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八十六章 更好的方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妮娜出门上学去了,就像过去许多年的许多次一样,她又一次相信了叔叔对自己的承诺,相信叔叔会在店里等着自己放学回家。


        

也可能她其实早已不信,却还执着地做着相信的样子。


        

邓肯站在古董店一楼的橱窗后面,看着妮娜小跑的身影快速转过尽头的街巷,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


        

邓肯叔叔会在店里等她回家的,他答应好了的。


        

“艾伊,过来。”


        

心中念头一闪,一道绿色的焰流便在空气中骤然划过,鸽子的身影出现在邓肯面前。


        

这鸟歪着脑袋,用绿豆眼看着自己的主人。


        

通过灵体之火建立的联系,邓肯能清晰地感知到这只鸽子的位置,感知到它的状态——虽然现在还做不到完全共享五感的程度,但目前这种层次的感知已经能做很多事情了。


        

邓肯低下头,看着艾伊的小眼睛:“你其实是很聪明的,能完全听懂我的话,也能做很多事情,对吧?”


        

鸽子立刻自豪地拍了拍翅膀:“忠不可言,忠不可言呐!”


        

“那我现在有个大胆的想法,想让你试试看。”邓肯微笑起来,随后从怀里摸出了那枚如今已经变成“邪教徒接近报警器”的太阳徽章。


        

他用一块布仔细地将徽章包好,以防其暴露在普通人面前,然后又用布条小心翼翼地把它绑在了艾伊后背。


        

鸽子从头到尾都格外配合,甚至还用嘴帮邓肯给布条打结,它似乎完全明白自己的主人想干什么,除了没办法把自己的想法准确说出来之外,聪明的就像人一般。


        

“你就在城里乱飞,徽章发热的时候就搜索产生共鸣的地点,最好能具体到某座建筑,”邓肯认真跟鸽子交待,“我会感知你的位置……对了,先在下城区和十字街区附近活动,别去上城区,那边我不熟,光凭定位也确定不了地址。”


        

鸽子拍拍翅膀,歪了歪脑袋:“整点薯条?”


        

邓肯板着脸:“但凡你能定位到一个,我可以用薯条把你埋了。”


        

鸽子二话不说,拍着翅膀就冲向了大门,仿佛生怕主人反悔一般。


        

邓肯面带微笑看着鸽子在天空中渐飞渐远,感知中则清晰地追踪着这只鸽子目前的方位以及其周围大致的环境状态,随后他又返回房间,取了张普兰德城邦的地图放在柜台上,一边看着地图,一边在脑海中回忆着下城区的平面细节,一边在感知中追踪着艾伊,不断确认着那只鸟的方位。


        

这竟比他预想的还简单——灵体之火建立的连接比最初还要稳固,艾伊的飞行路线在他的脑海中几乎是一条清晰且明亮的指示线,再有地图以及记忆的辅助,要定位那只鸟完全不难。


        

这是个不错的方法。


        

邓肯轻轻呼了口气,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柜台后面——他答应了妮娜不会出去“自讨危险”,那自然是要做到的。


        

但他可以把鸽子放出去打猎,自己在家写举报信……


        

平心而论,这反而是个更好的方案,能够飞行的鸽子可比他自己坐车在城里乱逛的搜索效率要高不知多少——当然这么做也有缺点,那就是找到邪教徒窝点之后没办法再混入其中打探情报了,只剩下点举报价值。


        

但邓肯并不怎么在意这点遗憾,反正根据上次参加集会的经验,那些能够被轻易找到的邪教徒实质上也都是一群在基层里打探消息的小喽啰,他们的情报价值本就有限,而如果艾伊真的感应到了什么“大鱼”……他也有后续的办法把大鱼单独“捞起来”。


        

毕竟,艾伊的能力可不止是驮着个感应器飞来飞去——它的本职工作是干快递的……


        

真发现了大鱼,就让艾伊直接原地开门把人传送到失乡号上,自己的本体在船上,反而可以更方便地细细盘问。


        

