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八十七章 凡娜的调查结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集会场中只留下了邪教徒们横七竖八的尸体,找不到任何能证明袭击者身份的证据,这给调查工作带来了很大难度。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制造这场袭击的绝对不是普通人。


        

空气中残留着特殊的刺鼻气味,这是“火焰”曾被污染过的痕迹。


        

凡娜认真检视着那些留在地下室中的油灯,在她身旁,一名牧师则从工具包中取出了特殊的粉末和药剂,以分析油灯中是否残留了不该出现在现实世界的东西。


        

火是这个世界上最特殊的事物。


        

火是可视的秩序,是众神为世界订立契约时的笔迹,是代表“文明仍然存续”的证据——火焰燃烧中,万物变迁皆会留下印记。


        

如果这里曾发生过超凡级别的战斗,那么火焰中一定会残留对应的痕迹。


        

在牧师开始忙碌之后,凡娜又回到了地下室中央,看着一个倒毙在此的太阳异端的尸体。


        

“全身骨骼有几十处断裂,就像被一头狂奔的野牛直接撞上,实在很难想像是怎样的武器能造成这种结果,”一名验尸官在旁边说道,“单纯的蛮力钝击,未发现任何法术痕迹。”


        

“蛮力钝击……一下子撞断几十处骨头的蛮力钝击?”凡娜微微皱眉,“这是什么?直径一米的流星锤么?”


        

验尸官摇了摇头:“比起这些,尽头那边的灰烬更加可疑。”


        

凡娜来到地下室尽头,看到了对方口中所讲的“灰烬”。


        

有一套完整的衣物散落在地上,衣物间是灰黑色细腻的灰烬,这让人可以很容易联想到——这里曾经倒着一个人。


        

“毫无疑问,是某种超凡力量,从痕迹判断可能是异变火焰的一种,”凡娜简单判断了一下,便对身旁的验尸官说道,“正常的火焰很难将人烧成这样的灰烬,而且还在焚烧过后完整保留了衣物。”


        

“墙壁有受到撞击的痕迹,这个邪教徒似乎是先被巨大的力量撞到墙上,随后又被火焰烧尽的,”现场的另外一名牧师说道,“整个现场只有这一个邪教徒是被超凡力量杀死——而且是一种从未见过的超凡力量。


        

“另外,我们在地下室角落还发现一处被不明力量严重腐蚀过的地面,但未发现任何残留的实体物质,这也有可能是超凡力量的效果。”


        

“可能是由人施展的法术,也可能是异常物,”凡娜随口说道,“这里是由市民举报才被发现的么?”


        

“是的,一名热心市民听到了废弃工厂里的异常响动,在昼夜交替时向街口换班的治安官和守卫者举报了这里,”旁边的牧师点头说道,“这些邪教徒其实很谨慎,他们抹掉了进入城邦之后的活动痕迹并顺利潜伏到了下城区里,一直都没被发现,如果不是这场袭击,他们恐怕还能再潜伏下去。”


        

“现在暴露了一个窝点,就意味着可能还有更多藏在暗处,”凡娜沉声说道,“下城区的阴沟陋巷是这段时间的排查重点,要……”


        

她话刚说到一半,一名守卫者便突然急匆匆地从旁边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什么事物:“审判官,您看看这个!”


        

凡娜立刻抬头看去,看到那守卫者正拿着一个小小的托盘,托盘中是几枚沾染着血迹的、略显变形的铜制子弹。


        

“我们在现场发现了两把开过火的左轮手枪,这几枚子弹应该就是从那两把枪里发射出来的,”守卫者汇报着,“子弹上的血迹极有可能来自袭击者!”


        

凡娜的目光落在那几枚子弹上,第一眼便注意到了弹头的变形情况——子弹沾染着血迹,这说明它们曾被射进血肉之躯,然而那弹头收缩变形的状态……却绝非柔软脆弱的血肉所能造成。


        

除非这每一发子弹都正好打在骨头上,或者……中枪的人有着极度强悍的身体强度。


        

而且这几枚本已打入人体的子弹是怎么落在现场的?


