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21章,我要钱,要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懒着不想动弹,浑身都在痛。


        

可是门铃再次响了。


        

她只能起来去开门。


        

季辰手里提着早餐站在门口,看见她立刻说道,“我等会去上班,刚好顺便把早餐给你买过来”


        

话说了一半他才发现沈清澜此刻的样子。


        

眉头越皱越紧。


        

沈清澜自嘲的开口,“是不是想问我怎么这副德性”


        

“清澜”


        

“季辰我不值得你对我好,脏你走吧。”


        

季辰的手一抖,提着的早餐差点从手中滑落。


        

说完沈清澜就要关门,季辰挡住门板,脸色难看,却装作若无其事,“先把东西吃了,你的胃不好。”


        

不见她有动作,他走进去,将东西放到餐桌上,摆好。


        

然后去浴室接了一盆热水,放在沙发前,让她泡脚。


        

沈清澜如没有灵魂的木偶,机械式的走到沙发前坐下,并没有将脚放进热水盆里,就看着季辰。


        

季辰去拿她的脚,往水盆里放,“怎么就不能爱惜自己呢”


        

到底走了多少路,脚才会这样。


        

“你怎么就不明白”


        

“我很明白,你要什么”


        

“你不知道”


        

忽然沈清澜吼了出来,“我要钱,要权,那怕出卖自己,我就这是这样一个脏乱不堪的女人,不值得你等,不值得你对我好”


        

季辰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听话,把脚放进来,温水可以缓解疲劳。”


        

季辰越对她好,她就越痛,越无地自容。


        

“你不走,我走”


        

“我走。”季辰站了起来,“我走,你的脚不能再走路,你冷静冷静,我晚点再来。”


        

她这样,季辰多少猜到发生了什么。


        

他心里也压抑。


        

也烦自己能力有限,能帮助她的太少。


        

不然,她用不着


        

想着他的喉咙越发的紧,紧的连眼睛都发涩。


        

在门关上都那一刻,她的眼泪落了下来。


        

缓缓的她蹲下身子,把头埋在了双腿间,轻声的抽泣着。


        

再痛,再难,她都得自己承受。


        

很久之后她才稍稍平复一点情绪,没有去碰桌子上的食物,而是到浴室,拼命的洗着自己的身子。


        

明知道洗不掉,要是要去搓身上的肌肤,很快手臂和腿上,都被她搓的通红,隐约有些冒血。


        

甚至感觉不到痛,就像是神经病一样。


        

直到她累了,才停止。


        

身上裹着一块浴巾,走出来爬上床,整个人都蜷缩在被子里。


        

或许她把自己折腾的太狠,没多大会儿她就睡着了。


        

她睡的并不安稳,三个小时就醒了。


        

身体还是有些疲惫,但是想到贺景承的话,起来穿好衣服出门,打车去了万盛集团。


        

这地方她第一次来。


        

高入云层的大厦,屹立在城中心,气势磅礴。


        

她站在大厦下,显得那么渺小。


        

就如大气层里的一粒沙,微不足道。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走进去。


        

一进门前台就拦住了她,问她是否有预约。


        

她说没有,“贺总让我来的。”


        

前台打电话确定了一下,对她说道,“你先等会儿,严助理下来带您上去。”


        

沈清澜点了点头,就在大厅里等着。


        

然而这时,沈清依走了进来春风得意的模样。


        

想来也是了,能嫁给贺景承,进入贺家做豪门太太,应该是很多女人都想的。


        

更何况,贺景承又长的那样帅气。


        

她手里还提着大大小小的包,看样子是刚购物回来。


        

沈清澜赶紧扭过头,躲进大理石的柱子后面。


        

她偷偷探出头,前台对她很恭敬,看这样子这里,她是常客。


        

眼看着她坐上电梯直接上了楼。


        

沈清澜靠在了柱子上,脊背冰凉。


        

“你怎么在这儿”严靳下来没看见人,结果找半天才看见她躲在这儿。


        

“我”


        

沈清澜还没想明白怎么说,严靳自以为明白的开了口,“没想到你还挺机灵的,是不是看见沈小姐来了,所以躲起来”


        

沈清澜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