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38章 姐姐眼里进了沙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念恩。”男人严肃的看着念恩,没有呵斥。


        

紧紧这样,念恩也默默松了手。


        

男人将念恩递到沈清澜跟前说,“帮我抱抱他,这小子可重了。”


        

沈清澜没第一时间伸出手,因为她看出来念恩有点排斥。


        

“别为难他,他还是个孩子而已。”


        

沈清澜牵强的笑笑。


        

心里难受,曾经她为人母过,可是却短暂的让她以为是做梦。


        

但是她知道那不是梦。


        

有血有肉有感情。


        

她的胸腔闷闷的发疼。


        

男人的声音响起,“我就在这附近的律师所上班,知道这附近有家不错的餐馆。”


        

沈清澜有些走神,跟着男人去了餐厅。


        

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进入的餐厅,只是回神时,已经在里面了。


        

男人先自我介绍了一番,“我叫慕言,大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


        

沈清澜廷尴尬的。


        

毕竟不熟。


        

她礼貌的笑笑,“我叫沈清澜,暂时还没工作。”


        

“有喜欢的菜吗”慕言问。


        

沈清澜摇了摇头,“我已经吃饱了,其实不需要了,我想我还是先走吧。”


        

和一个陌生这样,太不自在。


        

然而这时,慕言叫住了她,“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


        

沈清澜起身的动作一顿。


        

抬头看着慕言,脑海里不断搜索着他这个人的信息,可是一点点印象也没有。


        

“我有个妹妹叫慕小雨。”


        

沈清澜身体一抖,动了动唇却说不出话。


        

“想必四年前的车祸你还记得吧。”慕言的眼底快速的划过一抹悲伤之色。


        

她当然记得,终身难忘。


        

他也不顾沈清澜如何震惊,自顾自的说,“她出事时,我在国外,没能第一时间收到消息,后来等我知道,案子已经结了,我也没能看她最后一眼。”


        

沈清澜的声音是颤抖的,“所以你接近我,是要报复吗”


        

“不是。”说话的时候他抬起眼眸,“因为那天开车的人根本不是你。”


        

沈清澜震惊的说不出话,看了慕言好久才能发出声音,语无伦次,“你你怎么会知道”


        

她从来没想过,这世间还有人知道她是清白的。


        

“至于我怎么知道,等有机会我在告诉你。”


        

慕言说完便不再理会沈清澜,逗坐在一旁的念恩,“告诉叔叔你要吃什么”


        

“肉末蛋羹。”这是他每次来必点的。


        

慕言刮了刮他的小鼻子,“那我爱吃什么”


        

“红烧茄子,辣子鸡丁,水煮鱼,叔叔喜欢辣,还一天不吃都不


        

行。”念恩撅着小嘴,还很稚嫩的补充道,“奶奶说叔叔就是在国外吃不惯哪里的饭菜,才懒在国内不走了。”


        

慕言捏念恩的脸蛋,“谁允许你说这么多的,嗯”


        

慕言捏的轻,念恩不疼,还咯咯的笑,“叔叔允许我说这么多的。”


        

对面沈清澜又坐回了位置。


        

她想知道,慕言怎么会知道,是不是他手里掌握住了什么证据。


        

慕言知道,只要他抛出这个诱饵,她肯定会留下来的。


        

便不再主动搭讪,和念恩愉快的用午餐。


        

完全忽略对面还坐着一个人。


        

他们在吃饭,沈清忍着没问。


        

忽然一道手机铃声响起,念恩脸上的笑,瞬间消失。


        

这声音他熟,基本只要叔叔一接电话,就没空带他。


        

这次也如此。


        

“好的,我马上到。”说完慕言挂断电话,抬头看着沈清澜,“我有些急事,能帮我照顾一下念恩吗”


        

沈清澜犹豫了一下,慕言以为她拒绝,便说道,“我可以付你报酬。”


        

“我并不是那个意思,那我帮你看一会儿,你有急事可以先走。”


        

慕言说了声谢谢便起身离开,走了两步似乎又想到什么,退了回来,“你的电话给我一个,我忙完好联系你。”


        

沈清澜将自己的号码报给了他。


        

他存好,就匆匆离开,看样子是很急。


        

慕言走了念恩没什么食欲,小手攥着勺子也愿意舀食物,就在那里搅拌。


        

沈清澜主动和他说话“我喂你好不好”


        

念恩摇了摇头。


        

又是一阵静默。


        

“那你有想去什么地方,我可以带你去。”沈清澜继续搭讪。


        

念恩终于抬起头看沈清澜,圆溜溜的眼睛,藏着眼泪,摇了摇头说,“没有,想叔叔了。”


        

沈清澜,“”


        

“可是你叔叔有事要忙,今天我带你行不行”沈清澜试着哄他。


        

这次他点了点头,从椅子上滑下来,“我吃饱了。”


        

沈清澜将他抱起来。


        

念恩情绪不高,趴在沈清澜肩上不说话。


        

沈清澜找话说,试图和他套近乎,“你的名字谁给你取的呀,很好听。”


        

“叔叔,叔叔说我妈生我时,大出血差点死掉,所以让我念着她生我的恩情。”


        

沈清澜紧紧的抿着唇,不在言语。


        

喉咙紧的发痛,她不敢张口,怕破音。


        

那个雨天,她也是经历了生死劫难,但是她的孩子却没了。


        

只听到了一声啼哭,甚至连男孩还是女孩,她都没见上一眼。


        

她漫无目的走在路边,微微的轻风刮过,脸上很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