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50章 关心则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老爷子抬头看了一眼妻子,“出身不重要,只要努力上进,你女儿喜欢就好。”


        

他没有过高的门当户对的老旧理念。


        

在他看来,不管是未来的儿媳妇,还是未来的女婿,只要家事清白,为人善良正直,就行。


        

而且他对女儿特别的宠爱。


        

他自己是当兵的,自然是想儿子,子承父业。


        

可是贺景承不愿听他的安排,执意经商。


        

而是贺景承的妹妹,跟着他去了部队。


        

从某种意义来讲,贺莹莹圆了贺老爷子子承父业的执念。


        

虽然她是女孩儿,就是因为她是女孩儿,在部队自然是少不了吃苦头的。


        

所以他对女儿更加的疼爱。


        

“是,你说的对,现在都是新社会了,结婚大事不是媒妁之言,而是自由恋爱了。”


        

李怡芸顺着自己的丈夫,她了解自己丈夫的脾气。


        

心里虽然很想知道女儿谈了一个什么样的男孩,但是没再追问,寻思着,等回家了,再问丈夫。


        

贺老爷子似是想到什么,神色凝重了几分,微微叹了口气。


        

李怡芸给丈夫顺背,“怎么了,是累了吗”


        

贺老爷子不想扫兴。


        

摆了摆手说,“没事,吃饭吧。”


        

李怡芸给丈夫盛汤,贺景承坐在贺老爷子下方,从始至终没说一句话。


        

表情淡淡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清依主动示好,“景承清祈不懂事,我骂他了,你就别生气了好吗”


        

贺景承的唇角勾着的嘲讽的弧度。


        

就沈清祈那德行,能承认错误,太阳能从西边升起。


        

只是他不愿去计较。


        

从低心底里厌恶。


        

“很多事,我睁只眼闭只眼,但不代表我不知道,只是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不去计较,但,凡事有个底线,我不管他在外面怎么混,不要扯上我,今天我也给你提个醒,别到时候怪我没提醒你。”


        

“景承啊,她知道错了,就别再计较了。”今天丈夫好不容易回来,李怡芸不想弄的不愉快。


        

“伯母,是我的错,没管好弟弟,我爸就他一个儿子,从小惯的厉害,才做事没轻没重的,回去我一定说他。”


        

沈清依无奈的说。


        

李怡芸叹了口气,爹


        

妈都管不好,她一个当姐的,怎么能管住一个纨绔的弟弟呢。


        

拍拍她的手,“没事,景承不会生你的气”


        

这时贺景承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


        

沈清澜带着张艳回来,她一直说自己没事,给沈清澜也是安抚的眼神。


        

但是她躲在浴室里,小声的抽泣声,沈清澜还是听见了。


        

张艳以为开了花洒,哗哗的水声,能遮住她的声音。


        

是听不太清,可是沈清澜却听到了。


        

知道张艳想让自己安心,才对自己自己撒谎说没事。


        

她一个女人,到那些混子手里,怎么可能没有事呢


        

她越是这样,沈清澜心里就越愧疚。


        

她坐在客厅的沙发里,脑海里闪过沈清依挽着贺景承手臂的画面。


        

她笑的那样开心幸福,那样的笑就像是把刀,深深插进沈清澜的心里。


        

她的幸福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她要破坏那份美好。


        

她拨通了贺景承的电话。


        

饭桌上沈清依看到贺景承手机上显示的名字,心里愣了愣。


        

青兰


        

这明显是个女人的名字。


        

同样李怡芸也看到了。


        

故意转移沈清依的注意力,“依依我想吃你跟前的那盘糖醋鱼,往我这边放放好吗”


        

沈清依回神,忙把鱼端到李怡芸跟前。


        

贺景承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也没藏着掖着,就在饭桌上接起电话。


        

“嗯”


        

沈清澜紧紧的握着手机,声音柔柔弱弱的,“你在哪儿”


        

贺景承第一次听到她这样无助又害怕的声音。


        

心里没来由的担心起来,“怎么了”


        

“我想见你。”


        

贺景承的眉心轻轻蹙起,身子往后仰,靠在了椅背上。


        

这个女人每次,主动向他示好,都是有目的的。


        

想来这次也不例外。


        

不过他很想看看她又想干什么。


        

他说了好,便挂断电话。


        

“你就那么忙,吃个饭也不能安生。”贺老爷子肃着声。


        

贺老爷子还是对当年,贺景承没听他的话,耿耿于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