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八十九章 妮娜的不对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妮娜脚步轻快地跑上楼梯,邓肯一时间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是有些困惑地抓了抓头发:“这孩子傻笑什么呢……”


        

然后他便听到莫里斯老先生的声音从柜台旁传来:“老实说,你和我印象中的大不一样,邓肯先生。”


        

“大不一样?”邓肯抬了抬一侧眉毛,“你对我印象是怎样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从柜台后面绕出来,去将“暂时休息”的牌子挂在门口,又搬了一把椅子放在柜台旁边——在确认了对方是来家访的老师而非普通客人之后,再让人家站着显然就不合适了。


        

“谢谢,”莫里斯点头道谢,坐在椅子上之后看着邓肯的方向,脸上带着温和儒雅的笑容,“我没见过你,但我从一些渠道听说过……妮娜的家庭情况。恕我失礼,但据我听到的传言,妮娜有一个酗酒、滥赌且暴躁的叔叔,那孩子生活在恶劣的家庭氛围中,以至于她在学校甚至几乎没有朋友——其他学生都不太愿意和她打交道。”


        

邓肯正在一旁冲泡咖啡,听到莫里斯的话之后他的动作下意识停顿了两秒,随后才不紧不慢地完成手中活计,他端着两杯咖啡回到柜台前,将其中一杯推给老人:“希望你不介意我这里只有这种便宜货——下城区最好的咖啡也就这水平。”


        

他在老人对面坐了下来,一人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那柄古旧的匕首放在他们中间,但现在双方的注意力显然都暂时没在它上边。


        

“严格来讲……这些传言都是真的,”邓肯慢慢说道,“我之前生了场病,好吧,比较严重的病——止痛药不管用的情况下只能依靠烈酒来麻痹神经,那是一段颓废的日子,不幸的是那段日子也正好是妮娜青春期中的关键几年,现在看来这对她的影响比我想象的还严重。”


        

莫里斯认真观察着邓肯,良久才若有所思地开口:“”是这样么?但我却感觉你不像是刚刚从颓废中走出来的人——而更像是一位从未陷入颓废,一直都很积极乐观的绅士,你与人交谈时的机敏与幽默可不像被酒精影响过。


        

说着,他品了一口杯中的咖啡,没有对咖啡作出任何评价,只是仿佛随口提了一句:“我觉得我看人还是挺准的。”


        

“或许只是我心态调整比较快,”邓肯笑了起来,语气格外坦然——他必须承认这位老人确实看人很准,但他相信再准的眼神也看不出自己这副躯壳中的秘密,所以压根不慌,“妮娜已经快成年了,我是她唯一的监护人,我得拿出点责任感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管怎么说,这对那孩子而言是好事,”莫里斯深深看了邓肯一眼,“她正在学业的关键阶段,虽然很多人都说公立高中毕业出来也只能去工厂中拧螺栓,但他们总是忽略掉一点:知识本身就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它总会在你人生中的某一天突然展现出意义来,而那往往是在你已经没有机会返回校园之后。”


        

老先生说着,摇了摇头:“可惜我打过交道的大多数家长都不认同这一点——他们的注意力放在让自己的孩子尽快毕业并找到工作上。”


        

邓肯一听到这里就顿觉亲切:老先生这番话他熟啊!类似的话他当老师的时候也经常跟学生或者学生家长说,但没人听他的……


        

不过很快他便收敛起了这种“同行相见”的心态,思索了一下自己当前所处的环境之后,他微微摇头:


        

“因为这里是下城区,莫里斯先生——你的看法确实智慧而充满远见,但这里的大多数人是真的很需要尽快还上上个月的账单,你不能因此就说他们的目光不够长远。”


        

“确实如此,很多人其实也想往远处看,但生活中的高墙总会挡住我们看向更远处的视线,”老先生感叹着,“抱歉,在书本里泡久了,就总会忽略掉生活中的实际问题……你是一个很善于思考的人,看样子我的一些担心是没必要的。”


        

“担心?”邓肯皱了皱眉,“说起来,是妮娜最近在学校里出什么问题了么?她的成绩退步了?”


