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46章,你要怎么谢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景承开着车子很快就到了医院。


        

还在走廊里,沈清澜就听到了病房里张艳的哭闹声。


        

沈清澜加快了脚步,推开病房的门,两个护士都有些捉不住她,沈清澜上前帮忙。


        

“你想干什么”沈清澜不明白,走时,她还没这么激动,怎么醒来这样了。


        

看到沈清澜她像找到了救命的稻草,抓着沈清澜不放,“我一个人好害怕,一闭上眼睛都是那些画面。”


        

沈清澜理解她内心的崩溃,拍着她的背安抚,“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其实她心里明白,过的再久,有些伤痛,都不会减轻,有的甚至会随着时间,在身体里生根发芽,痛苦一生。


        

张艳抱住沈清澜下巴抵在她在的肩头,浑身瑟瑟发抖,“你不会明白,那种折磨还不如死了痛快,这样活着好痛苦。”


        

“你死了,就死了,很快就会被人遗忘,而那些伤害你的人,依旧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你的死影响不了任何人,只会是亲者痛,仇者快。”


        

在张艳说到死,她想到了以前的自己,曾经她也想过死,是那个意外来到的孩子让她撑过最难熬的第一年。


        

想到那个孩子,心底的伤痛都被勾起,她闭着眼睛,“我经历过的,比你还痛,可是我依旧活着,只有活着才有机会惩罚那些害你的人。”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贺景承站在门口,看着沈清澜眼底一闪而逝的悲伤,心里愣了愣。


        

知道她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只是从来没像这一刻这样,想去了解她,了解她的过去。


        

到底经历过什么,才能说出这番话。


        

张艳在沈清澜的安抚下,慢慢冷静一些,没再说死不死的话,但是却不肯放开沈清澜。


        

“我不想一个人。”她睡不着,一个人就会胡思乱想。


        

沈清澜拍拍她的背,“我不离开你,我陪着你。”


        

“我想回家。”她总觉的别人看她都带着异样的眼光。


        

她受不了别人指指点点的议论。


        

沈清澜说好,带她回家。


        

但是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万一她又想不开,身边没人不行。


        

她抬头看着贺景承,“今晚我可以不回去吗”


        

张艳这才发现,门口还站着一个人,看到贺景承的脸,她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巴,沈清澜和他有关系


        

是什么关系


        

贺景承紧抿嘴唇没回答。


        

沈清澜以为只要她很听话,很顺从他,他就会对自己宽容一些。


        

她失落的低着头,甚至不想去看他。


        

“我都还没开口,你就知道我要拒绝你吗”


        

沈清澜猛的抬起头,有些不确定道,“你答应我了。”


        

贺景承答非所问,“你收拾一下,我去帮你办理出院。”


        

说完人就转身走了。


        

沈清澜还傻站在原地。


        

一时间忘记了如何去反应,他的态度,他的举动,都太意外。


        

“我早该想


        

到你们有关系,不然那次酒里下药的事,你怎么能平安无事。”


        

沈清澜抿唇给她披上外套,张艳抓住她的手,“你知不知道他有未婚妻,而且已经宣布快要结婚了,你”


        

“我知道,我和他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只是一种交易。”


        

沈清澜知道张艳误会她和贺景承有感情上的关系。


        

张艳动了动唇,想要早说些什么,又将话咽了下去,没再说。


        

她看得出来,沈清澜不太愿意说这些。


        

贺景承办理好出院手续,沈清澜也收拾好,扶着张艳离开医院。


        

她们坐在后座,贺景承开着车子,从后视镜中看沈清澜,“去哪”


        

沈清澜说了她租房的地址。


        

虽然她一直住在贺景承的别墅,但是她的房子并没退。


        

因为她知道,和贺景承的关系总要结束,她还会回来。


        

很快车子停在小区,沈清澜先下的车,然后扶着张艳下来。


        

“那我先进去了。”沈清澜对贺景承说。


        

贺景承轻嗯了一声。


        

他看着沈清澜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他也没走,而是点燃一根烟。


        

他的表情在斑斓的路灯下,让人看不太清楚,更捉摸不透他此刻的想法。


        

而已经带着张艳到楼上的沈清澜,正在收拾床,这段时间没住人,她重新换了干净的。


        

让张艳先躺在床上,她开了窗子,透透气,才发现贺景承的车子没走。


        

她目光变得复杂起来,因为离得远,她看不清贺景承此刻的模样,只是能看出他在抽烟。


        

“清澜,你在干嘛,来陪我一起睡好吗”


        

“哦,好。”


        

沈清澜收回目光,转身进了卧室。


        

“有酒吗”张艳问。


        

“我睡不着。”


        

沈清澜说有,然后去找,好像还是季辰买的。


        

她找了两个玻璃杯,拿着酒进来。


        

和张艳一起靠在床头。


        

一人倒一杯。


        

“能和我说说你的事吗”张艳看着她问。


        

沈清澜握着酒杯的手一紧,而后仰头一饮而尽。


        

紧接着又倒了一杯。


        

“如果你不想说就当我没问。”


        

张艳也将手中的酒饮尽。


        

“你猜的没错,我和沈清祈的名字不是巧合,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


        

“我爸在我妈怀我的时候出轨了,和刘雪梅生下一对比我小一岁的龙凤胎,沈清祈和沈清依。


        

四年前,刘雪梅带着他们进了沈家的门,我妈知道真相一时间没承受住从楼上跳了下去”


        

沈清澜的喉咙紧的发疼,她睁着眼仰着头,不让眼泪落下来。


        

张艳抱住她,“对不起我不该问的。”


        

沈清澜紧紧的攥着手中的玻璃杯,因为太过用力,指关节泛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