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41章 回忆总是伤痛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清澜从未见过一个人,可以阴沉到如此程度,她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离开。


        

否则自己绝对没好下场。


        

她抱着念恩转身就跑了出去,甚至不敢去往后看一眼。


        

贺景承没反应过来,那个女人竟然跑了


        

一时间他有些哭笑不得。


        

其实他并想和她发生冲突,只是每次都被她挑起火气。


        

他总是在那个女人面前,失控。


        

自制力,在她面前成了笑话。


        

他没去追,转身上了楼。


        

洗澡换完衣服,找烟的时候,从床头的柜子里发现一盒药,避孕药。


        

这地方没几个人来过,能进入卧室的更没几个。


        

他没放过。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个女人放的。


        

让那样一个女人给他生孩子,他是肯定不愿意的。


        

他接受不了,一个不纯洁的女人,生自己的孩子。


        

可是,看到她如此主动不愿意为生自己的孩子,他又觉得心里堵的慌。


        

闷闷的。


        

他烦闷的抽着烟,外面轰隆隆的雷声,在这安静的深夜,格外的震耳。


        

电闪雷鸣,霎时间,大雨咆哮而下,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下来似得。


        

贺景承的脸在雷电和零星的烟火中交错,光影忽明忽暗。


        

这么大的雨,那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在这荒郊野岭中,恐怕连避雨都地方都找不到。


        

他自嘲的笑,自言自语道,“她到底哪里值得自己挂心”


        

烟抽到一半,他还是没战胜内心的挣扎,起身离开别墅。


        

雨势很大,雨刷不停的摆动,贺景承自己都没发现,脸上竟有几分担忧之色。


        

他沿着路,寻找她的踪迹。


        

沈清澜没预料到,竟然会忽然下这么大的雨,而且有雷电,她不敢靠近树林。


        

没有地方躲雨,她穿的又单薄,连件外套也没有。


        

她只能将念恩护在怀里,用自己的身子,替他挡风雨。


        

“姐姐我好冷啊。”念恩躲在沈清澜的怀里瑟瑟发抖。


        

沈清澜将他抱的更紧,企


        

图给他一些温暖。


        

雨水那么大,她那样瘦弱,在雨中摇摇欲坠。


        

她抱着念恩,走的慢。


        

贺景承很快就看到了她。


        

虽然风雨交加,但是她的步伐却没停。


        

将念恩护在怀里,往前走。


        

贺景承心里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将车停在路边,还开了远光灯,打着一把黑色的雨伞下车,走过去。


        

沈清澜感觉到了身后的那道光,回头,就看见贺景承打着伞,逆光而来。


        

她停住了脚步,贺景承将伞都撑在她的身上,很快贺景承的衣服都湿了。


        

沈清澜不知道怎么开口,站了片刻,贺景承冷冷的开口,“你打算这么一直站着不顾自己,也不顾你的孩子会不会被雨淋的生病”


        

念恩的嘴唇有些发紫,冻的,牙骨打架。


        

冻的话都说不清楚了,“我好冷”


        

快要入冬了,雨水特别的凉。


        

沈清澜的状态也没好到哪里去。


        

看着念恩,她低着头说,“谢谢贺先生。”


        

“先上车。”


        

三人的衣服都湿透,坐进车里贺景承开了空调,虽然暖了很多,但是脸色还没那么快变过来。


        

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别墅。


        

沈清澜抱着念恩已经有些吃力,贺景承看见了,也没上手接。


        

他不是不喜欢孩子,但是不喜欢别人的,更不喜欢还是她和别的男人生的。


        

本来看着就不爽,让他抱,根本没可能。


        

进入屋内,暖和多了。


        

沈清澜将念恩身上的湿衣服脱掉,裹进被子里。


        

“好些没”她的口吻中,透着担忧,怕他冻病了。


        

念恩卷着身子在被窝里,只露个头,“好暖。”


        

沈清澜给他擦着头发,又用额头抵抵他的,没发烧她才稍稍放心些,擦了擦他的脸,“你在这等会儿,我去烧点姜汤。”


        

念恩乖乖的点了点头。


        

沈清澜出了客房,贺景承刚从楼上下来,他已经换掉湿衣服,手里拿着一块毯子。


        

随手一掷,扔在了沈清澜的身上,“把湿衣服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