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66章,你知道为人父的感觉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知道她的痛吗


        

她可以忍受,他任何言语或者身体上的侮辱,但是却忍受不了,他说自己的孩子


        

他凭什么,有什么资格


        

她的浑身都在颤抖,眼睛死死的盯着贺景承,如果现在有把刀,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插进他的胸膛。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说错了吗,那个野种是你和季辰在牢里搞出来的”


        

虽是问,但是确实肯定的语气,她和季晨一直关系亲密,当严靳说她在牢里怀孕时,他第一想到的就是季辰。


        

所以他信,她可是曾经为了季辰,不止一次的求过他。


        

关系非同寻常。


        

“啪”


        

猝不及防的,沈清澜扬起手就给了贺景承一巴掌,她的眼里含着泪,厉声低吼,“他不是野种,请你说话放干净一点”


        

而贺景承却久久无法回神。


        

长这么大,他就没挨过巴掌。


        

这个女人竟然对他动手


        

“你活腻了”贺景承的眼里泛着红血丝。


        

他一把掐住沈清澜纤细的脖子,“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


        

他虽在说,其实早已经用了力,脸对一个男人来说,就是尊严。


        

她竟然敢。


        

“我给你脸了是么敢在我面前蹬鼻子上脸”


        

沈清澜已经无法呼吸,她的脸憋的通红,艰难的从嗓子眼挤出一句话,“贺先生做过父亲吗知道为人父母的感觉吗”


        

贺景承一愣,他这辈子没做过的就是为人父了吧。


        

“你不知道,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你杀了我,我不会多说一个字,但是,你侮辱我的孩子,我可以和你拼命”


        

即使他不在了,甚至没给她留下什么,但是沈清澜知道,他真实存在过,在她最艰难的时候,陪在她身边。


        

那种感情已经渗入骨髓,融进她的血液,一生无法割舍。


        

她视死如归的表情,让贺景承手上的力道松了一点,沈清澜趁机推开他。


        

她不想死,大仇还未报,怎么能死。


        

贺景承被她推的后退


        

了一步,和她想隔着一步的距离,对视。


        

无声的对峙,像是没硝烟的战争


        

忽然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


        

是沈清依,她怕夜长梦多,所以她尽快过来,找贺景承说清楚。


        

没想到这个时候沈清澜也在。


        

她的眼底快速划过一抹异样的情绪,很快就消失,她气愤的看着沈清澜,“姐姐,你就算气当初爸爸没救你出狱,但是你也不能把他气昏吧你这是不孝”


        

不孝


        

如果可以选择,她绝对不会愿意投胎做他的女儿。


        

沈清澜冷冷的看着沈清依故意颠倒黑白,他是不救吗


        

他是亲手将她送进去。


        

“不孝他死了吗”沈清澜扬起下巴,神色清冷,没有一丁点感情。


        

“姐姐”


        

“别叫我,我可当不起,恶心”


        

沈清依先是扮演完大义凛然的孝女,这会儿又扮演上楚楚可怜的小女人,柔声细语,“姐姐,我们怎么说,都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你怎么能说话这么难听”


        

沈清澜浑身恶寒,姐妹


        

呵呵,这是她出生以来,听到的最可笑的笑话。


        

她和她那个妈,三番两次的,想要弄死她,毁她清白,这会儿还能把这样的话,说出口,也真是有勇气。


        

不过看看站在一旁的贺景承也知道。她为何装的这么纯良了。


        

沈清澜不想和她废口舌,就算去反驳她,贺景承也不会信自己。


        

口舌之争没必要。


        

“贺先生还有事吗没事,我可以先走吗”沈清澜看着贺景承问。


        

“滚”


        

她和沈清依的互动他一直看在眼里,心里还在想,也许她没那么糟糕。


        

可是她的一言一行,都让贺景承对她失望透顶。


        

恨不得刨开她的心脏看看是不是黑的。


        

“等等”


        

沈清澜走门口时,贺景承叫住她,“以后见到我绕道走,我不确定,再次见到你,会不会直接掐死你”


        

沈清澜的身子僵硬了一秒,淡淡的回答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