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一百章 历史中的虚与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船长,您确认这样真的没事啊?”爱丽丝紧张兮兮地看着邓肯手中的“小火苗”,两只手不断抓着衣服边的蕾丝装饰,“别把我房子烧了……”


        

邓肯手中托着一团灵体之火,一边在爱丽丝的“灵柩”旁边寻找着下手的地方一边无奈地回头看了这人偶一眼:“我的灵体之火完全受控——难道你不相信我的力量?”


        

爱丽丝一听这个赶紧摆手:“我信,我信……”


        

邓肯这才收回目光,定了定神。


        

以现在失乡号上的条件,要对爱丽丝的“灵柩”进行完整测试是不太可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不能先做一些“前期研究”,在自己对灵体之火掌控愈发纯熟的现在,他已经隐隐约约摸到了一些利用这火焰来探究超凡之物内部秘密的门道。


        

他仍然不敢轻易将这火焰用在爱丽丝身上,但如果是用来研究她的木箱……那便另当别论。


        

做了一番准备之后,邓肯终于慢慢伸出手去,将指尖的一簇火苗延伸至那华丽木箱的表面。


        

火苗如同虚幻的倒影,悄无声息地沉入箱中,爱丽丝瞪大了眼睛,仔细观察着眼前的动静,在短暂的两三秒沉寂之后,她便看到一片幻影般的光焰突然在视野中扩散开来——


        

灵体之火开始在木箱上燃烧,从里到外地燃烧!整个箱子眨眼间竟呈现出半透明的质感,而在这似真似幻的景象中,熊熊燃烧的火焰开始飞快填充这箱子内的每一处细节,就仿佛在重构它的“骨架”结构!


        

“哎,船长船长,烧起来了烧起来了!”


        

人偶大惊小怪地咋呼起来,但她的咋呼却没有得来回应——邓肯此刻已经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对火焰的操控以及对“灵柩”的感知中,他表情肃穆地注视着眼前跳动的火焰与虚幻的木箱,耳边传来的爱丽丝的声音缥缈的仿佛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一样。


        

邓肯的心神在渐渐沉静,他感觉到周围越来越安静,连无垠海上永不休止的风浪似乎都渐渐远离了自己的感知,他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渗入了一个极为广阔的“地方”,而越来越多的“感知”正在通过火焰建立起来的通道传入自己的意识中——


        

这与他之前用火焰改造太阳护符时的感觉截然不同!


        

非要类比的话,用火焰改造太阳护符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接满一个水杯般轻松,而此刻他却感觉自己的火焰在汹涌不断地注入一片大湖,两者的体量完全不在一个层级。


        

这就是人工量产的超凡物品和排名099的异常物之间的差距?


        

邓肯心中突然有所明悟,而就在这一闪念间,他突然感觉火焰的联系终于达到某种顶峰——力量的传递骤然间变得如河流般顺畅,紧接着,汹涌的“记忆”便涌入头脑!


        

海浪声……海浪在拍击着陌生的海岸线,冷冽的寒风在吹过高墙,巍峨的墙垒在远方伫立着,模模糊糊仿若冰封,还有人群……晃动的,昏暗的,仅有轮廓的人群……


        

邓肯的视野漂浮在某个地方,似乎是距离地面两三米的空中,他惊愕地环视四周,却只看到陌生的城邦与海岸线上的高台,他看到高台周围聚拢着数不清的黑影,那似乎是影影绰绰的人群,但一个都看不清楚。


        

嗡嗡隆隆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那好像是人们窃窃私语的交谈声,却响亮、吵杂的出奇,邓肯努力分辨着,最后发现那根本不是人们交谈的声音,而是数不清的“心声”——是头脑中纷繁错乱的念头,是紧张压抑气氛下的自言自语,是对神明的祷告以及在恐惧中的哀求。


        

那些“黑影”没有开口,但他们的声音却如风暴般席卷海岸高台。


        

邓肯心中一动,突然回过头去。


        

在远方苍白又昏暗的天光映照下,他看到一个高耸的事物。


        

一座断头台——它锐利的刀锋在昏暗中泛着冰冷的光。


        

通过脑海中仅有的那点历史知识,联想到异常099背后的起源,邓肯已经意识到自己在什么地方了。


        

他看向那断头台下方,似乎随着他的认知渐渐稳固,断头台下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也迅速变得清晰起来。


