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九十六章 注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失乡号船长室内,正双手抱胸坐在窗前闭目养神的邓肯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看了一眼熟悉的房间陈设,感知了一下身体的情况,微微舒了口气。


        

现在,他将自己的主意识再次转移到了失乡号上,留在普兰德城邦的那具身体则留在古董店中,他正略显生疏地控制着那具躯体收拾一楼店铺,并将休息的牌子挂在门口。


        

船长寝室的邓肯慢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边活动手脚一边看向不远处的书桌,他看到鸽子艾伊正在书桌边缘闲庭信步,此前送到这边的太阳面具则仍然静静地躺在桌上,在透过窗户洒进来的夕阳余晖中,面具金色的表面泛着迷幻的色彩,仿若有虚幻的火焰在其金色纹路中流淌。


        

古董店前的邓肯店长挂好了晚间休息的木牌,转头与正好回家的一位邻居打着招呼,他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与这位“老街坊”谈论着今天的天气,以及最近的生意情况。


        

古董店前的他表情有些僵硬,语速也略显迟缓,但邻居并未产生怀疑——一个前不久还沉溺在酒精中的烂赌鬼现在竟然在认真生活,这已经足够让人惊讶了,相比之下一点点反应上的迟缓根本不算什么,被酒精搞坏身体的人还能精神到哪去?


        

船长寝室中,邓肯脸上露出一缕微笑,在控制着自己的“远程交互用外壳”完成一次社交尝试之后,他便随手拿起了那放在桌上的太阳面具。


        

在普兰德城邦的事情还有很多,但并非所有事都能朝夕完成,尤其是入夜之后的城邦有严格的宵禁制度,自己那具人类躯体在晚上也最好乖乖留在店中,以防引人注目——傍晚之后的时间,最好是留给失乡号的“本体”。


        

他准备趁这时候研究研究此前从那个太阳神官身上拿到的面具。


        

面具入手冰凉,似乎是纯金属铸造,拿着沉甸甸的,很有些分量。


        

看着手中的金色事物,邓肯的思维突然就活跃起来,他第一时间想的是这玩意儿是不是纯金的——如果是的话,那研究完之后把这玩意儿融了说不定还能卖不少钱……


        

虽然现在他在城邦那边暂时没了经济上的压力,但金钱这玩意儿在人类社会那是永远都不嫌多的,万一将来用得上呢?


        

那帮太阳邪教徒身上的羊毛多种多样,可以用来套情报,可以举报来换赏金,可以拿到与自己有缘的超凡物品,那如果有富余派不上用场的超凡物品,稍微加工处理一下卖掉当然也很正常……


        

这就叫立体化开发,可持续性薅羊毛。


        

脑海里寻思了片刻,邓肯突然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感叹道:“太阳教徒全身都是宝啊……”


        

正在散步的艾伊突然停了下来,歪着脑袋看了邓肯一眼,发出尖锐的女声:“做个人吧,做个人吧!”


        

“你一个鸟没资格说我,”邓肯瞪了这鸽子一眼,紧接着便搓了搓指尖,准备召唤出灵体之火,先把这面具从里到外“清理一遍”,在掌握权限之后再对其进行深入“测试”。


        

一簇幽幽的绿色火苗在指尖燃起,邓肯正准备将火焰导入面具,却突然听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声音,那声音微弱缥缈,竟仿佛是在他心底耳语一般:


        

“……反而可能把他们和失乡号联系起来……”


        

邓肯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他看向旁边的鸽子:“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鸽子想了想,拍打着翅膀跑调至极地大声唱了起来:“听~海哭的声音~叹惜著谁又被伤了心~”


        

“停停停……我就不该问你!”邓肯赶紧把这鸽子摁住,心说自己跟这鸟的交流过程简直是TM量子态,说的跟听的都没一点能测得准,而在把鸽子摁住之后,他也立刻集中起了精神,尝试去追踪刚才那一声“耳语”响起时在自己心底浮现的短暂“感知”。


        

他敢肯定,自己刚才没有幻听!敢肯定自己刚才绝对是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年轻而沉静的女性声音!


