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催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海蒂手中微微晃动的水晶吊坠,妮娜略有点紧张地咽了口口水——虽然对方说了要放松,但这是她第一次接受催眠治疗,总归是难以控制自己的反应。


        

而在视线被那水晶吊坠吸引的同时,她也注意到了海蒂手腕上佩戴着一条看似朴素的石子手串,那手串用坚韧的丝绳编织,串联着许多五颜六色的石子,其中几粒石子上还能看到符文一样的标识。


        

注意到妮娜的视线,海蒂笑着晃了晃手腕:“我是真理学院的‘学生,,追随并侍奉智慧之神拉赫姆——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从执业登记上,我可是个圣职者哦。”


        

圣职者……不但是个精神医师,还是真理学院的成员?


        

妮娜当然听说过真理学院——尽管它的名字听上去像是一间学府,但实际上这“学院”的真身是四大正神教会之一,与深海教会、死亡教派和传火者教会共同维持着深海时代的文明秩序,而和另外三大教会不同之处在于,真理学院的“神学性”存在感不强,反而更倾向于纯粹的知识传承和对前沿技术的研发、推广领域,其信徒也以师徒、学派为基础构筑关系。


        

别的教会以教堂、圣所为根基,以传播信仰和组织弥撒为日常,真理学院却在各个城邦建立了数不清的大学和实验室,上位神官见到下位神官的日常就是甩过去一道大题,看你对主的信仰有没有达到分数线——可谓是画风清奇。


        

也正是由于真理学院如此特殊的“风格”,导致了在四大正神教会中,真理学院的成员数量其实是最少的,有资格在日常佩戴标识物并被登记成正式圣职者的成员就更加稀少——因为题真的很难。


        

普通一点的大学里每年都不一定能出几個有资格皈依拉赫姆的尖子,更别提妮娜这种在下城区公立学校读书的穷苦孩子了。


        

她眼中的海蒂顿时就仿佛笼罩了一层光环,而这层光环非但没有让她放松下来,反而更加紧张。


        

这是尚有上进心的职高学生在看到顶尖大学首席毕业生时的敬畏。


        

海蒂当然注意到了妮娜神色间的变化,但她对此毫不在意,只是仿佛不经意地摆弄着手中的吊坠,一边用听上去与刚才无异的平和语气慢慢开口:“可以跟我讲讲你小时候的事情么?刚才你说你的父母死于一次事故,那件事可能就是你心中的阴影……能跟我说说么?”


        

“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讲的,”妮娜想了想,“我跟许多人都说过,只不过大家都觉得我当年还太小,事情记不清楚,觉得我是胡说八道——十一年前,第六街区有一座工厂发生泄露,当时还有许多邪教徒四处破坏,后来抓了很多人,你知道那件事吗?”


        

“当然,”海蒂点点头,“我当年也只有十多岁,事故发生的时候我们全家正好在十字街区附近逗留,也看到了冲撞的人群……”


        

“那你记得当时有一场大火么?”


        

“大火?”海蒂微微歪了歪头,她不自觉地停下了摆弄水晶吊坠的动作,“什么大火?”


        

“看,你也不知道那场大火——但在我记忆中,始终有一场大火,我父母就是在那场大火中去世的,可大家都说我记错了……”


        

海蒂静静地听着妮娜的陈述,良久才轻轻点了点头,又问道:“所以这应该就是你心中的阴影,你惧怕一场只有你自己知晓存在的大火,并且担心什么时候这种诡异的现象就会再次出现在身边,带走你身边的人,同时又没有任何人能来帮你——甚至没有任何人能察觉你的遭遇。”


        

妮娜轻轻点了点头。


        

“你近期是否有什么压力?”海蒂又问道,“学业方面的,生活方面的,这些最近出现的压力可能会放大你心中长久的阴霾……”


        

妮娜沉默了一下,才有些犹豫地开口:“可能是因为叔叔的身体一直不好吧,而且前阵子越来越糟,这让我很担心……”


        

说到这她顿了顿,又赶快补充:“啊,当然现在他身体好起来了,我觉得自己也跟着放松了许多,这两天都没有做那个怪梦……”


        

“担心家人的身体健康么……”


