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九十章 古董店第一笔大生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莫里斯的反应,邓肯早有所料,他提出这个话题也只是想要确认一下罢了。


        

正如他此前掌握的情报,莫里斯这样的普通人完全不知道什么大火的存在——那场火海,仅存在于妮娜和自己的记忆中。


        

或者严格来讲,直到自己执掌这具躯体之前,那场火都只存在于妮娜自己的记忆里。


        

这个话题很快便被带了过去,莫里斯也没有因这个莫名其妙的话题而产生什么疑问,接下来他又向邓肯介绍了一些关于妮娜学业、班级的情况,并询问了一些有关妮娜的家庭情况。


        

看得出来,这位关心学生的老先生很早以前就想了解这些了,但妮娜的叔叔此前那糟糕堕落的生活让这一切推迟到了今天。


        

邓肯从身体中继承来的记忆有限,老先生的很多问题他其实也不太清楚,但好在他思路灵活,可以根据已有的记忆以及充分的脑补能力应对过去,至于那些实在无法应对的……就推给当初生活颓废,酒精害人,今后一定改过自新……


        

他对于“家访”这事儿经验丰富,知道老师一般情况下的提问习惯和关注重点,虽然如今换了个世界又换了个身份,但这些经验多少还能派上用场。


        

而等到这方面的“正事”终于谈完之后,莫里斯老先生的注意力也毫不意外地落在了他第二关心的事情上面。


        

老爷子看向柜台上那把保存完好的古董匕首,眼神中的热切谁都看得出来:“这东西……卖么?”


        

邓肯顿时露出微笑:“这里是古董店。”


        

摆在古董店里的古董那当然是卖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这时候是想明白了,这把匕首虽然来自失乡号,但仔细想想卖出去好像也没有什么隐患——失乡号上东西多了,又不是全都跟超凡有关,像这把匕首这样的,扔到别的地方那也就是个普通古董……有什么不能卖的?


        

跟店里那一堆假货比起来,失乡号的货仓那才是来钱的好手段啊!


        

思路一捋顺,顿觉天地宽,邓肯这心里马上就敞亮起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原来一直都坐拥宝库——那些被他当成破铜烂铁的玩意只是摆错了地方的财宝,只等着有钱的有缘人来,看看眼前这位莫里斯老先生……这不就是个有缘人么?


        

莫里斯却不知道眼前的古董店长脑袋里都在转什么念头,他的注意力这时候已经全都扑在眼前这把保存完好的匕首上面,犹豫了半天之后他才谨慎开口:“多少钱?”


        

邓肯:“……”


        

天地不宽了,因为他不知道该定多少钱。


        

哪怕他完整继承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他也不知道该定多少钱——这家店从开张那天起就没卖过真的……而且古董这玩意儿也没个定价标准,他是个彻底的门外汉,这时候喊多少合适?


        

邓肯飞快思索起来,首先排除了按着店里那堆价签给定个二三十万的选项——因为哪怕这匕首是真的而且品相极佳,它距今的历史也只有一百多年,同时按照老先生刚才透露的情况,这种一个世纪前的匕首虽然存世量不多,却也不算孤品,当年的水手们是拿它当工具刀用的……这就注定了这玩意儿的价值有限。


        

年代较近,并非孤品,没有特殊的历史背景,属于品相极佳但收藏观赏价值一般的近代产物,老先生看起来很喜欢它,这能稍微提高一点价钱,但再怎么提价也有限——人家还是妮娜的老师呢,这份关系也得考虑在里面。


        

邓肯寻思了一整圈,总共也就用了不到几秒钟,最后他还是摇了摇头,带着微笑:“你开价吧——莫里斯先生,你是妮娜最尊敬的老师,我实在没办法按照普通客户那般开价。”


        

他清楚地意识到了自己见识的局限性,这时候自己开价要蒙一个靠谱的数字那实在比让山羊头三天不说话都难,开高开低都显得水平不行,那还不如随便给个台阶,让眼前这位老先生帮忙掌掌眼。


        

他相信这位莫里斯先生大概也能猜到自己的用意。


        

至于这场交易会不会吃亏……邓肯倒是很看得开。


        

无本的买卖,能亏到哪去——他这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能得一笔意外收入,顺便还能积累点经验,认识一位历史领域的专业人士,无论如何其实都是算赚的。


        