正好自己还没试过让鸽子传送人类,他不能拿无辜市民做这种实验——但那帮闲着没事就杀人剜心的邪教神官就不一样了。


        

必要的时候,他们可以是“耗材”。


        

邓肯就这样一边靠在椅子上感知艾伊的位置,一边在脑海中盘算着自己的方案,越来越觉得这是个完美的计划——他的举报信草稿、审讯草案、搜捕及传送流程都规划好了,现在就差一种名叫“太阳信徒”的两腿钱袋了。


        

目前这全套方案中唯一还需要考虑的,就是如果自己的举报信真成了,当局再下发奖金的时候该怎么跟妮娜解释——他可是答应过人姑娘不出门“打猎”的。


        

邓肯想了半天,突然想起一件事——


        

在这个已经发展到工业时代的世界上,是存在“银行”这种东西的。


        

这是经济和生产力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必须条件。


        

虽然这个世界的银行系统远不如地球上那么便利,也没有那么普及,但最起码的账户功能总是有的。


        

无垠海上各城邦之间甚至以此构筑了互通流动的金融体系——尽管维系这套体系远比在地球上艰难,他们还是把这套体系建了起来。


        

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混的不怎么样,也没有在城邦银行建立过账户——这在下城区是很正常的事情,通常情况下,只有上城区的体面人才会达到能够和银行打交道的“层次”,但银行本身是对所有市民开放的。


        

十字街区就有银行。


        

邓肯心中有了盘算,他决定这一两天就去一趟十字街区,给自己在这个世界建立第一个“银行账户”,这样之后如果自己在人类世界的活动扩大,资金流转方面也会变得比较方便——而哪怕不考虑将来,今后自己写举报信的时候也可以省去留下地址的环节,直接留个账户就行了。


        

当然,这么做具体是否可行到时候还要试一试,毕竟他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没多少和城邦治安部门打交道的经验(或者严格来讲是没多少正面经验),但邓肯认为这么做是合理的。


        

在这个不怎么安全的世道,匿名举报应该是许多热心市民在谨慎心理下的正常选择才对。


        

至于今天……他还是决定就安安分分地待在古董店里面。


        

这倒不全是因为他要严格遵守和妮娜的“约定”,而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将鸽子放飞那么远之后再借助灵体之火的力量进行定位,操作上的不熟练让他必须格外集中精力,因此需要一个安定的环境。


        

另一个原因则是他也确实该认认真真做一天“生意”了——这店到他手里还没开过张呢。


        

邓肯伸了个懒腰,从柜台后站了起来,他慢慢来到大门口,将“营业中”的牌子挂在外面。


        

他现在又有了一些规划,有了新的方案,而这一切的开端,竟只是因为自己和一个十七岁的姑娘定下了约定,这还真是……有趣的体验。


        

……


        

十字街区附近,破败的废弃工厂内,身穿黑底银边长外套的教会守卫者们已经在周围拉起了封锁线,身穿轻质甲胄、背着赐福巨剑的审判官凡娜则在两名深海牧师的陪同下穿过了那条倾斜向下的楼梯,来到了工厂地下一层的废弃空间。


        

这里的一切还维持着最初的模样——在第一批守卫者接到举报并发现这处集会场之后,他们便将现场封锁到了现在。


        

偌大的地下室中,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格外浓郁,中间又夹杂着火焰炙烤化学物质之后的刺鼻气味,邪教徒们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但除了这些太阳异端的尸体之外,现场没有发现任何属于“袭击者”的痕迹——没有额外的尸体,甚至没有额外的衣物碎片。


        

凡娜微微皱起眉头。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碾压之战,袭击者力量远超这些基本上都是普通人的邪教徒,而且看上去事情发生的又极其突然,以至于这些太阳异端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在没来得及反抗的情况下就被直接干掉的。


        

谁动的手?


        

与这些邪教徒有私仇的野生超凡者?另一支实力强大的异端教团?还是某种失控的血腥献祭,这帮自寻死路的异端从“深层”召唤出来了他们根本无法控制的怪物?


        

年轻的审判官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