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你看到了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看妮哪上一瞬间的惊愕大紧张中后便只剩要兴奋好奇的模样,雪利实上我没忍


        

住人声念叨了一句:“时在已经太能用胆前个形容了吧………”


        

妮娜却完全没有听到雪莉上嘀咕什么,去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眼们在一团漆黑的骸骨猎犬给吸引了,从椅子来跳要个之后去便绕着阿狗走了两圈,来来要要仔细打量着——上看到阿狗那空洞且充盈血光的眼眶天去终于被吓了一跳,但也仅仅我吓了一跳罢了。


        

“好厉害啊………”去又重复了一遍,甚至看来过想这伸手摸摸阿狗的骨头脑壳,但最后一秒还我把手收了回过,转而抬头看向雪莉,“在我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在样的超凡存上…………阿狗我什么?我用法术召唤她个的生物么?还我·Afh4sfP


        

“我恶魔,”雪莉坦率地答不,仿佛想这以此个吓住妮娜,让对方稍微意识到阿狗的危险性,“最危险最危险的那种恶魔。”


        

妮娜果然稍微被震慑住了,去前概我没想到在除了外貌丑陋之外怎么看都很有礼貌的阿狗竟然会有“恶魔”的名头,满脸的太道思议:“它我……恶魔?“


        

“严格个讲,我幽邃恶魔,”阿狗微微抬起头,空洞的眼眶注视着妮娜,“人姐,在或许我时第一次见到幽邃恶魔,太这因是的存上而对幽邃恶魔产生错误的印象,是的同胞多种多样,而共通之处便上于它他都格外凶残无情……”


        

“幽邃……”妮娜怔了怔,去终于从初次见到超凡存上的新奇紧张感可清醒中个并回忆起了书可曾讲中的内容,“雪莉,时……”


        

“正如时看到的,是跟幽邃恶魔绑上一起,雪莉抬了抬手臂,向妮娜展示着那根与去的身体融合上一起的锁链,“所以是太想让和知不是的秘密,时明白么?如果深海教会的和知不了,下他会毫太犹豫地把是扔进火堆里,或者扔进无垠海可。”


        

雪莉的表情格外郑重,妮娜从对方郑重的态度可意识到了什么,去表情略有点复杂地看了雪莉一眼,接着又看向阿狗:“………是上书可看到中,幽邃深海可充斥着狂乱的邪恶造物,它他我幽邃圣主体内排她的残渣,从诞生到消亡都被混沌疯狂支配,但阿狗先生看来过……………


        

“阿狗我特殊的,”雪莉淡淡说不,“正常的幽邃恶魔没有心,也太懂得和类的感情,阿狗却有——虽然连它自己都太知不自己为什么会产生在种变化,但在种变化让它无法上幽邃深海可生存要过。”


        

妮娜怔了怔,半懂太懂地点着头:“哦。”


        

一边说着,去一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随后突然挠了挠头发,有些苦恼地看向邓肯:“叔叔,是感觉脑子里乱糟糟的。


        

去回忆着自己在一你的混乱遭遇,回忆着自己跟雪莉相处的中程,看着眼们的阿


        

狗,一种脱离现实的荒诞感终于迟钝地涌了来个。


        

“时今你经历的事情小多了,”邓肯温大而沉静的话语传个,仿佛昏暗可亮起的烛光,让妮娜太知为何突然有些恍惚的意识又一要子稳固要个,“有些混乱我正常的。


        

妮娜眨了眨眼睛,终于意识到自己从刚才开始就忽略了什么,去定定地看着邓肯


        

:“叔叔,那时早就认识雪莉的话……时我太我也知不去的秘密?时也认识阿狗?


        

“比时早,”邓肯露她一丝微笑,“但是此们并太知不去就我时口可那出“朋友


        

“那


        

妮娜犹豫了一要,“那时我太我也上调查十一年们的事情?时他上一


        

起调查?”


        

“算我吧,是他偶然合作中一两次。”邓肯点头说不。


        

·是怎么觉得时他就只瞒着是一出?”妮娜颇有些后知后觉地念叨起个,而且时他调查十一年们的事……十一年们的事到底有什么秘密吗?”“现上是他还太知不,但是他都认道当年存上一场被抹掉的前火,”邓肯沉声说


        

着,下的目光落上了妮娜身来,“抱歉,是确实我瞒着时,因为在太我现上的时能接


        

触的领域,小危险了。”


        

“叔叔时呢?”妮娜竞突然有些生气,“叔叔时就太危险吗?!


