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九十二章 无尽猜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莫里斯叹了口气。


        

“当我们这些在历史中挖掘的人拼尽全力来到大湮灭这堵高墙前,穷尽一生去寻获文物、比对典籍,想要窥见那堵高墙对面的风景时,我们所面对的就是这样光怪陆离的东西。”


        

老人脸上带着浓浓的疲惫与沮丧,仿佛是一位已经跋涉了大半生的旅者,在旅途的末尾仍旧看不到终点,而不得不接受现实。


        

“大湮灭之前的历史支离破碎,互相矛盾,不同城邦之间的记录宛若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故事,抑或是互不相通的梦境……没有任何决定性证据能够证明其中哪一个记录是正确的,或有一套理论能够把这些互相矛盾的东西整合在一起。”


        

邓肯却一时间没有说话,因为他的思绪已如海浪般起伏,在莫里斯所描述的这些不可思议的“野史残片”中,他仿佛正在经历一场信息风暴的洗礼。


        

作为一个经历过信息时代,又有着不错联想能力的“异邦人”,他能够从对方的描述中想象或猜测出一些东西——


        

覆盖整个大陆的穹顶,那可能是某种人造生态装置,与太阳同源的能源系统,依靠海水中的物质为燃料,那可能是聚变科技。


        

在虚无中航行的巨船,依靠捕捉太空中的尘埃和气云来提供动力,这可能是一艘或数艘殖民星舰。


        

至于所谓魔神的梦境……从梦境中来到现实的海水……这个他一时间难以想象是什么东西,但这听上去很像是一个奇幻概念,是与前两段历史中的科技氛围画风截然不同的东西。


        

许多东西他都能找到解释或猜想,然而这些东西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拼凑到一起。


        

就像莫里斯说的,它们更像是一个个互不相通的梦境,在勾勒着完全不同的“史前历史”。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矛盾而破碎,完全无法用来重现大湮灭之前的世界样貌。


        

“或许你的说法是正确的,在大湮灭这个关键事件上,存在一道‘视界极限’,”莫里斯的声音从柜台对面传来,打断了邓肯的思绪,老人扶着额头,语气低沉,“我们无法观察到视界对面的‘事件’,因此大湮灭之前的历史对我们而言就是一个永远无法溯源的概念。”


        

看着满心感慨的莫里斯,邓肯的思路却仍然没有停下,渐渐的,他反而冒出了一个颇为大胆的想法:“那……如果这些记录全是真的呢?”


        

莫里斯抬起眼睛,有些意外地看着邓肯:“哦?”


        

“如果这些记录全是真的,每个城邦或每个种族记录的历史真的是他们认知中‘大湮灭之前的世界’真实的模样呢?”邓肯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或许我们一万年前的祖先们真的来自一个个完全不同的‘故乡’,有着截然不同的文明呢?大湮灭将这些来自不同世界的流亡者困在了这片大海上,而流亡者的后代在文明传承完全断绝之前把自己所知的东西勉强记录下来,一万年之后,就变成了让学者们困扰的‘矛盾历史’……”


        

他的思路活跃起来,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大湮灭的本质或许不是世界末日,而是一次‘大传送’呢?”


        

莫里斯惊讶地看着邓肯,突然说道:“……布洛克·本迪斯学派的猜想?世界漂流说?这是个比较冷门的流派,你对古代历史的研究原来这么深么?”


        

他这是一句赞叹,邓肯反而一下子有点蒙:听这意思,原来早有人想到这个可能性了?!


