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八十四章 邓肯船长的儿女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即便是幽灵,也曾是现实世界的一员,一个世纪前坠入亚空间的失乡号如今再怎么可怕,也是被现实世界的工匠打造而成的舰船,就如那位邓肯船长,在化作亚空间的阴影之前也曾是个人类。


        

对普通的海员而言,与失乡号有关的一切都必然要蒙上一层“诅咒”、“诡异”的面纱,就好像那恐怖的幽灵船长是直接从亚空间中滋生出来的造物一般,没有人会思考一个在无垠海上游荡的天灾是否有什么个人喜怒,是否有什么人际关系,许多人心目中的“邓肯船长”甚至就像一个符号化的自然现象——存在即可,无需追本溯源。


        

恐惧在凡人心中筑起了高墙,让他们下意识地不去思考高墙对面究竟还有什么细节。


        

但作为专门与这种恐惧对抗的审判官,凡娜懂得该怎么从一系列的传说、夸大、呓语中分辨出那些真实的部分。


        

失乡号那位可怕的船长……在他还是个人类的时候,在维瑟兰十三岛事件之前,他也有自己的至交好友和家族成员,他手下也有忠心耿耿的水手和副官,他也需要去港口维护补给,去跟城邦当局打交道。


        

他不可能一生下来就是个移动天灾。


        

邓肯船长有一对儿女,分别是长子提瑞安·艾布诺马尔,以及女儿露克蕾西娅·艾布诺马尔——而且他们现在仍存于世。


        

据说某种诅咒的力量延长了他们的寿命,让这两位船长能够和他们那可怕的父亲一样永生不朽地在世界上徘徊。


        

这两位船长各自执掌着一艘强大的舰船,并长期徘徊在文明世界的边缘,他们与所有城邦的关系都很冷淡甚至隐隐对立,以至于许多人甚至都不敢想象邓肯船长竟还有一对儿女在世间活动,而只有一部分通晓历史又足够理智的人才了解他们的事情。


        

另一方面,尽管与各个城邦关系冷淡,这两位船长却至少还站在人类这边——失乡号可怕的诅咒并没有让他们步上邓肯船长的后尘。


        

露克蕾西娅·艾布诺马尔女士执掌的璀璨星辰号是一艘强大的先锋探索船,这位女士热衷于探索世界的极限,据说她曾抵达已知世界的最边缘,并在那里见证了世人难以想象的奇观。


        

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在世界边缘寻找什么,但在极偶尔的情况下,她会派出使者造访某些城邦的探险家协会,并将自己在航路上发现的一些知识告诉世人——这仅有的善意联系是她仍站在人类一侧的证明。


        

据说冷港城邦的探险家协会甚至给这位神秘的女士颁发过一枚名誉会员的勋章,但没有人知道后者是否接受了这份……“名誉”。


        

提瑞安·艾布诺马尔则是一个比他的妹妹更加“接近”人类世界,却又更加危险的存在——在半个多世纪以前,他曾效命于北方海域的寒霜城邦,现在的他则是冷冽海域最强大的海盗船长。


        

这位喜怒无常的船长控制着冷冽海将近半数的主要航线,以海雾号为旗舰,有十余艘战船为其作战,他事实上已经成为冷冽海上除了冷港、寒霜之外的一支半官方势力,其所占据的岛屿也发展到能够与城邦分庭抗礼的程度,俨然超过了“海盗团”的概念。


        

至于这位提瑞安船长是如何从寒霜女王麾下将领摇身一变成为海盗首领的,人们众说纷纭——


        

一部分人说他正是半个世纪前寒霜叛乱的主谋,是亲手将寒霜女王推上断头台的人,他则在那之后洗劫了城邦财富,以此建立了强大的海盗团。


        

另一个说法则截然相反:少数学者认为提瑞安·艾布诺马尔在寒霜叛乱的时候为女王战斗到了最后一刻,他最后变成海盗并频繁袭击寒霜、冷港之间的船只则是因为心灰意冷,以及为女王复仇的执念。


        

