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八十三章 幽灵亦与现实纠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叔父取来了安神的草药酒,药力和酒精的力量让凡娜略有些烦躁的心绪终于渐渐平复下来,她打开了通往阳台的门,站在阳台上吹着风,看着远方大教堂的方向。


        

丹特·韦恩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你每次回来住都会做噩梦,而且总是梦到小时候的事情。”


        

“……作为一名审判官,这是不应有的软弱表现,”凡娜嗓音低沉,她足足比自己的叔父高出一头还多,但在这位相依为命将自己养大的长辈面前,她总不介意表露出内心中的真实一面,“我很苦恼。”


        

“……跟海蒂谈过么?”


        

“她跟我推荐了四种脑外科手术和两种神经穿刺疗法,”凡娜叹了口气,“考虑到多年交情,我没动手。”


        

“……是她的风格,她不怎么跟正常人打交道,”丹特·韦恩摇了摇头,“其实我也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被那一晚的噩梦所困。”


        

“我也总以为自己已经走出来了,”凡娜揉着眉心,“或许真的跟这座大房子有关吧,只要回到这里,我就会梦到当时的情景……或许我该考虑为这座房子再举行一次驱邪仪式,要不我总觉得这座建筑物里封存了当年那场灾难的阴影……”


        

丹特叔父思索了一下,倒是没有提出什么反对意见,只是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句:“这次你的噩梦中还是有那场火灾么?”


        

凡娜点点头:“是的,到处都是大火,您背着我从火场中逃出来,我甚至清晰地记得我们从工厂的管道上逃离城区,附近有一座燃烧的建筑物正在大火中渐渐倒塌……”


        

说到这她停了下来,目光落在自己的叔叔身上:“……您并不记得有这场火,对吧?”


        

“不只是我不记得,所有人都不记得,”表情严肃的城邦执政官慢慢摇着头,“我只记得毒气泄露的管道以及那些发了狂的邪教徒……那一晚的当事人有很多,但似乎只有你见到了熊熊燃烧的火海。”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凡娜一时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思考了不知多久,才突然轻声开口:“除了‘火灾’这件事之外,我和您的记忆都是吻合的……当时我什么都不懂,但现在我很清楚,这一定是某种超凡力量在施加影响,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又晋升成为一名圣徒,这种影响仍未消散。”


        

“这说明要么这种影响的位格极高,以至于在你的灵魂中烙下了终生不灭的印记,要么就是影响的源头并未随着那次事件平息而消失,反而一直隐藏在城邦某处——这些年我一直在调查这件事,但很遗憾,到现在也没什么进展。”


        

丹特·韦恩的语气到最后带上了一丝歉意,他不仅是在为无法解决侄女的苦恼而抱歉,也是因为自己身为城邦执政官却始终调查不清一桩旧案而心怀遗憾。


        

十一年前那次“大混乱”,留下的疤痕太长远了。


        

凡娜知道这件事不只是自己的心结,也一直是叔父的心病,但她并不擅长安慰别人,想了半天,她也只能把话题引开:“我记得当时抓了很多邪教徒,从事后的清算来看,那一次事件甚至比四年前的‘黑太阳’事件规模还大。”


        

“是啊,抓了数千人,多到我都怀疑这么多邪教徒是怎么能藏在普兰德这一座城邦里的,”丹特·韦恩叹了口气,“而且还不止一个教派……有追随黑太阳的太阳异端,有崇拜幽邃圣主的湮灭教徒,甚至还有崇拜亚空间本身的终焉传道士……这些阴沟里的蛆虫在那一晚全都冒了出来,神经错乱地四处破坏。”


        

凡娜看着丹特:“但根据后来的审讯结果,当局抓捕的数千破坏分子竟无一人可以称得上‘主谋’,甚至没有一个人知道当晚为什么要引发混乱,与其说是那些邪教徒在组织起来搞破坏,不如说他们只是在同一时间被引爆了精神深处的疯狂,陷入了集体失控状态。”


        

丹特一时间没有说话,他静静地思索着,随后突然看着凡娜的眼睛:“你烦躁的原因应该不只是因为做了那个噩梦吧——突然提起这些事情,与最近城邦不安稳的局势有关?”