        

他眨了眨眼睛,倒是没让自己的惊讶暴露出来,只是装作顺着话题往下:“都是些零零散散的知识,但我很喜欢这个猜想。”


        

“我也很喜欢这个猜想——虽然它很冷门,”莫里斯摇了摇头,“但就像其他所有猜想一样,我们没有证据,那它就只能是个猜想。


        

“克拉克学派曾假设亚空间对现实世界的干涉扭曲了所有的历史记录,维伦蒂姆学派认为大湮灭之前的世界是无数个互相隔绝的晶格,博洛尼亚城邦的人甚至认为大湮灭之前的世界根本不存在,所有关于史前历史的记录都是亚空间中的阴影制造出来的幻觉……


        

“说句不该说的,甚至连一些异端邪教都对世界历史有着自己的理解,崇拜亚空间的终焉传道士们坚信世界末日其实已经开始,而且正在沿着历史长河追逐、吞噬我们的文明,各城邦矛盾的历史记录就是真实的历史在逐渐被亚空间撕碎的结果,大湮灭则是一道阻挡在末日前的屏障,等到大湮灭之后的历史也逐渐被污染撕裂,就是整个世界落入亚空间的日子……”


        

邓肯越听越是惊愕,良久才下意识地摇摇头:“我倒是不知道竟然还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假设……”


        

“普通人不会涉猎这种领域的,研究历史在神秘学意义上毕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莫里斯说道,“但有一个道理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有成千上万的学者已经皓首穷经地在一个看不到出路的领域中摸索了几百甚至几千年,那么他们一定已经提出了所有能提出的假设。”


        

邓肯慢慢理解了这位老人的意思。


        

对于这些真正在典籍和文物堆里钻了一辈子的人而言,提出一种能够解释现状的假设是很简单的,作为学者,他们缺乏的从来不是想象力和眼界。


        

他们缺的是证据,能够证明哪怕任何一种假设的证据。


        

“……没有任何证据留下么?”邓肯问道,“任何来自大湮灭之前历史的,能证明某些‘野史’所言非虚的‘物证’,一个都没有么?”


        

“迄今为止尚未发现,”莫里斯缓缓说道,“一万年的岁月,再加上中间一段又一段黑暗时代,无数城邦在无垠海中兴亡起伏,太难有上古时代的东西遗留下来了……能流传下来的要么是来源不可靠的手抄本,要么是口耳相传的故事,而这些东西本身也可能早在流传的过程中变了样子。”


        

邓肯一时间没有说话。


        

在他的精神深处,在遥远的失乡号上,海浪正轻缓地起伏着,无边无际的大海一如既往,覆盖着整个世界。


        

也覆盖了所有可能存在的真相。


        

他不由感叹着:“研究上古历史真是一件困难重重的事情。”


        

“是啊,我们要面对的不只是支离破碎的‘岁月’,更有空无所依的现状,”莫里斯叹了口气,“城邦这样有限的土地上,能挖掘出什么东西的话早就挖出来了,如果挖不出来,那就说明能够证明我们历史的东西被藏在凡人无法触及之所。”


        

“比如海底?”邓肯突然说道。


        

“海底?哈,真是惊悚又大胆的说法,”莫里斯笑了起来,“不过这还真是很多走到尽头的历史学者们穷极无奈下仅存的念想……海底有证据,有堆积成山的文物,有古代文明的城市,有能够解释一切的遗址,但又有什么用呢?我们向下潜去,只能触碰到阴影,凡人是无法触及这个世界的最深处的。”


        

说到这他停顿了片刻,又开口道:“不过这也确实衍生出了另一个猜想……虽然未成学派,但倒是有不少人猜测历史中那失落的‘旧世界’其实就在无垠海的海平面下,甚至精确地定位在幽邃深海和灵界之间的某个‘深度’——大湮灭之前的世界就在那个深度沉睡着。”


        

“为什么这么说?”邓肯有些好奇,这煞有介事却又无凭无据的假设引起了他的兴趣。


        

莫里斯想了想,解释道:“因为许多破碎的古老历史中都提到了大湮灭之前的世界有‘星空’笼罩四野,而众所周知的是,‘星空’就在幽邃深海和灵界的交界面上嘛。”


        

邓肯差点一口口水把自己呛死:“咳咳……啊?”


        

“你没事吧?”莫里斯被邓肯的反应吓了一跳,“这应该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


        

“我没事,只是听的太入迷,呛了一下,”邓肯赶紧摆摆手,“星空就在幽邃深海和灵界之间嘛,我当然知道,当然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