莫里斯认真思索起来。


        

他倒是没想太多,他现在的大部分注意力都在这把匕首上面。


        

“三千……三千四百索拉,这是我的估计,”莫里斯终于开口了,他似乎很是斟酌了一番才定下这个数字,“邓肯先生,你可能觉得这个价格过低了点,但要考虑到这把匕首本身的年代以及它的历史定位……这种非孤品的藏品在市场上折价是很厉害的。当然,它的品相很好,这很难得,但也要考虑到并不是所有收藏家都会对它感兴趣……”


        

老先生似乎在努力解释自己定出这个价格的理由,邓肯一边听着,脑海中却已经开始飞快地盘算起来——


        

在下城区,普通三口之家一个月的全部开销加起来也只有两百多索拉——而大部分下城区平民的月收支几乎是没有结余的,有也极少。


        

这把匕首,几乎相当于下城区普通人家一年半的收入。


        

这就是一件“真货”在这里的价值,而且还是一件不那么贵重的“真货”。


        

他不知道是该感叹古董行当“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状态,还是该感叹这下城区普通人的生活与所谓“上流社会体面嗜好”之间惊人的差距。


        

或许他该感叹眼前这老爷子真有钱。


        

“成交。”他轻轻呼了口气,面带微笑地对老先生说道。


        

他没有考虑讨价还价来浪费功夫。


        

无论如何,这对于现在的妮娜和他而言是很大一笔钱——举报个邪教徒窝点都远远没这么多。


        

他前不久还在考虑赚钱的门道,这时候却发现这件事似乎已经没那么急迫了。


        

世事无常。


        

莫里斯却感觉邓肯答应的过于痛快,他甚至因此产生了一点歉意:“其实……这个价格你是吃亏的,正常的估价,以这把匕首如今的存世数量以及品相来看,它至少还应再贵个一两成……但……”


        

老先生摸了摸鼻子,似乎有些窘迫:“我最近一段时间在收集古物方面的花销比较大,手头稍微有点……”


        

这位老先生比邓肯想象的还要坦诚。


        

“我认为这是个很好的价格,中间的差价就当做‘缘分’吧,”邓肯笑着说道,紧接着又好像突然想起什么,起身走向柜台后面,“对了,为庆祝这笔‘大生意’,我还有件赠品。”


        

莫里斯好奇又期待地看着,就看到邓肯从柜台后面的某个格子里取出了一枚小巧的紫水晶吊坠。


        

老先生眼尖,一眼就看到那吊坠上某个玻璃工坊的标签都没摘。


        

莫里斯:“……”


        

“具备安神祛邪效果的吊坠,水晶被施加过祝福,可以在幻象与诅咒中指引出正确的方位,古老的催眠师们用它来保护自己的精神,以应对梦境世界中潜藏的危险,”邓肯把吊坠推过去,表情一脸严肃,“它曾保护过一代又一代的主人,现在与你有缘……”


        

莫里斯犹豫着指了指吊坠的标签:“但这上面写着约翰尼玻璃工坊出品……”


        

“我知道,忘摘了,”邓肯面无表情地把标签摘掉,“这是赠品,我这店里哪有那么多真货当赠品?”


        

莫里斯愣了一下,不由得笑出了声:“好吧,说的也是——非常感谢你的‘赠品’,有了这东西……希望我女儿能少唠叨我几句。”


        

他一边说着一边收下吊坠,紧接着又在怀里摸了半天,摸出一张支票本:“我出门没带那么多现金——这张支票可以在十字街区或上城区的普兰德城邦银行兑付,你看可以么?”


        

邓肯面带微笑:“当然。”


        

一边这么说着,他的目光随之落在了莫里斯的支票上面。


        

最初听到妮娜提起自己的历史老师时他便有些疑问,今天真正接触到这位莫里斯先生之后,他的疑惑再一次冒了出来。


        

不论是从穿着打扮,还是从日常言行,以及在历史、文物方面的专业素养来看,这位老先生都显然不是寻常人——哪怕不知道上城区的情况如何,邓肯也能判断出这样一位学者更应该出现在上城区的大学里,而不是在十字街区的公立学校里面。


        

哪怕不考虑别的因素,也有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一个普普通通的公立学校历史老师,可以这么轻松地拿出下城区普通人一年半的收入,来买一件恰好看上眼的收藏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