        

凡娜没有回避这个问题:“确实有一定关联——太阳异端在向城邦汇聚,他们在寻找一个被称作太阳碎片的‘异常’,而失乡号也几乎同时重新出现在现实世界,其‘航向’隐约指向普兰德,虽然这两件事还说不好有什么关联,但这种乱流涌动的气息……总让我忍不住想起十一年前那次混乱。”


        

“……我已经下令所有港口严查人员流动,并和其他城邦的执政官通了消息,有不少太阳异端在船上被揪了出来,他们流入城邦的途径基本上是掐断了,至于已经流入普兰德的那些……主要还是看教会方面的动作,守卫者是寻找并锁定超凡犯罪的专业人士。”


        

说到这,这位中年执政官突然停了下来,他仿佛是在仔细斟酌有些事情是不是该现在提出,但在片刻犹豫之后还是下定了决心:“至于失乡号的事情,在超凡领域我帮不上太大的忙,但在世俗方面,我有个想法。”


        

“世俗方面?”凡娜皱了皱眉,她刚想说失乡号那艘幽灵船能跟“世俗”扯上什么关联,便紧接着想起了某个说法,“等等,您是说……”


        

“先锋探索舰璀璨星辰号的船长,露克蕾西娅·艾布诺马尔,还有北方海域那个海盗头子,海雾号的船长提瑞安·艾布诺马尔,”丹特不紧不慢地说道,“失乡号是一艘超出现实理解的幽灵船不假,但只要它曾是现实世界的一员,现实世界就留有它曾存于世的‘锚点’……不知道邓肯船长的一双儿女,对自己的‘父亲’再度现世会有什么反应。”


        

凡娜慢慢睁大了眼睛,她习惯了用简单粗暴的办法直接解决敌人,却从没从这个角度考虑过与失乡号有关的事情,但很快她便皱起眉来:“但我听说那两个人几乎不和城邦势力打交道……他们在无垠海上自成势力各霸一方,和所有城邦都保持着冷淡甚至紧张的关系。”


        

“这很正常,毕竟他们是那个幽灵船长的子女,璀璨星辰号和海雾号更是当初失乡号的两艘护航舰——尽管他们在一百年前就分道扬镳,但在大多数城邦眼里,只要跟那个幽灵船长沾上过关系的,就意味着诅咒和危险,与其说是他们疏远了城邦,不如说是城邦在主动回避他们。”


        

凡娜皱着眉看着自己的叔父:“那您难道指望他们能来帮普兰德对抗他们的父亲?”


        

“只是个想法,但值得一试,”丹特竟很认真,“毕竟,我们都知道璀璨星辰号和海雾号在一个多世纪前就与失乡号分道扬镳,露克蕾西娅和提瑞安在维瑟兰十三岛事件之前就与他们的父亲决裂了,半个多世纪前更是有传言说某些远洋船长亲眼见到海雾号在北方海域和失乡号的幻影交战——那个时候失乡号已经成为传说中的幽灵船,这或许能说明那两位船长在面对自己‘父亲’时的态度。”


        

“半个多世纪前……那时候海雾号还是寒霜女王麾下的总旗舰,那位提瑞安船长或许只是在奉命保护城邦,”凡娜一边思索一边慢慢说道,“不过您说得对,至少这足以证明海雾号确实有和失乡号对抗的记录。”


        

但她仍有些疑虑,并在思索了几秒种后把心中疑虑说了出来:“如果璀璨星辰号和海雾号不理会普兰德怎么办?”


        

“所以这只是个尝试,”丹特静静说道,“我会把消息散布出去,找途径把失乡号现世并驶向普兰德的情况送到那两位船长的桌子上——我只做这么多,之后那两位船长会有什么反应就看他们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