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八十一章 记忆偏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不知因何原因跑到“平民学校”里教历史的学者,一个通晓古代史知识而且貌似跟妮娜关系不错的老师,他的到来对邓肯而言是个意料之外的情况——但也是个机会。


        

那位莫里斯老先生在专业领域的造诣必然可以帮邓肯解开很多问题,而且如果可以和这种专业人士打好关系,将来或许也会有意想不到的便利——一个较有地位的老学者,在城邦中是必然有一定地位的。


        

妮娜不知道自己的邓肯叔叔为什么突然答应了家访的事情,她也没有细想,只是感觉格外高兴。


        

这恍惚间甚至让她产生了一种错觉——就好像自己的生活真的在朝着好的方向变化,在渐渐……回到过去。


        

窗外夜幕渐深了,世界之创的苍白清冷光辉映照着古董店二楼的窗台,静谧的夜色下,整座城市在渐渐变得安静。


        

在这个被奇诡之物充斥的世界,绝大部分人都没什么夜生活可言。


        

“来吃饭了,”邓肯招呼着正在窗前发呆的“侄女”,他把炖煮好的鱼汤端上餐桌,还有妮娜下午买回来的面包以及刚才随手炸出来的洋葱圈,在他看来,这晚餐其实算不上丰盛,但考虑到“鱼”的特殊性,这一餐放在下城区这地方或许也算得上是盛宴了,“明天还要早起上学。”


        

“哦,好的邓肯叔叔。”


        

妮娜答应一声,乖巧地来到餐桌旁,鱼汤的香气已经飘散开来,她惊奇地耸了耸鼻子,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邓肯:“好香啊……叔叔你的手艺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


        

“这也能算手艺好?”邓肯不由失笑,寻思着自己这做饭的本事恐怕也就比爱丽丝强点有限,竟然还有被评价为手艺好的时候,“难道我以前手艺很差?”


        

“那已经不能用很差来形容了,你以前做饭都是按照吃不死的标准来的,而且明明手艺差得要死还总要野心勃勃地研究什么新菜色,每次都拉着我跟你一起试毒……”妮娜balabala地念叨起来,她回忆着往日的时光,竟有点眉飞色舞,“有一次你弄出来的东西实在太难吃了,你自己都吃不下去,只好把那东西扔垃圾桶,然后拉着我去隔壁街的家庭餐馆解决午餐问题,回来之后就看到邻居家的狗趴在门口的垃圾桶前吐了一地,从那以后狗见了你都绕着……”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妮娜说着说着,声音突然又慢慢低了下去。


        

“算了,都好几年前的事了,而且你一向不喜欢听我提起这些……”


        

邓肯沉默不语。


        

在这具身体残留的记忆中,丝毫没有留下妮娜所回忆的这些东西——这些对妮娜而言几乎是她和叔叔在一起时仅有的美好记忆,却已经随着歧途之人的最后一口气消散了个干干净净。


        

妮娜默默地掰开干硬的面包,用鲜美的汤汁将面包一点点泡软。


        

邓肯突然伸出手去,揉了揉这孩子的头发。


        

妮娜惊讶地抬起头:“叔叔?”


        

“叔叔的新菜色研究成功了。”邓肯一本正经地说道。


        

妮娜一愣一愣地看着邓肯,她的表情变化了数次,不知多少思绪在脑海中盘旋起伏,最后所有的表情却变成了个憋不住的笑容:“叔叔你一本正经的样子太好笑啦!”