        

“她的成绩一向很好,但最近……她确实是有些心不在焉,”莫里斯斟酌着词汇,“她在课堂上走神,自习的时候睡觉,实验课的时候还会分心——上周的化学课上,她甚至点燃了实验台。这在以前都是从未出现过的情况……至少在她身上从未出现过。”


        

说到这,老先生顿了顿,又补充道:“前两天的测验中,她的成绩倒是没出现什么下降,但如果这种状态继续下去,就很难说她毕业时的成绩会怎样了——虽说公立高中毕业之后能选择的出路确实有限,但在下城区的工厂里组装机器和在上城区的教堂里维护蒸汽核心还是不一样的。作为妮娜的监护人,你应该重视起来。”


        

“妮娜最近经常在上课的时候走神分心?”邓肯皱了皱眉,“她倒是没跟我说过这方面的事……”


        

“这个年纪的女孩,肯定不会跟你说太多的,”莫里斯摇摇头,“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因为家中出了什么事情,或者是她那‘酗酒的叔叔’最近做了什么,才影响了她在学校的状态,因此才来做这次家访,但现在看来……不是这方面原因。”


        

邓肯一时间没有开口,只是认真回忆着这几天妮娜在自己面前是否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回忆着妮娜平日里的作息起居,莫里斯则在过了几秒种后又问道:“你是最了解她的人,那孩子最近有什么异常么?比如休息不好,身体不好之类的?”


        

邓肯寻思了半天,只能摊开手:“……说来惭愧,我想不出答案。”


        

他是想不出答案——一个礼拜前他甚至还不认识妮娜呢!他哪知道那孩子最近和以前比起来有什么变化?


        

莫里斯对邓肯的回答好像也不怎么意外,这很可能是因为他来之前就根据坊间传言调低了对“妮娜的叔叔”的期待,所以这时候也只是习惯性说了一句:“你应该对她多一点关注——尤其是对于这个年龄的女孩而言,仅仅物质生活上的支持是不够的。”


        

邓肯一听这个,脑海里顿时冒出个想法:“她会不会是谈恋爱了?”


        

坦白说,这想法多多少少有点出于“周铭”作为人民教师的经验了……


        

莫里斯听到这句话之后却露出了有点古怪的表情,老人眼神怪异地看了邓肯一眼:“那是一座女校……”


        

邓肯想了想,一脸认真:“女校也是可以的。”


        

莫里斯微微睁大了眼睛。


        

这位一贯醉心于学术的老先生大受震撼!


        

“咳,好吧,我只是随口一说,”邓肯一看老人家的反应就知道这个话题可能有点超纲了,赶紧干咳两声把尴尬打断,“我会好好跟妮娜谈一谈的……她应该愿意跟我说。”


        

“啊……哦,当然,”老先生这才反应过来,他似乎仍沉浸在某种震撼中,说话给人的感觉都慢了半拍,“据我了解……妮娜是一个很坦诚、很老实的孩子,你好好跟她说,她应该不会太抗拒。”


        

邓肯点点头:“此外还有什么情况么?妮娜最近在学校里还有别的不对劲么?”


        

“除了走神分心精神恍惚之外倒也没什么,”老先生想了想,摇摇头,“今天我来其实主要就是为了说这件事的,顺便了解一下她的真实家庭情况……对了,说起这个,妮娜的父母是因为……”


        

“十一年前的事故,”邓肯说道,“官方记录有这次事件,第六街区的化工厂泄露。”


        

“原来是这样,”老先生叹了口气,“我记得这次事故,当时我和我的女儿正好在十字街区附近,化工厂泄露的时候动静很大,受到影响的人群甚至一度冲到了上城区的边缘……事后调查还说当晚有很多邪教徒在趁机作乱,化工厂也是他们破坏的……”


        

邓肯心中一动,不动声色地随口说道:“当天晚上下城区是不是还发生了一场大火来着?”


        

“大火?我不记得有什么大火,”莫里斯皱了皱眉,“你记错了吧?”


        

“……看样子是我记错了,”邓肯按了按额头,笑着说道,“我真的应该远离酒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