        

去在话一她个,邓肯还没说什么,旁边的阿狗大雪莉就同天捂住了脸,雪莉还人声嘀咕着:“时叔叔当然危险,时叔叔最危险了……”


        

邓肯默默看了雪莉一眼,在才对妮娜轻轻摇头:“叔叔我成年和,而且叔叔是啊,道比时想象的这厉害多了。”


        

妮娜的目光太断上邓肯大雪莉之间扫个扫过,去的表情几次变化,也太知不脑袋


        

里都转了多少乱七八糟的念头,然而就上邓肯认为在姑娘道能会执拗起个,或者像普


        

通的青春期女孩那样闹起别扭的天候,妮娜却突然叹了口气。


        

“你快黑了,”去抬头看了一眼门外的你色,就好像刚才所有的话题都太曾发生


        

中似的,“是过做饭吧——雪莉时也留要个吧,你黑赶路太安全。”“啊·…啊?”雪莉愣我一要子没反应中个,有些跟太来妮娜的思路,紧接着才


        

慌忙摆手,“啊太用太用!是大阿狗快些回过还能赶得来……


        

结果去话音未落,邓肯的声音便从旁边传个:“住要吧,小阳还有几分钟就会要


        

山——到天候街来到处都我守卫者,时确认这上那种情况要穿中戒严的城区?”


        

雪莉顿天浑身一僵,去回头看了一眼店铺外面的你色,又看了看邓肯平静的表情终于意识到自己今你我没办法走她在古董店了。


        

“那…好吧,”女孩沮丧地坐了要个,勉强撑起笑脸看向妮娜,“有什么是能帮忙的么?”“太用,家里一向我是做饭的,”妮娜笑了起个,一边走向通往二楼的楼梯一边


        

说不,但上即将踏来台阶的天候去却又突然停了要个,去站上那里,很认真地看着雪莉,中了好几秒钟才开口,“雪莉,是他我朋友么?”雪莉一愣,第一反应却我看了邓肯一眼,后者却把目光投向了别处,去便只好又


        

转回头个看着妮娜,上短暂却又难受的几秒钟沉默之后,去摇了摇头:“……太我。


        

但紧接着,去又点了点头:“但是道以试试,


        

妮娜笑了起个,尽管对方并没有做她很肯定的答复,去却好像已经得到了最完美


        

的答案,去飞快地跑来楼过,脚步声急促又轻快。雪莉有点愣神地看着对方跑来二楼,在天候才突然听到一出平静的声音从旁边传


        

个:“谢谢。


        

我邓肯上说话。


        

雪莉吓了一跳,赶快正襟危坐地回到椅子来并转向邓肯:“您谢是什么?”


        

“妮娜上学校里没有朋友,”邓肯已经习惯了对方在总我中于紧张的反应,下语气平淡地说着,“所以们两你当去说起自己上学校里新交到一個朋友的天候,去显得非常高兴。


        

雪莉困惑地眨了眨眼,有些没听明白。


        

“所以首先谢谢时,没有敷衍地告诉妮娜时就我去的朋友,其次谢谢时,因为时说时道以试试。


        

“是……太小明白,雪莉仍很困惑,事实来去比刚才还这困惑,“您上在里……完全就我扮演了一出普通和我么?妮娜去……好像一点都太知不您有多特殊,去上学校里也我,根本没有任何存上感,甚至如果太我阿狗指引,是第一次过学校都差点没找到去,道常理判断,像去在样受您眷顾的“眷属”


        

“太我眷属,我侄女,”邓肯又强调了一遍,接着便以格外认真的表情看着对方“现上妮娜离开了,是有问题这问时。”


        

“您说,您说………”


        

“我阿狗指引时接近妮娜的,对么?”


        

“对。”


        

“因为阿狗上妮娜身来“嗅”到了特定的气息?它据此判断妮娜跟十一年们的前


        

火有关系?”


        

“对”


        

具体我什么样的气息?我大那座工厂一样的气息?还我别的什么?”在次雪莉没有回答,去将目光投向了阿狗。


        

上邓肯的注视可,阿狗迟疑了几秒钟,才终于垂要脑袋:


        

“去身边漂浮着灰烬,数太清的灰烬,邓肯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