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九十九章 测试与掌控的第一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确认爱丽丝对所有的“关键词”都没有反应,且完全不知道关于“斩首”这一能力的情报之后,邓肯决定把自己刚刚掌握的情况告诉这个糊里糊涂的诅咒人偶。


        

因为他这时候已经隐隐有了个猜想:或许异常099-人偶灵柩这一异常物的关键其实并非爱丽丝这个人偶……而是她的“灵柩”。


        

无垠海上风浪和缓,船舱在随着风浪轻轻摇晃,油灯摇曳不定的辉光中,幽灵船长缓缓讲述着人偶灵柩的前世今生——然后把人偶吓的差点缩成一团。


        

邓肯面无表情地看着已经坐在床角,背靠着墙壁抱着脑袋的爱丽丝:“你至于紧张成这样?”


        

“这……这听上去真的吓人啊!”爱丽丝语调都变了,就像个刚刚听完鬼故事的普通人类姑娘,“什么无差别斩首,什么范围内死光了才会停手,什么不断扩大领地范围……这这这……这我完全不知道啊!”


        

“我现在相信你是真不知道,”邓肯看了爱丽丝一眼,“但这确实是异常099-人偶灵柩的情报。”


        

爱丽丝扶着脑袋,脖子僵硬地看着邓肯:“那……”


        

“所以我现在有两个猜想,第一,上述‘斩首’事迹或许是你无意识间发动的能力,因为你本身是个异常物,你的力量极有可能只是个被动的范围特效,哪怕是你之前的‘沉睡’状态,也不影响斩首效果的发生。”


        

邓肯说着,慢慢从椅子上起身,他来到那华丽的木箱前,用手中长剑的前端碰了碰那箱子。


        

“第二,人偶灵柩的‘斩首’力量可能并非来自你这个人偶,而是来自你的‘灵柩’。”


        

“灵柩……你是说我的箱子?”爱丽丝慢慢瞪大了眼睛,目光下意识地随着邓肯的动作落在床边的木箱上,这个后知后觉的人偶似乎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


        

“异常099的完整名字是‘人偶灵柩’……换句话说,你和你的木箱加起来,才是完整的‘异常099’,而我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下意识地认为你是其中的‘主导部分’……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清楚‘人偶灵柩’这个完整的名字,”邓肯摸着下巴,一边思索一边说道,“现在仔细想想,‘人偶灵柩’这个词……本身其重点似乎就是后半部分?”


        

爱丽丝眨了眨眼睛,脑袋里颇为运转了一番,终于一拍巴掌:“哦!我是这箱子附带的!”


        

邓肯面无表情地看了这个缺心眼的人偶一眼:“……你可以不用这么自豪的语气说出来。”


        

爱丽丝却仿佛没有听出邓肯语气中的揶揄,她只是心事重重地看了自己的木箱一眼,语气有点发愁:“那这么说……我的箱子一直在给人‘斩首’?可我在这里面住了这么久,也没觉得它如此邪恶危险啊……而且也没感觉到它有什么特殊的力量……”


        

“废话,你是整个异常099的一部分,你的感觉能参考么?”邓肯皱起眉头,“而且你摸摸自己的脖子,我都怀疑你这脑袋隔三差五就掉下来的原因就是在这箱子里睡久闹的!”


        

爱丽丝顿时感觉船长说的对,表情立刻复杂起来,但紧接着她又有点迷惑:“可要这么说的话……‘斩首’是我这灵柩的固有属性,那它都在船上放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也没见它的能力发动呢?”


