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九十五章 渗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又一小撮从冷港搭乘私运船渗透进来的太阳异端被揪了出来,关押在港口区附近的教堂内。


        

凡娜从教堂地下的监牢区返回,来到上层圣堂的休息室中,负责此处教堂的地区主教已经在房间中等待。


        

“凡娜审判官,”身材略显消瘦的地区主教向年轻的审判官行礼致意,“愿海浪庇护您的灵魂。”


        

“愿海浪庇护你的灵魂,”凡娜对主教回礼,随后迈着有些疲惫的脚步走向一旁的座椅,“仅仅在港口区,这都已经是第二批被投进监牢的太阳异端了吧?”


        

“是的,三天前我们就抓到十几个人——他们在尝试杀害一名市民的时候被及时发现并阻止,现在这是第二批,他们在公寓楼里举行黑暗仪式的时候引起了一名抄表员的警觉,”地区主教点点头,眼神中略有些忧虑,“不知不觉间竟有如此多的邪教徒渗透了进来……幸好我们发现得早,否则他们的黑暗仪式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


        

“普兰德是无垠海上的交通枢纽,而在过去四年一切风平浪静,这让很多人的神经麻痹了,”凡娜点点头,“不过……现在还说不准我们发现的是早是晚,那些提前抵达的异端极有可能已经在黑暗中活动了一段时间,只是最近才暴露出来。”


        

地区主教看了一眼审判官的神色,犹豫片刻后问道:“听说其他地区也抓到不少人?”


        

“是的,几乎各个城区都有,”凡娜没有隐瞒,“现在几乎每座教堂的地下监牢中都关押着被抓到的太阳异端,少则几人,多则数十人……但大都是最底层的爪牙,为了打探情报而在城邦中活动,没经过多少训练,因而暴露的也很容易……真正的上层神官迄今为止还未被发现。”


        

凡娜在说到最后的时候语气也不自觉地严肃起来,脸上带着隐隐的担忧。


        

自从这些异端教徒寻找“太阳碎片”的行动暴露,普兰德当局和教会方面便迅速反应了过来,并在全城隐秘渠道展开了大搜捕,又积极发动市民进行举报、排查,这一系列行动的成果不可谓不丰厚——


        

极短时间内,确实有大量没来得及反应的邪教徒行踪暴露落网,这些肮脏血腥的教徒如今几乎塞满了各个教堂的地下监狱,其数量几乎达到过去四年在城邦内发现的邪教徒数量的总和。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然而至今为止,落网的都只是四处胡乱行动的喽啰而已,顶多有一些拿着“量产圣物”、刚刚接受过赐福的底层神官,那些真正的高阶力量至今还隐藏在幕后。


        

这让凡娜隐隐有些烦躁不安。


        

“每天都有成果,但始终抓不住他们的‘主干’,这给我一种事态仍然在视线之外恶化的感觉,”她对眼前的地区主教说道,“如此大量的邪教徒在城邦内活动,不可能没有一个高阶指挥者在他们身后做统筹安排,但这个‘指挥者’到现在还未曾现身。”


        

地区主教略做沉思,慢慢开口:“根据目前的审讯结果,这些爪牙都只听从‘使者’的调令,而所谓的‘使者’就是一群基层神官,他们通过仿制的太阳面具直接聆听来自子嗣的声音……您说,会不会有一个太阳子嗣已经潜伏在城邦里面?”


        

“太阳子嗣潜伏在人类城邦里?说真的……逻辑上不太可能,”凡娜眉头微皱,“它们虽然有强大的力量,却也有明显的‘存在痕迹’,污浊恶臭的气息根本藏不起来……城邦里到处都是教堂和巡逻的守卫者队员,理论上不该有‘盲区’存在。”


        

“所以也只是猜测,”地区主教摇了摇头,“我也知道太阳子嗣很难在文明社会隐藏,但那些低级‘使者’确实都随身携带着太阳面具,他们哪怕没有直接被子嗣控制,也肯定在一定程度上和太阳子嗣保持了联系……毕竟,量产圣物也是圣物,那些邪教徒也是要考虑行动成本的,他们不会做无意义的安排。”


        

凡娜曲起手指抵着下巴,在思索中突然开口:“我看了昨天的审讯记录,那些异端主要是在打听十一年前发生在城邦中的超凡事件……他们认为那与太阳碎片有关?”


