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60章,一切从这里开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清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贺景承把自己抱到房间的。


        

醒来的时候,贺景承已经不在了,房间里就剩她一个人,床头的柜子上,放着一个空碗。


        

还有那份文件。


        

贺景承抱她回房间时,看着那碗面,想到沈清澜说,是亲手为他做的,即使已经坨了,他还是吃完了。


        

只因是她亲手做的。


        

沈清澜掀开被子下床,洗漱好端着空碗下楼。


        

陈妈已经准备好早餐,张艳也起来了,她的脸色依旧不怎么好。


        

有些苍白,任谁经历了那样的事,也不会这么快就好起来的。


        

“青小姐,早饭已经准备好,现在吃饭吗”陈妈上来询问。


        

“嗯,端上来吧。”刚好她也有事和张艳说。


        

张妈很会做饭,人也很勤快,自从她来了,别墅亮堂多了。


        

张艳坐在沈清澜对面,喝着小米粥,抬头看了一眼沈清澜,“有什么事,你说吧。”


        

“今天我们就离开这里。”


        

沈清澜说。


        

她要的就是那些股份,既然已经拿到,她该离开了。


        

张艳点头,“那他知道吗”


        

沈清澜的表情顿了一下,虽然他没说结束关系,但是他已经把她想要的东西给她。


        

她没有必要再留。


        

想必他也是知道的。


        

“他应该知道。”沈清澜不确定道。


        

“那听你的,不是自己的地方,再好也住的不舒坦,真是应那句,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的话了。”张艳喝完最后一口粥,放下碗说道,“我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好。”


        

沈清澜点了点头。


        

陈妈听见沈清澜的话。走过来询问,“青小姐您要离开这里吗”


        

“嗯,这里本来也不是我的家,我只是占住,现在我该回我自己的地方了。”说着沈清澜起了身。


        

“这里还麻烦你收拾了,我先上去。”


        

“那个青小姐”


        

沈清澜回头看着陈妈,问道,“有事吗”


        

“早上先生走时,让我不要叫醒你,让你多睡一会,其实他对你挺好的。”


        

陈妈不是为谁说好话,只是陈述她的感受。


        

沈清澜是无错的,不知道怎么去回应陈妈。


        

更不知道,贺景承为何这么说,这么做。


        

缓了几秒,沈清澜勉强扯出一抹笑,“我知道了。”


        

说完她上了楼,到房间收拾自己的东西。


        

她的东西不多,一个小箱子就能装下。


        

她把房间收拾的很干净,才拉着行李下楼,张艳已经收拾好,就坐在沙发上,等沈清澜下来。


        

看见沈清澜下来,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两人拿着简单的行李,走出别墅。


        

她们回了沈清澜的住处。


        

简单的收拾,她们就安顿了下来。


        

张艳说,“澜澜我想找份工作,妹妹不用我管了,我养活我自己就行。”


        

沈清澜放好衣服,关上衣柜的门。回头认真的看着她,“等两天吧。”


        

等她顺利进入康泰,她就给张艳留一个好位置。


        

张艳不知道沈清澜打的什么主意,但是对她已经很信任,于是点了点头。


        

“听你的,我等一等。”


        

沈清澜上前抱住她,对于她的信任,沈清澜很珍惜。


        

这一拥抱,包含了很多,她为自己做的,沈清澜没说过,可她早已经深深的记在心里。


        

把她当成自己的亲人。


        

等到她有能力,她一定会让那些害张艳的那些人付出代价。


        

晚上贺景承回别墅,才知道沈清澜走了。


        

“她有没有留下什么话”贺景承问。


        

“没有。”陈妈如实的说道。


        

贺景承扶额笑了,他只是不想他们的关系,就是交易。


        

没想到,她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离开了。


        

走的那么干脆,一点点留恋都没吗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贺景承边扯着领带,边上了楼。


        

推开房门,空荡荡的,一切都收拾的干干净净,连被子都换掉了,她在的时候用的都收掉,换上了新的。


        

她倒是有心,贺景承的眼神越发的冷。


        

他眯着眼眸,表情越来越阴暗,那个女人是死人么


        

他对她的好,她就一点没感觉


        

贺景承没来由的上火,他脱掉束缚人的西装外套,摔在了床上。


        

掏出手机给严靳去了一通电话,“给我查,青兰她要康泰的股份干什么,还有她的家庭背景,以前跟过什么人,给我仔细查清楚”


        

那边严靳一个激灵,这谁惹他家大老板了


        

生这么大的气。


        

“好,我这就去查。”严靳忙不失迭的应声。


        

挂断电话,贺景承将手机丢在了床上,摸了根烟叼在嘴里。


        

狠狠的吸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