        

“行行行,你说是就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