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33章,我不相信爱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清澜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已经把季辰害成这样,她真不想他再因为自己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我一定尽力,不会让他真的进去。”


        

老太太一愣,转瞬露了喜色,“你有办法了是吗”


        

“我已经找了人。”她不想让这两位老人操心。


        

也想最大的程度减轻对他们的伤害。


        

他们二老就季辰一个儿子,肯定是寄予厚望的,出了这样的事,对他们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得到满意的答案,季老爷子将自家老伴拉走,免得她再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


        

沈清澜望着那二老的背影深深地吸气,带着无尽的惆怅。


        

“清澜。”秦素素正准备去找她,结果走出商场就看见她站在台阶上。


        

沈清澜回神,“你帮我去趟看守所,看看他出来没有。”


        

秦素素一愣,“你找到办法捞人了”


        

沈清澜的喉咙有些紧,她缓了缓,淡淡的嗯了一声。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秦素素不明白,她有能力找到办法捞人,为什么不亲自去见他


        

沈清澜抿着唇,沉默了一会才开口,“我并不想看见他,这份工作我也不想做了,明天起我就不来了。”


        

她不想让自己在季辰的世界里留有痕迹。


        

秦素素懵了,“为什么呀”


        

“如果季辰出来麻烦你通知我一声,我知道他平安就好。”


        

对于自己的事,她并不想多说。


        

秦素素还想再问,沈清澜摆摆手就走了。


        

她漫无目的的走在马路边,孤寂的像是个被抛弃的孩子,无依无靠。


        

走累了就坐在花池边缘,无助的看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眼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妈,我该继续走下去吗,这是对还是错”


        

她迷茫起来。


        

忽然口袋里的手机响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掏出来手机,是会所的领班张艳。


        

她接了起来。


        

“有空吗”张艳问。


        

她现在连工作都没了,有的就只有时间了吧。


        

她说有,张艳说有空见一面吧。


        

她说好,张艳订的地方。


        

沈清澜栏了一辆出租车,去张艳说的地方。


        

她到的时候张艳已经到了,非常安静的一家咖啡厅,张艳坐在靠窗的位置,已经帮沈清澜点了一杯咖啡。


        

沈清澜走过去,坐在她对面。


        

看见沈清澜脸色不怎么好,张艳关心的问,“你生病了吗,怎么气色看起来这么差”


        

沈清澜浅浅的笑笑说没事。


        

张艳点了点头,将一个信封放到她面前,“你走时工资也没结,我帮你结了。”


        

这里面不光她的工资,张艳往里面加了一些,下药的事,是她替自己顶的包,这份情她记着。


        

沈清澜拿起来,厚度不该是她该有的,她将自己的工资留下,剩下的她还给了张艳。


        

她是需要钱,现在连工作又没了,但是张艳的钱她不会收。


        

虽然没有深厚的友谊,但是她照顾过自己,自己替她解了一次围,算是扯平了,怎么能收她的钱。


        

那她成什么了。


        

张艳看了她几秒,微微的叹口气,“你不要我也不劝你,就是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来找我。”


        

沈清澜说好,两人又聊了几句,张艳说得上班先走。


        

“嗯,我也走。”沈清澜也起了身,她不能这样无所事事,得找个工作养活自己。


        

两人一起出了咖啡厅,张艳肚子有些隐隐泛疼,她捂住了腹部。


        

沈清澜看出她的不适,伸手扶助她弯下的身子,问她怎么了,她摇了摇头说,“没事,可能吃坏肚子了。”


        

她蹲下身子,额头上渗出一层汗,站也站不起来了。


        

这明显不对劲,沈清澜说,“我送你去医院吧。”


        

张艳无力的点了点头。


        

沈清澜将张艳扶上车,问她钥匙呢。


        

张艳疼的直抽搐,艰难的张口说在包里。


        

沈清澜翻出车钥匙带张艳去医院。


        

到了医院,张艳被送进了手术室,沈清澜在外面的的走廊上等着。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张艳被推了出来,沈清澜赶紧迎上去询问情况。


        

医生摘掉口罩,对于这样的事见得多了,淡淡的说,“宫外孕,已经手术,修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沈清澜心里惊讶,但是却没过多的表现出来,说知道了,便和医务人员将张艳推进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