        

她这话一出来,便迎上了邓肯幽幽注视的目光,后知后觉的人偶小姐顿时感觉一股无言的压力哐当砸在脑袋上——她是在船上住了一阵子松懈了,这时候才突然回忆起来,眼前这位船长是个怎样的人物。


        

邓肯就这么默默地注视着这人偶,等爱丽丝缩成更小的一团之后才幽幽说道:“这船上除你之外唯一的人形生物就是我,你的意思……”


        

“什么意思也没有!”爱丽丝差点要跳起来,赶紧一边摆手一边说道,“您听我狡辩,我是说这箱子……”


        

“我又没说要把你怎么样,”邓肯无奈地看着她,“你现在是失乡号的船员,我是你在无垠海上的保护者,你大可不必如此害怕——能不能好好坐着?这样显得好像我把你怎么样了似的。”


        

爱丽丝这才哦了一声,慢慢挪回到床铺边上,邓肯的心中却因为爱丽丝这一打岔泛起了别的思索——是啊,不管人偶灵柩的主体到底是人偶还是灵柩,异常099都在失乡号上待这么久了,早已超出了它每一次进行“检定”的周期,而这个异常始终呈现出人畜无害的状态……显然,这是由于受到了压制。


        

那么压制它的,是失乡号,还是自己这个“船长”?


        

邓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他知道,自己掌握着相当强大的力量,这力量不但让他完全占据了名为“罗恩”的邪教徒的人生,甚至强大诡异到了可以让爱丽丝这个上位异常第一眼就瑟瑟发抖,让身为幽邃恶魔的“阿狗”夹起尾巴的程度,他尚不知这力量的本质是什么,但这不妨碍他渐渐对自己的特殊性有一定的认知。


        

而另一方面,失乡号更是无垠海排名第五的异象——是“异象”,而非异常。


        

这意味着只要是在失乡号范围内,就有一个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生效的“场域”,在不断对范围内的一切目标施加影响。


        

有了船长+船的压制,异常099自然是人畜无害的,但如果他真的按照计划把爱丽丝带到普兰德城邦去……那情况很可能就会失去控制。


        

因此,他必须搞明白一系列的事情——异常099产生效果的主体到底是人偶爱丽丝,还是这口木箱?对异常099产生压制的到底是自己这个船长,还是失乡号?将爱丽丝和木箱分离的话,异常099的效果是否还会出现?如果产生压制效果的是自己这个船长,那这个压制距离又是多少?


        

他的思路延伸开来——


        

如果产生斩首效果的是“灵柩”,那么自己将爱丽丝单独带到普兰德城邦是否就是安全的?如果“灵柩”是一个可以拆分出来的异常要素,那么自己的火焰是否也能对它单独施加影响?如果用火焰彻底支配这口箱子,是否就相当于控制住了原先不受控的斩首效果?就像用火焰去控制艾伊和黄铜罗盘?


        

邓肯脑海中一大堆问题罗列着,而这些问题又渐渐形成了一套复杂的对照测试方案,但在方案的最后,他却沮丧地发现一件事:


        

他缺乏许多进行测试的必要条件。


        

失乡号并不是合格的试验场,因为幽灵船的力量会干扰结果的准确性,他也没有合适的测试目标——因为异常099的斩首效果比较氪命……氪“测试者”的命。


        

邓肯抬起头,看向正老老实实坐在床边的爱丽丝——人偶小姐正有些忧愁地看着自己最心爱的木箱,心中所有的纠结仿佛都印在脸上。


        

似乎是注意到了船长的视线,爱丽丝突然打破了沉默,她低声说道:“从我有意识的那天起……我就一直住在这口箱子里,它是我的床,是我的家,也是我的庇护所,睡在里面的时候,我会感觉很安全。”


        

邓肯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人偶。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那些人类会如此惧怕了,”爱丽丝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的木箱,“他们怕的是‘我们’啊。”


        

“我原本正计划着在下次灵界行走的时候带你前往普兰德城邦,”邓肯沉声说道,“我在那边需要一个帮手。”


        

爱丽丝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下,但紧接着便暗淡下来:“啊,这可不太行……”


        

“计划推迟了,但并未取消,”邓肯表情与语气都没有太大变化,“我们只是需要更多时间来确认你……‘你们’的力量,掌握这个‘斩首’效果的生效条件。陆地上的人类城邦都能通过各种取巧的办法封印甚至利用多种异常物,而这里是失乡号,我们能做的事情更多。”


        

爱丽丝疑惑地看了邓肯一眼,从船长平静深邃的目光中,她意识到这并不是一句安慰的空话。


        

“您有计划?”


        

邓肯想了想,抬起指尖,点亮一簇幽幽火苗。


        

“首先,我们可能需要一点小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