        

他看到了那位女王,那位在半个世纪前被叛军处决的寒霜女王——她银发如瀑,淡紫色的眸子在昏暗中仍然明亮,她在寒风中穿着略显单薄的衣裙,却咬牙让自己的身体没有丝毫颤抖。


        

她果然有着和爱丽丝一模一样的面容。


        

邓肯心中泛起一些古怪,他看着那位与爱丽丝有着一模一样容貌的女士,尽管知道这才是历史上的“正体”,却仍忍不住在脑海中先入为主地浮现出了船上那个活蹦乱跳的人偶形象,而下一秒,一个突然不知从何传来的声音又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的时间到了,寒霜‘女王’。”


        

这个声音冰冷又遥远,却仿佛穿透了历史的帷幕般在断头台旁响起。


        

下一秒,邓肯看到断头台旁突兀地浮现出了两道幻影,那两道幻影来到寒霜女王身旁,似乎想要按着女王的胳膊令她跪倒在断头台下,然而女王的身姿岿然不动,那两道高大的幻影竟如孩童般羸弱无力。


        

邓肯听到周围吵杂的声音骤然变得比刚才还要汹涌,那数不清的黑影突然纷纷晃动起来,中间甚至夹杂了一些清晰的喊叫——之前那个冰冷又遥远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似乎多了一分愤怒:“安静!维持刑场的秩序!”


        

更多的幻影在断头台周围浮现出来,寒霜女王终于被压制到那森寒的刑具之下,她跪倒在冰冷的尘埃中,却仍然抬起头,平静地注视着远处城邦的高墙,而在她的脖颈上方,锋利沉重的刀刃伴随着吱吱嘎嘎的绞盘声开始渐渐上升……


        

邓肯皱了皱眉,尽管知道这只是历史记录下的幻影,但在看着“爱丽丝”那张脸的时候他还是下意识地向前迈步,想要伸出手……


        

但就在他刚有“动作”的瞬间,那断头台下的寒霜女王竟突然微微转动了一下头颅——她注视着邓肯所在的方位,注视着在她所处的时空中本应空无一物的地方,她张了张嘴,清晰又轻声地说道:


        

“无论您是谁,请不要污染历史。”


        

邓肯惊愕地停了下来,而紧接着,他更加惊愕地听到了断头台旁边有人在惊叫:“你在跟谁说话?!”


        

寒霜女王却已经收回视线,她仿佛突然想明白了什么,原本冰冷的面容上竟露出一丝释然的微笑,她转过头,似乎是在对着身旁的行刑者说道:“动手吧,在太阳落山之前。”


        

断头台猛然下坠。


        

无边无际的黑暗突然从四面八方汹涌而至,历史中的幻象开始撕裂成四分五裂的光影,邓肯感觉自己与“这里”的联系正在飞快变弱,他知道,这一幕“回响”已经到了尾声,而在不断崩裂远离的幻象中,他仍能听到一些嘈杂破碎的声音,那些声音忽远忽近,他只能模模糊糊听到其中几句片段——


        

“……寒霜女王已死,我们斩断了失乡号回归现实世界的渠道……”


        

“……蕾·诺拉妄图建造第二艘失乡号……她与亚空间的阴影勾结,证据确凿,死有余辜……”


        

“……新的执政官会很快重塑秩序,所有与‘潜渊’探索计划有关的资料都将被销毁……积极举报者尚有机会得到宽恕……”


        

“全力追击叛舰海雾号及叛逃海军……生死勿论……等等,什么声……快离开,这里要塌了!”


        

惊呼声,喊叫声,巨物断裂坍塌的巨响,呼啸汹涌的海浪……


        

邓肯猛然脱离了这无边无际的黑暗,如同从一场深潜中返回海面,在黑暗的最后,他听到的是轰然而至的一连串巨响,听上去就仿佛整片山崖从海岸线上坍塌落入了大海。


        

他亲眼见证了一段历史,又听到这段历史在黑暗中坠入虚无。


        

他在历史中见到一个幻影,那幻影请求他不要污染历史。


        

他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船舱,听到熟悉的海浪声,他还看到那熟悉的人偶坐在床头,正把脑袋“啵儿”一下拔掉,又“啵儿”一下塞回去,玩得不亦乐乎。


        

邓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