        

而在那声音响起的同时,他也模模糊糊地感知到了一种“联系”,这联系比他和“远程躯壳”之间的联系要微弱得多,但绝对存在!


        

邓肯将金色面具的事情暂且放在一边,又看了一眼仍在自己指尖静静燃烧的灵体火焰。


        

那微弱的联系,似乎也基于火的燃烧。


        

他微微闭上了眼睛,感知着这火焰带给自己的“指向感”,在随之而来的黑暗中,他似乎看到有一道微光在眼前浮现出来。


        

那微光隐隐约约是个“窗口”,窗口中好像有人影在晃动,可他看不清,也听不清那窗口对面的情况。


        

但即便如此,邓肯也在冥冥中感知到了火焰的指引——他睁开眼睛,循着黑暗中那道微光曾浮现的方向寻找着,突然看到了一面挂在房门旁边的镜子。


        

那只是一面普普通通的椭圆镜子,有着古朴暗沉的木质镜框,并不是什么超凡物品,就像很多平常人家里用的一样。


        

但邓肯能感觉到,他的火焰现在需要一个介质,来增强这突然建立起来的微弱联系——联想到自己在黑暗中看到的模糊景象以及隐隐约约感知到的方位,镜子或许就很合适。


        

镜子,在很多神秘学仪式中都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它被视作是“洞察”的象征,也能用于延伸心智的感知能力,用以观察原本不可见、不可知的真相。


        

邓肯来到镜子前,随手将手中的火焰触碰镜面。


        

绿色的灵体之火宛若流水,在玻璃镜面上荡漾开来,一层微微泛着绿光的光影通道瞬间建立,下一秒,邓肯在黑暗中所看到的那个微光窗口便无比清晰地浮现于镜面上!


        

他好奇地凑了过去。


        

微微荡漾的光幕中,他看到一个被灯火映亮的房间,有一位身材异常高大的女士正站在窗户附近,她在借着天光的余晖阅读着什么东西,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正有一个目光透过她旁边的玻璃,观察着房间内的景象。


        

凡娜的目光扫过文件,逐字逐句确认着上面的内容。


        

这是由各个城邦的主教们共同商议、拟定的通告,并由坐镇风暴大教堂的教皇冕下亲自审阅、核准,通告的商议过程在灵能共鸣的状态下远程完成,全程由女神注视并庇护,以确保通告上的文字在拟定过程中不会被任何异常、异象干扰。


        

这种极其特殊的通告文件只有一个作用:告知每一位在无垠海上航行的远航者,有一个上位异常物已经脱离文明世界掌控。


        

这很有必要。


        

在无垠海上失控的异常物并不会永远消失在世人眼中,尽管深海会吞噬一切,却从不会吞噬落入其中的“异常”,那些脱离掌控的异常往往会以更加奇诡难防的方式游荡在文明世界的边缘,就像在牧场周围游荡的狼群般追逐、威胁着远航者的安全,几乎每年,都会有远航的海员因遭遇失控异常而丧命。


        

而作为异常物的保管者和封印者,每一个教会都应在自己名下的异常物失控之后将情况告知所有可能会与其遭遇的船长们——没有人认为这会损伤教廷的“脸面”,因为这就是教会的责任和义务。


        

及时通告失控情况,说不定就能在未来的某一天挽救一艘不幸遭遇异常的舰船,或让一个失控的异常物有被重新封印、收容的可能。


        

正常情况下,这种通告会在失控事件发生的二十四小时内下发至港口单位,但这份涉及到“异常099”的通告晚了一些。


        

因为这次失控事件不但涉及到异常099-人偶灵柩,还涉及到异象005-失乡号。


        

教皇和主教们必须仔细斟酌文件中的内容,以确保在信息披露准确的前提下,又避免人们在阅读这份文件的时候引来失乡号的关注。


        

凡娜面沉似水,逐字逐句地阅读着文件,确认着文件中的字句是否符合神圣而无形的祷言结构,是否能避免失乡号那位幽灵船长的注视。


        

而在她身旁的窗户玻璃上,在她和地区主教都无法察觉的光影缝隙中,邓肯正使劲探着头瞄着文件上的内容。


        

幽灵船长大受震撼.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