        

“现在看来是这样,”地区主教点点头,“虽然不知道他们的情报来源,但他们似乎坚信是太阳碎片引发了十一年前普兰德的那次‘化工厂大骚乱’……我记得您当年也是……”


        

地区主教说着,突然停了下来,他看着凡娜左眼位置那道醒目的疤痕,微微低下头:“抱歉,我失言了。”


        

凡娜下意识抬起手,拂过脸上的伤疤,但很快便淡然一笑,摇了摇头:“没关系,一道疤而已,你说的没错,我也是那场骚乱的亲历者,这没什么不能说的。”


        

“那场骚乱中也有那帮邪教徒的身影,当年事后抓捕的破坏分子中有多达百人是太阳异端,”地区主教沉声说道,“但现在渗透进城邦的太阳异端却又在打听十一年前的事件真相……就好像他们真的不知道十一年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您不觉得这很奇怪么?”


        

“……要么,十一年前是普兰德城邦的太阳异端擅自行动,所以其他城邦的邪教徒并不知道这里的真相,要么……十一年前太阳碎片现身普兰德只是个意外,或者是某个第三方势力的手笔,而当年那些参与骚乱的异端只是被当了枪使,”凡娜淡淡说道,“根据当年的审讯记录,那时候被抓获的‘破坏分子’们也确实都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他们的疯狂失控不像出于本意,倒更像是被强大力量影响了。”


        

“……追逐扭曲诡异之物,又被诡异之力支配发狂,在浑浑噩噩中成为混乱之火的柴薪,最后被抛弃在灰烬中……”地区主教叹了口气,“真是可悲至极的人生。”


        

凡娜一时间没开口,她只是默默站起身,来到了休息室的窗户旁边。


        

透过这里的窗户,她可以遥遥看到港口区的情况——整个港口的全面封锁已经结束,目前许多码头和栈桥已经重新投入使用,但一号码头仍然维持着最高等级的封锁状态,那艘漂亮而崭新的蒸汽船“白橡木号”仍然静静地停泊在栈桥尽头,按计划接受着不间断的监控以及每天一次的净化仪式。


        

白橡木号上的船员们则已经被转移到中央大教堂——作为近距离接触过失乡号的当事人,他们现在正接受最高等级的监控。


        

教堂地下关押着追随黑太阳的异端,港口上停泊着一艘接触过失乡号的“迷途归航之船”,还有一群近距离跟邓肯船长打过照面的海员住在中央大教堂里面……想想都让人头大。


        

夕阳已经渐渐下沉,但还未到昼夜交替的时间,地区主教提前点亮了房间中的几盏油灯,摇晃的火苗倒映在玻璃窗上。


        

凡娜收回了望向港口区的视线:“我听说关于异常099的失控通告文件已经下发到港口区了?”


        

“是的,今天下午刚刚送到,您要过目一下么?”地区主教一边说着,一边从随身处摸出了被叠好的文件,“不知为何,比预想得晚了一点。”


        

“给我看看吧,”凡娜伸手接过文件,直接借着窗口旁的夕阳余晖看起来,同时随口解释着,“晚一点是正常的——毕竟异常099的失控情况很特殊,它是在和那艘幽灵船的正面接触中挣脱封印的,各个城邦的主教们必须仔细权衡通告文件中的措辞和信息指向,以防这份即将分发到所有航路上的文件产生太多的‘指向性联系’……否则这本应帮助船长们规避风险的东西反而可能把他们和失乡号联系起来。”


        

在夕阳临近的昏昏天光中,休息室内距离凡娜最近的一盏油灯突然跳动了一下,伴随着她无意识间随口说出的“失乡号”一词,油灯中的火苗发出了细微的噼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