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九十四章 妮娜的怪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街道上的天色渐渐暗下来了。


        

在送走莫里斯并收拾好一楼店面之后,邓肯也终于有时间跟妮娜提起了这次家访时她的老师所说的情况。


        

毕竟这其实才是莫里斯老先生今天登门拜访的主要原因——虽然后来俩人聊着聊着就跑题了。


        

“你最近是休息不好么?还是身体不太舒服?”在二楼的餐桌旁,邓肯一边在面包片上涂抹黄油一边关心地问道,“我听你的老师说,你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好几天了。”


        

妮娜显然有点紧张,她大概也猜到了今天老师来一定会提起这些事情,但截至不久前,她都不曾想过自己的邓肯叔叔会真的开始关注她在学校里的情况——一种久违被人关心却又忐忑不安的别扭情绪在她心中弥漫着:“就是有点……犯困。”


        

“那看来莫里斯先生说的是真的了,”邓肯认真观察着妮娜的表情,“身体方面的原因?还是因为别的?如果有心事的话可以跟我说。”


        

说到这他顿了顿,又斟酌着补充道:“当然,你在这个年纪可能有些事情不愿跟我这样的大人讲,这也很正常,因为你在成长,你有独立的人格和自己的想法,这都应该得到尊重——但你仍要记住,人在遇上困难的时候寻求帮助并不丢人,如果是我可以帮忙的,你大可以说出来,咱们一起想办法。”


        

他尽量让自己的言辞显得可靠亲切一点,这并不容易,因为他从前也没有过这个年龄的血亲需要照顾,但他多多少少有些面对学生的经验,因此这时候也就是按照面对青春期学生的经验来和妮娜交谈——他认为自己的态度已经足够温柔可靠了。


        

“我……我真的没事,真的!”妮娜似乎有点不适应如此亲切的叔叔,但内心深处更不抵触,她使劲摆了摆手,迎着邓肯的目光,“我就是最近总感觉犯困,睡觉的时候总是惊醒,有时候还做梦。”


        

“做梦?”邓肯皱了皱眉,突然想到什么,“噩梦?难道是梦到小时候那场大火?”


        

或许是因为最近正关注太阳碎片以及十一年前的悬案,他突然下意识想到了这件事情,但妮娜却摇摇头:“不是,不是小时候的事。”


        

“那是什么?”


        

“我总是梦到……梦到自己站在一个很高很高的地方,好像是城里的塔楼,然后脚下的街区都是黑漆漆一片,到处是废墟和灰烬,”妮娜回忆着,慢慢说道,“废墟和灰烬就好像一道巨大的伤疤,沿着下城区的中心一路延伸到十字街区,又延伸到上城区的边缘,仿佛要把城市撕开一般可怕,我被困在那个很高很高的地方,想要离开,却又被看不见的墙挡住……”


        

妮娜回忆着,突然轻轻摇了摇头:“梦中就总是这样的景象,要说可怕……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东西出现,也没什么危险靠近,就只是看着城市被不知什么东西碾压出了一道疤痕,然后我自己被困在原地无法动弹,每次醒来还会很累,第二天上课就开始犯困……”


        

邓肯认真听着女孩的描述,慢慢皱起了眉头。


        

妮娜所描述的……确实不是她童年所经历的那场大火,也不是邓肯脑海中所记忆的场景。


        

那更像是一幕静态的“展示”,在向她昭显着不知哪个时空中的普兰德所呈现出的景象。


        

如果是在地球上,邓肯只会把这当场是一种不断出现的怪梦,但是在这个奇诡异常的世界,他不由得心生警醒。


        

前有妮娜不知为何记得一场仅存在于她和邓肯脑海中的大火,后有她连续不断的、仿佛“预兆”般的怪梦。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些梦的?”邓肯表情严肃地问道。


        

“大概一两周前?也可能更早点……记不清了,”妮娜喝了一口蔬菜汤,声音有些含混,“当时我没在意……”


        

邓肯听到之后本想说“你应该更早点说出来”,却一下子想起那时候妮娜的“叔叔”还是一个沉溺在邪教活动和酒精麻醉中的烂人,而她身边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倾诉又可靠的对象,于是硬生生把话咽了回去,转而开口:“你有咨询过专业人士么?比如医生?”


