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40章 总能刷新我对你的认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景承心里愣了愣,他一直清楚,和沈清依是责任,和爱无关。


        

至于青兰那个女人,他想探究。


        

贺景承斜睨严靳一眼,“少打听我的事儿。”


        

严靳充傻装楞,“我可不敢。”


        

几杯酒下肚,严靳头有些懵,干喝容易醉。


        

贺景承却越喝头脑越清醒。


        

最后一杯饮尽,撂下杯子走人。


        

严靳一脸茫然,把他大半夜叫来。


        

又把他扔下了


        

严靳趴在桌子上,一脸苦相,“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哎。”


        

可是他的抱怨没人听见,贺景承回了别墅。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已经是深夜,别墅内静悄悄的。


        

他放缓着步子到楼上,推开卧室的门,里面是空的。


        

他的脸色一沉,那个女人竟然没在


        

他快速的下楼,不经意发现一件客房的门没关紧,露着一道缝隙,里面有微弱的光,他走了过去。


        

透过门缝他看见坐在窗前阳台上的女人。


        

沈清澜又接到了秦素素的电话,说季辰一直没走,要见她。


        

她也知道季辰有些犟,可是不知道他这么犟,都站了两天两夜了。


        

她迷茫又无措,不忍心季辰这么糟蹋自己,又不敢违逆贺景承。


        

她回头看一眼念恩,怕他在陌生的地方睡不安稳。


        

他瘦小的身子缩在被子里,睡的很安静,沈清澜这才放心,回头时从窗子上的玻璃中,发现了站在门口的贺景承。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她心遽然停止了跳动。


        

她从台子上下来。


        

“你你怎么回来了”


        

“为什么在这儿”


        

沈清澜哑然,半天才解释道,“你不在,我怎么能睡主卧”


        

贺景承一把将人拦腰抱起来,沈清澜吓的刚想尖叫,想到还在沉睡念恩,她将惊吓改为楼住贺景承的脖子。


        

勾引


        

他,“想我了。”


        

她不想贺景承发现念恩。


        

这个男人的脾性她摸不准。


        

会不会大半夜让她把人扔出去。


        

贺景承没回答,但是给了她实际行动。


        

卧室的门推开,贺景承将她放在了门后放东西的桌子上,他就站在她的两腿之间。


        

手探进她的衣服里,在她的胸口揉了揉,沈清澜的身体在颤抖,下意识的推了他一下。


        

贺景承一把抓住她的手,牵制住,咬着她的耳垂,“你听话我会轻点。”


        

沈清澜不敢再动。


        

贺景承进来时,她低吟了一声,贺景承扣着她的腰,往里顶了顶,“疼了”


        

她不吭声,将脸埋在他的胸口,欠着身子配合他。


        

贺景承本来就对她没抵抗力,她第一次这么配合。他竟有些把持不住。


        

沈清澜的后背,一下一下的撞在墙上,前面是和贺景承紧密而合的身子,毫无缝隙。


        

她缠着他的脖子,亲他,吻他,“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贺景承的动作一顿,黑暗中没人能看到他的表情,没温度丢下一个字,“说”


        

合着心甘情愿的和他做,是有目的的。


        

“让我去见季辰一面,就一面,你可以派人跟着我啊”


        

贺景承因为她的配合一直压抑着自己,可是她会主动迎合他,不过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


        

多他妈的可笑。


        

啪,房间里的灯忽然亮了,彼此的样子就在咫尺间那么清晰。


        

沈清澜想要躲,可是已经来不及,含着泪,隐忍的表情尽数落在贺景承的眼里。


        

他捏着她的下巴,“和我做,就那么委屈”


        

沈清澜赶紧摇头,“不是,我只是,我只是”


        

贺景承将她从柜子上扯下来,拉到阳台,她赤裸着被贺景承低下栏杆上,“伺候好我,让我尽了兴,我就考虑考虑你的请求,怎样”


        

半山上,周围树林茂密一片漆黑,偶尔的一阵风,吹的树叶哗哗作响,平添了几分冷森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