        

海蒂若有所思地轻声说道,她听着对面女孩仿佛梦呓般的轻声呢喃,看着妮娜半梦半醒地靠在床头,随手放下了那枚水晶吊坠。


        

作为一个在真理学院中进修过的、需要与超凡领域打交道的“精神医师”,她根本不需要用摇晃吊坠或点燃药雾之类的方式进行催眠治疗——说两句话就行。


        

这枚吊坠唯一的作用,就只是吸引妮娜的注意力,让她放松下来同时降低对“言语”的抵御罢了。


        

精神医师小姐轻轻舒了口气,眼神温柔地看着已经完全放松下来的妮娜,看着对方渐渐进入更深沉的睡眠。


        

“能看出来,你生活得很辛苦……所有紧张与焦虑都被你埋在心底,而你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你期望这样可以让你身边的人轻松一些,却忽略了自己——不过现在就放松下来吧,好好睡一觉,把所有的压力都留在一个即将消散的幻梦中,当你醒来的时候,那些焦虑就都与你无关了。”


        

在半梦半醒中,妮娜的声音轻轻响起:“……谢谢……”


        

海蒂笑了笑,为了进一步让妮娜进入更深层的放松状态,她又仿佛不经意般随口问道:“对了,你叔叔之前身体不好是么?他生了什么病?我刚才看到邓肯先生似乎很健康的样子。”


        

妮娜这次沉默了更长时间,才轻声开口:“只是身体虚弱而已,他现在……已经完全好了……”


        

然而海蒂却已经听不到妮娜的回应了。


        

在问出最后一个问题的瞬间,她就已经趴在妮娜的床尾,比自己的病人陷入了更加深沉的梦境里。


        

而在海蒂的右手手腕上,一串手工编织的石子手串正在微微发出光辉——这是真理学院信徒时常佩戴的标识物之一,代表着佩戴者是一名经过了严格训练、蒙受智慧之神拉赫姆眷顾且与异端疯狂力量坚定对抗的修士,其上面的每一粒符文石子,都代表着拉赫姆的一次眷顾。


        

在几秒钟的闪烁之后,那串石子手串中的一粒红玛瑙突然发出轻微的碎裂声,紧接着迅速崩解为尘,随风而逝。


        

一楼的店铺里,凡娜又向邓肯询问了几个问题,一方面是进一步了解博物馆大火中是否还有什么遗漏的细节,一方面则是借此确认邓肯等人是否受到了太阳碎片的影响。


        

而在交谈中,初次见面的生疏与尴尬也渐渐消解,现场气氛也随之变得友好、熟络起来。


        

邓肯能感觉到,这位身居教会高位的“审判官”是真的在关心那日火场幸存者的安危——不仅仅是为了打击异端或调查线索,她的态度是发自肺腑的真诚。


        

他不知道这位年轻审判官是否能如此关心整个城邦的每一个人,还是仅仅出于海蒂的一层关系在关心这间古董店里的几人,但凡娜此刻表现出的真诚已经足够让他留一些好印象了。


        

“说起来,海蒂小姐和妮娜已经上去一阵子了吧?”


        

交谈中,邓肯想起了自己的侄女,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通向二楼的楼梯。


        

“确实啊,”被这么一提醒,凡娜也反应过来,她微微皱眉,“平常海蒂的治疗流程都很迅速的……”


        

“……我觉得你不能按照海蒂小姐平常的治疗模式来当标准,物理催眠和动能麻醉放在谁身上都很迅速,”邓肯嘴角抖了一下,“不过她们两个用的时间也确实太久了……不会出什么情况了吧?”


        

凡娜摇摇头:“不会,海蒂是受过真理学院严格训练的专业人士,还不至于在一次普普通通的催眠治疗中搞砸事情,多半是跟妮娜聊起来了吧,她有时候会这样——跟偏执的邪教徒打交道太多了,偶尔跟个正常人聊天她都跟过节一样。我们上去看看吧?”


        

“上去看看。”


        

邓肯和凡娜这便起身上了二楼,两人一前一后地来到妮娜的房间门口,结果还没等推门,他们便同时听到了房间里的动静——


        

两个此起彼伏的呼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