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49章,她哪里特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得到地址,沈清澜迫切的想要去救张艳。


        

但是眼前这个人,她也不敢放松,她说的轻巧。


        

但是真让她杀人,她真做不到。


        

即使内心非常的不安,但是她面上,还是装的极其镇静。


        

她将手中的玻璃渣子,往前送了送,“没有骗我”


        

“没有没有。”现在他不敢,脖子上的痛楚击溃了他的理智。


        

任谁在生与死之间,也无法镇静的保持清醒的理智。


        

是人都怕死,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沈清澜心里有了决断,神色一凌,厉声道,“你以为你说了,我就会放过一个想要非礼我的人”


        

男人睁大了眼睛,抖着声,“你要出尔反尔”


        

但是沈清澜并没有给他回应,而是手中玻璃往上一划,划破了男人的肌肤,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男人捂着脖子吓的鬼嚎。


        

沈清澜趁机跑出去,然后关上门。


        

她并没有真的下死手,而是往上划破了他脖子上的皮。


        

只会流血。不会威胁到生命。


        

她这样做,只是争取逃跑的机会。


        

这地方偏僻,她跑了好久,也没遇见到一辆车子,手机又没电。


        

心里急的要死,也只能顺着路继续跑,希望能早点遇见一辆路过的车子。


        

她气喘吁吁的,但是脚步一下也不敢停。


        

并不宽的柏油路,远处使来一辆黑色的豪车。


        

她仿佛找到了救星,用力的摆了摆手,顾不得那是一辆私家车。


        

这地方太偏,路过一辆车子不容易,她还得赶回去救张艳。


        

那辆私家车的司机看见前面摆手的女人,并没有要停下来。


        

还暗骂了一声,神经病。


        

眼看车子要与自己擦身而过,沈清澜不顾一切都冲了过去。


        

挡在车前。


        

她太需要回市里。


        

车前猛然被人挡住,让司机猝不及防,刹车一下踩到低,轮胎狠狠的摩擦的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夹杂着阵阵似烧焦的皮子气。


        

后坐的男人被这猛然的刹车撞了头,阴沉着脸,“怎么开车的,找死呢”


        

司机惊魂未定,又被梁子薄这么一声呵斥,吓的魂都没了。


        

“是是前面忽然冲出来一个人”


        

梁子薄抬头透过挡风玻璃看到车前站着的人,脸色越发的难看。


        

他的车子也敢拦


        

活的不耐烦了


        

沈清澜见车子停下,赶忙过来道歉,“真的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的,这地方太偏僻,我只是想搭下你们的车,回市里。”


        

这会儿司机也回神了,二话不说就开骂,“你找死呢吧也不看看这是谁的车子就敢拦”


        

“对不起,我实在着急”这时沈清澜也看见坐车后座的男人,他同意也在打量着自己。


        

“我也是迫不得已,只想搭一下您的车。”


        

沈清澜继续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拦他的车。


        

希望说动他。


        

梁子薄目光沉沉的看了她几秒,说,“上来吧。”


        

司机的表情有些扭曲,他家少爷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还是对一个陌生女人。


        

虽然长的不错,但是他家少爷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


        

沈清澜连忙道谢,怕梁子薄反悔,她快速的上了车。


        

梁子薄摆摆手,让司机开车。


        

他的目光转向沈清澜,“你这是要去哪我让司机送你。”


        

沈清澜一想,若是他能把自己送到皇庭酒店,自然是省了不少时间。


        

“我去皇庭酒店。”


        

梁子薄淡淡的撇了一眼司机,“听到了”


        

“听到了。”司机答。


        

梁子薄靠在椅背上,观察着沈清澜。


        

这地方偏僻,她一个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这副模样。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梁子薄问。


        

“我遇到打劫的”沈清澜只是把情况说的符合自己现在的处境。


        

毕竟她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她并不想说的那么清楚。


        

梁子薄没怎么怀疑,毕竟她现在的样子,和她自己说的没什么出入。


        

很快车子进入市区。


        

沈清澜越来越着急,每耽搁一秒,张艳的危险就多一分。


        

她不敢懈怠。


        

车子停在酒店,沈清澜再次道谢,下车就要往里走。


        

梁子薄却没第一时间走,而是看着沈清澜匆匆的背影。


        

司机看着自家少爷,“她哪里特别么”


        

不然,他家少爷怎么会有感兴趣的表情


        

梁子薄浅浅的勾着唇角,“我只是看她有趣。”


        

司机不明白,哪里有趣,撇撇嘴,“没看出哪里有趣,就是挺狼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