凡娜不知道这纷纷乱乱的世人猜测中有几分真几分假,考虑到那两位船长的性格,他们应该也没兴趣向世人解释自己的事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失乡号重现世间,对他们而言绝对是一件需要关注,甚至需要警惕戒备、全力备战的大事。


        

毕竟,这对兄妹在一个多世纪前便带着各自的舰船背叛了失乡号——而现在,他们那暴怒的父亲又从亚空间回来了。


        

当然,就像丹特·韦恩说的那样,这也只是一张备用的牌——能派上用场更好,但不能把希望就押在这张牌上面。


        

真正能指望上的,还是自己的力量。


        

……


        

当街区教堂的钟楼鸣响,特殊节奏的汽笛声也同步打破夜晚的寂静,沉寂了一夜的城邦也就渐渐苏醒过来。


        

阳光正沿着远方的建筑群渐渐蔓延,天空中的“世界之创”在阳光中逐渐变淡、消隐,车马行人的声音从街道上传了过来,这座被无垠海包围的城市又经历了一次夜幕,并安然迎来了日出。


        

妮娜早早就起床准备好了早饭,蘑菇酱和烤面包的香气帮助邓肯驱散了这具人类之躯在清晨时的困倦,听着外面街道上传来的自行车铃声,他突然说道:“你想要辆自行车么?”


        

“自行车?”妮娜愣了一下,紧接着摆摆手,“那好贵的……而且我也用不到啊。”


        

“上学会方便一点,”邓肯说道,“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


        

他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这间古董店虽然看上去不怎么样,但从仓库中货物的堆积轮换情况以及店内存放的现金判断,它平日里其实应该是有稳定销量的,至少养活两个人是绝对绰绰有余的事情。


        

如今妮娜这生活拮据的状态,完全是因为她原本的叔叔将一半以上的家财都捐给了邪教,剩下的钱又有一大半被挥霍在了烈酒、赌场和药品上。


        

现如今这堕落的生活已经结束,在浪费的大额开销被堵住之后,他别的不用干,只要正常维持店铺的生意就能让妮娜过上比之前更好一点的日子。


        

当然,他并不懂得开店,记忆中所知的几个进货渠道也有些模模糊糊,但……这都可以慢慢适应。


        

最关键的,还是要让妮娜真正安下心来,让她习惯自己的“叔叔”已经重新变得可靠这一转变。


        

妮娜低下头,小口小口地啃着有些发硬的面包,过了一会还是重复道:“那好贵的……”


        

邓肯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便突然听到有敲门声从一楼传来。


        

“这么早……还没开门就有人来?”妮娜听到敲门声愣了一下,下意识念叨着,紧接着便起身向外走去,“我下去看看情况!”


        

女孩飞快地跑下楼去,邓肯则随手掰了块面包扔给正在桌上踱步的鸽子:“你说……除了正常开店,还有什么赚钱比较快的法子呢……要不用你开个物流公司?”


        

这鸽子顿时往旁边跳开两步,气急败坏地拍着翅膀:“却不是特地来消遣我”


        

然后它就开始叨叨起来,什么“那黛玉大怒,抡起丈八蛇矛”,又“唐长老双拳祭出,直打得那裘千仞陀螺般旋转”,接着又“待抬头看时,如来头上现一血条,盈满全屏,三兄弟冷汗尽出”……


        

邓肯整个人都傻了:“……”


        

他能理解妮娜在的时候这鸽子没法说话,因此憋的不轻,但他完全不能理解这鸟憋了半天之后脑子变成了什么结构——它这词库里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过还不等他开口跟这鸽子说话,妮娜的声音便突然从一楼传来——她的语气听上去颇有点紧张:“邓肯叔叔!有……有两位治安官先生来找您……”


        

治安官?两个治安官一大早来找自己?


        

邓肯一愣,立刻命令鸽子去房间里待着,紧接着便起身飞快地下了楼。


        

刚到一楼,他就看到了正一脸紧张回头望向楼梯的妮娜,以及那两位站在古董店门口、身穿深蓝色制服的治安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