        

“不准取笑大人,”邓肯瞥了妮娜一眼,紧接着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不经意间提了一句,“对了,我这阵子准备好好整理整理店里的情况,你要是看到一楼有什么奇奇怪怪又不认识的东西,别乱碰。”


        

他这是在为接下来的两地穿梭、“物资”集散周转做准备。


        

随着艾伊的能力被开发出来,他少不了要频繁在失乡号和古董店之间传送货物,而这很难完全瞒过妮娜的眼睛——所以不如提前打个预防针。


        

妮娜丝毫没有怀疑,她很快点了点头,邓肯则紧接着又说道:“另外,我也打算在店里增加个人手,这样万一我白天出门也有人能留下照应——当然这只是个初期计划,不一定能实现,就是提前跟你说一声,免得哪天你突然见到店里有陌生人会感觉奇怪。”


        

这一次,他是在给爱丽丝的到来做铺垫——当然也仅仅是铺垫。


        

要让人偶小姐进入城邦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考虑,将其传送过来仅仅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环,他还要想想该怎么避免爱丽丝的“人偶”真相被人发现——爱丽丝的外貌几乎与真人无异,只要戴上长手套遮挡手部关节就不会有大问题,顶多再戴个面纱,以遮挡她那甚至比真人还要精致的容颜,这都是小问题,真正的大问题……是那货的脑袋。


        

他把爱丽丝弄过来是要给自己帮忙的,那货成天在人前表演抱头鼠窜可不行。


        

妮娜则惊奇地看了邓肯一眼:“叔叔你竟然还要给店里招店员了?!这可是大事……你有人选了?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邓肯想了想,努力把一大串不太良好的形容词从自己脑海里过滤掉,这才板着脸:“有个初步目标,是一位……勤劳的年轻女士。”


        

他仔细想了想,爱丽丝身上似乎只剩下“勤劳”还算个褒义词了。


        

然后他就看到妮娜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微妙起来。


        

这姑娘上下打量了自己的叔叔好几眼,终于没忍住:“年轻女士?叔叔难道你……”


        

邓肯是个过来人,一看妮娜这模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立刻用手指敲敲桌子:“好好吃饭!胡思乱想什么!”


        

妮娜立刻憋着笑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继续低头吃饭,在尝了一口鱼肉之后她又惊奇地睁大了眼睛:“真好吃!”


        

邓肯笑了起来,一边随手掰了点面包扔给正在旁边踱步的鸽子一边开口:“那就多吃点,厨房里还有呢。”


        

古董店小小的二楼上,妮娜与她的邓肯叔叔就这样结束了简单又久违的一顿晚餐。


        

而在晚餐结束一切收拾妥当之后,邓肯叫住了正准备回房间休息的妮娜。


        

他有些事情想要确认。


        

“妮娜,”他看着刚刚收拾好杯盘从厨房出来的女孩,“我有些事情想问你。”


        

“啊?”妮娜有些好奇,“什么事情?”


        

“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么?”邓肯一边斟酌切入点一边回忆着自己在那场邪教徒聚会上听来的情报,“就是你六岁那年。”


        

妮娜皱了皱眉,她不知道叔叔为什么会突然提起十一年前的旧事,但还是跟着思索起来。


        

事情已经过去了十一年,当年的她更是只有六岁,因此在回忆过去的时候,她心中其实也谈不上有太多伤感。


        

“我那时候还小,有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但就记得那天很乱……到处都是乱糟糟的大人。有人说十字街区附近有工厂泄露了,有人说下三街发生了集体狂乱,甚至有人说上城区都出了事……很多事我当时都没印象,还是后来听大人谈起才对上号的……”


        

邓肯想了想,看着妮娜的眼睛:“那你记不记得有一场大火?我当时带着你从火场逃离,你的父母……就是在那场大火里……”


        

他也只是试探着提了一下,却没想到妮娜竟陡然睁大眼睛:“大火?叔叔您果然也记得当时有一场大火?!”


        

“……我当然记得,”邓肯一看妮娜这反应就知道这件事果然有不对劲的地方,“我记得大火有什么不对么?”


        

“我也记得当时失火了,很大很大的火,”妮娜有些激动,她飞快地说道,“但后来我说给周围的大人听,却没有一个人记得这件事,他们都说我当时是被吓傻了,根本没有地方失火……后来长大一些之后我还专门去找了当初的报纸……”


        

说到这她停了下来,带着古怪的表情慢慢摇头:“可连报纸上都没提起有什么大火的事情……所有的记录,都只说当时有一座工厂泄露,化学物质引起了大范围的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