        

凡娜仔细思考了一下,认为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袭击者在现场给自己做了取出子弹的手术,要么,袭击者具备特殊的肉体能力,依靠强大的肉体将子弹“排”出了体外。


        

而不管是哪种可能,有一点都显而易见:这强大的袭击者在身中数枪的情况下仍然毫无迟滞地干掉了这里的所有邪教徒,并在事情结束之后相当淡定地把体内的子弹取了出来。


        

凡娜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这种事情她可以做到,但也正因为自己可以做到,她更清楚这对于普通血肉之躯的凡人而言有多高难度。


        

“杀死这些邪教徒的应该是一名身体极度强化的超凡者,使用武器是某种大型钝器,”脑海中有了考量,凡娜转过头,对一名随从说道,“对方战斗经验丰富,意志坚韧,极度强壮,考虑到所用武器,身材应该也很高大,同时可能掌握某种火焰力量,初步判断与太阳异端属敌对关系,但暂时不能确定是否站在我们这边……


        

“通告各级守卫者和治安官,近期注意符合上述特征的人,一旦发现疑似目标,优先回报,不要贸然接触。”


        

担任随从的守卫者立刻低下头:“是,审判官。”


        

凡娜轻轻呼了口气,脑海中大致勾勒了一下那大闹集会现场的袭击者可能的模样:挥舞巨型狼牙棒或流星锤的两米壮汉,武艺超群冷静坚韧,还能召唤火焰。


        

差不多应该就是这样。


        

……


        

邓肯面带微笑地送走了第二位客户,看着那位胖乎乎的夫人慢慢走远,心情颇为愉快。


        

那位夫人算是这家店的老主顾,她今天看上了一对花瓶,要当做送给新邻居的礼物。


        

那花瓶是从批发市场进的货,虽然生产日期是上周但距今已有八百年历史,原价二十多万,打完折二十六,还附赠一对上礼拜三出厂的、索兰德王朝时期的石雕摆件。


        

老客户知道东西是假的,但从头到尾都认为邓肯店长是真的。


        

将几张皱巴巴的钞票扔进抽屉之后,邓肯坐回到柜台后面,感觉浮躁的心情略显平静。


        

至少就目前为止,开着这家古董店对他而言还算一件新奇有趣的事情。


        

当然,靠这点小生意赚钱确实有限,两只花瓶搭着两个摆件卖出去的利润也就六索拉多一点,而这大半天过去了,他这古董店里也就来了两个客户——他不知道这“客流量”对于平常而言算多算少,但显然是不如举报邪教徒来的有前途。


        

邓肯分出一部分精力,关注着艾伊那边的情况。


        

那鸽子正低空掠过第四街区上空,遗憾的是,绑在它背上的太阳护符目前为止都没什么反应。


        

当然这也正常——虽然说现在有很多邪教徒涌入了普兰德城邦,但他们也没到能遍地开花的程度,再加上他们会刻意分散行动,躲在各种被人遗忘的犄角旮旯里头,要发现自然是不容易的。


        

打猎嘛,要的就是耐性。


        

邓肯悠闲地享受着这清静时光,分出精力关注鸽子动向的同时又偶尔关注一下失乡号那边的情况,或者控制着自己在船上的身体去甲板走动走动,观赏观赏爱丽丝跟船上稀奇古怪的东西打架然后被追的抱头乱跑的奇景,突然觉得这奇妙的人生也还不错。


        

就在这时,一阵清脆悦耳的铃铛响声突然从门口方向传来,打断了他闲适安逸之下的胡思乱想。


        

“欢迎光临。”


        

邓肯一边随口说了一句,一边抬起头看向门口,便看到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先生正推门进来。


        

这是一位穿着很考究的老先生,深褐色的外套崭新整洁,脚上的皮鞋擦得很亮,手中提着一根看不出材质的黑色手杖,头发与领结都一丝不苟。


        

这不像是会出现在下城区的装扮,倒更像是十字街区,甚至上城区的体面人。


        

邓肯对这个世界的所谓“体面人”倒是没什么概念,但他一眼就能看出,这位老先生不是个寻常客户。


        

“有看上的么?”他笑了起来,像个真正的古董店长那样,“有缘就带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