        

凡娜抬起头:“您是说精神医师?”


        

“对,精神医师。”邓肯想了想,立刻点头。


        

在这个世界,“精神医师”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职业,因为夜幕与深海中有太多东西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城邦,普通人的精神受到这些气息的影响便极有可能出现大大小小的问题——噩梦,幻听,幻视,认知偏移,甚至人格错乱,这些病症困扰着许多人,以至于这个世界在相关领域的治疗技术已经发展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最高明的精神医师甚至会用超凡力量来矫正被扭曲的心灵。


        

妮娜这频繁的怪梦,应该也属于这些精神医师关注的“病症”。


        

“我还没有,”妮娜闷声闷气地说道,“他们的诊金很贵的……我只是做些怪梦而已。”


        

“但这些怪梦已经开始影响你的生活了,”邓肯很严肃地说道,“持续梦到这种怪异的场景,说不定是一种危险征兆,你在学校里应该也是学过这些的。”


        

一边这么说着,他心中也在飞快考量——妮娜这连续不断的怪梦一定有问题,无论如何,既然他已经生活在一个奇诡异常的世界上,那就必须对这些超凡领域的“元素”有所警惕,但他自己在理论方面是个门外汉,这件事就必须找些专业人士才行。


        

正好,他也想找机会接触接触文明社会中的“专业人士”,看他们是如何与可能涉及超凡的事件打交道的。


        

妮娜明显还有些犹豫,但在邓肯严肃的表情面前,她终于还是败下阵来:“那……那我们周末的时候可以先去一趟社区教堂,请那里的深海牧师做一次安神赐福,这样费用很少,如果不管用,再找专门的精神医师看看,行么?”


        

教堂?深海牧师?信仰风暴女神葛莫娜的神官?


        

邓肯心中一动,突然觉得这也很好——他同样对那些侍奉神明的神官很感兴趣。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他立刻点了点头,“正好你周末的时候要去博物馆,等你回来咱们就顺便去一趟教堂。”


        

“嗯!”


        

晚饭之后,妮娜如往常一样早早回了房间,邓肯也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并一眼看到窗台上正趴着艾伊懒洋洋的身影。


        

这鸽子在外面飞了一天,毫无收获地回来了。


        

邓肯随手关好房门,走向窗户,鸽子则见到自己的主人之后懒洋洋地举起翅膀打个招呼,发出叨逼叨的声音:“毁灭吧,赶紧的,累了……”


        

“你确实辛苦了,”邓肯一看这鸟半死不活的模样就知道它这一天确实累得不轻,他上前解下鸽子背上的“邪教徒感应器”,一边安抚道,“这事确实不那么容易,毕竟他们都藏得很深,而且最近深海教会盯得很紧,他们肯定会更加谨慎……”


        

鸽子翻起眼皮,抖了抖翅膀,继续趴着不动弹了。


        

邓肯一看顿时乐了:“即便这样,今后这事儿还是得做……当然一飞一天确实有点强度过大,我给你安排的劳逸结合一点。”


        

他是决定将搜寻城内邪教徒当成现阶段的长期工作来做了,虽然在做了今天一单“大生意”之后,他在金钱方面已经不那么紧迫,不必指望着依靠“打猎”来贴补家用,但找那帮邪教徒的麻烦本身还是颇有意义的。


        

一方面,这样做说不定能从邪教徒中钓到大鱼,来满足自己的情报需求——更高一级的神官必然知道更多关于“太阳”的秘密,也有可能知道十一年前太阳碎片的更多情报,这正是邓肯在关注的事情。


        

另一方面,还有个貌似野生的超凡狗萝莉在城邦中活动,对方也在不断找太阳教徒的麻烦,而且她也可能知道一些超凡世界的秘密,邓肯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再跟她谈谈有关幽邃深海以及幽邃恶魔的事情——在与莫里斯交谈过后,他现在可是对幽邃深海上空那层“星空”好奇得紧。


        

注意到邓肯脸上认真的表情,意识到自己将来被迫加班的命运,艾伊极为人性化地叹了口气。


        

“唉……”这鸟的语气中充满忧愁,“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


        

邓肯:“……你词库还挺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