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34章 你会在乎我不舒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4章,你会在乎我不舒服


        

张艳不由得愣了愣,惊讶她会有这番言论。


        

或者说,不该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思想。


        

虽然不是豆蔻的年华,毕竟才二十多岁,应该是向往憧憬爱情的。


        

“你就没有喜欢过人比如几天不见就会想念,或者你在做着某些事,也会莫名奇妙的想起那个人,你没有过吗一次也没有”张艳不信,都是人,怎么可能没七情六欲。


        

“没有。”沈清澜肯定的回答,怕她在纠结这个问题于是岔开了话题,“你和沈你和你男朋友怎么认识的啊”


        

她本想说沈清祁的名字,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改了口。


        

张艳思绪飘忽,似乎想到很久远的事。


        

悲伤的情绪有增无减,“我17岁那年,在工地上工的父母出了意外,那次事故导致十几个工人丧命,包工头赔不起责任偷偷潜逃了,那时我妹妹才十岁。


        

自那后只剩我和妹妹相依为命,我也担起了养家的担子,到处打零工维持生活。


        

妹妹十八岁那年考上了大学,后来又争取到去国外进修的名额,可是我们没钱。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为了妹妹的前途,不得已我经人介绍去了会所,当然我去那儿不是打工,我需要来钱快的工作那天我遇见沈清祁,他出了大笔钱却没要我,而是各种对我好,迁就我,我年轻那里能抵挡他的诱惑,我跟了他,他也喜欢我。


        

我不做别的服务,钱不够花,我妹妹在国外需要生活,都是他给我的钱,还仗着他妹妹未婚夫的势,在会所给我弄上了领班的位置。


        

直到一年前,他就开始变了,身边开始有别的女人,很久都不跟我见一次面。


        

上次见面还是他有事找我。”


        

说到这里她看向沈清澜,“酒下药的事就是他要我做的,到现在我都弄不清楚,他为什么要给他妹妹的未婚夫下药。”


        

不只是张艳不懂,沈清澜也想不明白。


        

“那你对他的家庭了解吗”


        

沈清澜装作不经意的问。


        

张艳警觉,“你认识他吗为什么怎么总是问关于他的问题”


        

沈清澜装作不在意的笑笑,“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想说也没事。”


        

她的确想从张艳嘴里打听到沈家现在的情况,虽然她知道沈清依有个了不起的未婚夫,但是沈沣和刘雪梅还有沈清祁的具体情况她并不知道。


        

“没什么不能说的,只是你刚出狱没多久,才不了解情况而已,沈家是靠着贺家发达的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经营一家公司,现在还是由沈沣当家,不过我听说沈沣身体不好,可能就要让位给沈清祁了。


        

他们家也很简单,就兄妹两个。”


        

就兄妹两个


        

可不就是吗,他们才是一家人,从刘雪梅进沈家门的那一天,她和妈妈都成了多余的,所以一个死了,一个苟延残喘靠着仇与恨活到现在。


        

张艳似乎想到什么,“你姓沈,名字叫清澜你和沈清祁什么关系”


        

“巧合吧,巧的是我也姓沈,名字里也有个清字。”


        

她云淡风轻的说。


        

之前沈家只是小户人家,并没有人特意关注,她入狱四年,加上沈家的有意的隐瞒,没人知道她是沈家人。


        

沈清澜在医院陪张艳到晚上。


        

张艳说自己没事了让沈清澜回去,她才回去。


        

刚出医院的门,她接到严靳的电话,让她去皇廷大酒店。


        

挂断电话她就去了酒店。


        

贺景承跟人谈事呢,酒喝多了。


        

严靳纳闷的很,贺景承会喝醉。


        

本来他是准备将人送别墅的。


        

结果听到贺景承呢喃着一个陌生的名字青兰。


        

他多聪明,贺景身边就两个女人,一个他认识,名字也熟。


        

另外一个就是沈清澜了,这还是他第一次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他觉得土,寓意也不好。


        

青兰只长叶不开花,不是预示着她和贺景承的关系一样吗,不会开花结果。


        

包厢里弥漫酒气烟味,沈清澜刚进来还适应不了,味太呛。


        

贺景承没有形象的斜躺在沙发上,一身的酒气。


        

一看就是喝的不少。


        

沈清澜皱着眉,“怎么不劝着点,让他喝这么多。”


        

“心情不好,要酗酒谁能拦住。”他哪里是喝酒,根本就是灌的。


        

这是严靳第二次看见他醉。


        

第一次是四年前。


        

“送别墅吗”沈清澜问。


        

“酒店吧,我已经打过招呼了,我们将他扶上去就行。”


        

沈清澜点了点头,合力将贺景承扶进房间,房间很大,其实这不想是酒店的房间,更像是豪宅,高耸的屋顶挂着水晶大吊灯,泛着晶莹剔透的光。


        

把房间的里的一切都照的如同白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