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61章,四年后,终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进入大厅,沈清澜表情顿了一下,这里和以前的康泰建材有天差地别。


        

名字也不再是康泰建材而是康泰公司。


        

二十几层的大厦全部是康泰的,作为办公地点。


        

前台看见她,询问道,“您是”


        

沈清澜面无表情的道,“我是来参加股东大会的。”


        

前台没见过她,但是自称身为股东,这就不可小觑了,于是接通了沈沣秘书的电话询问。


        

前台不知道,但是身为沈沣的秘书却知道公司一共有多少位股东。


        

除了贺景承,其他的都来了。


        

秘书接到电话,就立刻去告诉沈沣。


        

偌大的会议室里,各位股东还在议论纷纷,时不时搪塞沈沣几句,一会儿说要另选位总裁来管理公司。


        

秘书推门进来,直接走到沈沣身边,对他耳语道,“楼下有位自称股东的人要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沈沣先是一愣,转瞬好像明白过来,“肯定是依依说服了贺景承,你快去接人。”


        

秘书点头说是,然后退出会议室。


        

沈沣瞬间变得底气十足,忽略了,若是贺景承,前台肯定是认识的,怎么还会打电话来询问


        

股东也有见风使舵的,看沈沣的样子是有办法解决,公司现在所遇见的危机。


        

于是献媚道,“其实沈总,这几年为公司也做了巨大贡献,这几年他靠着和万盛的关系,为公司某了多少好处,我们应该铭记,虽然现在遇见困难了,但是我相信沈总还是能解决的。”


        

林羽峰见不惯他这样墙头草的人,回怼道,“作为一个公司的总裁,如果没能力为公司以及股东挣得好的前途,那我们选这个人当总裁干什么”


        

下面叫嚣沈沣下台的声音小了很多。


        

看他一副尽在掌握中的模样,大家拿不准,他是不是已经有办法,解决眼下的困境。


        

沈沣冷冷的扫过下面十几个股东,“你们继续说,你们给的意见,我一定会好好考虑。”


        

墙头草的那个股东,看沈沣胜利在握的模样,开始挤兑刚刚怼他的那个股东,“林羽峰你有本事,你来,我看看你多有能耐别忘了当初公司遇难,是沈总凭着和贺景承的关系,才让公司起死回生,现在公司刚刚出现一点危机,你就处处刁难,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


        

那人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沈沣的脸色很是愉悦,便更加的肆无忌惮,“有本事你来当总裁,你一年给我们在座的股东,赚得十个百分点就行,怎么样”


        

n


        

bs沈沣靠着万盛,最鼎盛时期也只为了股东赚得六个百分点。


        

他敢这么说,就是料定林羽峰做不到。


        

“行啊,就是你说的算不算”


        

林羽峰是这十几个股东中最年轻的,刚从老爸手中接手这些股份。


        

年轻气盛,狂妄的同时也心怀抱负。


        

但是手里的股份根本没资格做总裁。


        

墙头草被堵的说不出话来,的确他不能做主。


        

他这样说,只是想林羽峰难看,谁成想他竟敢接,也不怕死的难看。


        

这时沈沣开了口,不善道,“你倒是口气不小,你爸在的时候,也没像你如此放肆。”


        

林羽峰耸耸肩,不以为意。


        

他老爸一辈子没本事,但他不一样,他有野心。


        

只是限于权利,就算有本事也无用武之地。


        

“他是他,我是我,不是每个人都一样,他不敢做的事,不代表我不敢。”


        

这群人之所以,公司一遇难,就难为沈沣实在是沈沣的能力真不怎么样。


        

不然四年前不会遇到那次毁灭性的打击。


        

就是沈沣的管理不当导致的。


        

公司之所以没倒下,是因为他女儿攀上贺景承这颗大树,才起死回生。


        

这些年公司的业绩全都是靠万盛的赏赐。不然就沈沣这点能力,公司早夸了。


        

所以万盛稍稍不待见康泰,就能看出康泰多么弱不禁风。


        

这些股东也是看的明白,才想趁这次机会换掉他,可是偏偏他背后有贺景承这颗大树。


        

看他气定神闲的模样,这次的危机恐怕是要化险为夷。


        

毕竟贺景承是要去沈清依的,所以肯定不会对未来岳丈下死手。


        

这次搞这一出,估计是沈家的谁惹他不高兴了,才打压警告。


        

就在股东都闭口,准备接受事实时,会议的门推开了。


        

众人不约而同朝门口看去。


        

这些都是康泰的元老,对沈家的事还算了解,一眼就认出了她。


        

只有新来的林羽峰不认识。


        

他们都迷惑了,来的不应该是贺景承吗,怎么会是她


        

最震惊的应是沈沣,四年他没去牢里看过她一次。


        

觉得她丢了沈家的脸。


        

却没想过,她是怎么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