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82章,沈清澜,你是女人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景承轻嗯了一声,启动车子去了严靳说的那栋大厦。


        

张艳并没有特意去挑地方,大厦离林羽峰的住处不远。


        

沈清澜着急,一路上催了无数次贺景承,让他开快一点,贺景承本来就开的快,他知道沈清澜着急。


        

十来分钟后车子停在了大厦前,周围已经围上看热闹的人。沈清澜快速的下车,往大楼内跑,结果大厦内的电梯在维修,不能用,于是她就跑楼梯。


        

沈清澜出来的急,脚上就穿了双拖鞋,她跑的太快,拖鞋掉了也没管,只想快一点见到张艳。


        

她累的上气不接下气,20几层的大楼,她用了不到十分钟,几乎一口气爬完的。


        

她光着脚,捂着胸口,看着站在栏杆外的张艳。


        

“你,别犯傻。”沈清澜尽量将声音放的很缓,她怕刺激到张艳。


        

张艳转头看向沈清澜,唇角勾起笑意,“澜澜我真的好佩服你,佩服你的勇气,敢想敢做,那么坚强”


        

“你也可以的。”沈清澜朝她上手,“我发誓,我一定会帮你报仇,你着那些人受惩罚”


        

张艳摇了摇头,来不及了,她笑的很轻松似解脱了,“死之前,还能见你一面真好。”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下一秒,沈清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刘若那就纵身一跃而下


        

“不要”沈清澜想要去抓住她,可是晚了一步,连张艳都衣角都没碰到。


        

她的身子抖成了筛子,不敢置信,不敢面对,惊恐万分,脸上的血色瞬间退的一干二净。


        

下面一阵骚乱声,和惊吓声,这些沈清澜仿佛都听不到,眼前浮现的都是张艳跳下去的画面,眼泪没有任何征兆的滑了下来


        

为什么就不能再坚强一点点。


        

骚乱声还在继续,沈清澜像是定在原地,趴在栏杆上,还保持着想要抓住张艳的姿势。


        

贺景承在下吩咐了严靳,一些事,上来稍稍晚了一些。


        

没想到不幸就发生了。


        

短短几分钟,一个人的生命就这么结束了。


        

贺景承走过去,拦腰把沈清澜抱了起来,沈清澜无力的靠着他的肩膀上,无声抽泣着,她没有勇气去看张艳。


        

她知道那画面。


        

三年前母亲也是这样结束生命的,惨不忍睹的画面,撕心裂肺的痛,她深深体会过了。


        

她不敢再去想那画面,明明没有看见,可是脑海里还会浮现母亲面目全非的躺在血泊里的样子。


        

她张着嘴,就是喘


        

不过来气,她捂着胸口,脸色憋的涨红。


        

贺景承拍她的脸叫她的名字,“沈清澜,醒醒,快点呼吸”


        

那股劲就是过不去。


        

“难道你也想死,看着那些凶手逍遥法外”贺景承对她吼。


        

沈清澜睁着眼,眼泪一串一串的往下滚。


        

是啊,她不能死,她得为张艳报仇,为妈妈报仇。


        

贺景承这句话,算是戳到了她的软肋,别过来了那股劲。


        

她死死的抓着贺景承的衣领,大口大口的呼吸,魔怔了似得,重复着一句话,“我不可以死,我不可以死”


        

贺景承抱着她离开,能感觉她的身子在颤抖,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把她紧紧拢在怀里。


        

下面警察已经到了,尸体也被抬走,看热闹的人也被驱散。


        

严靳一直等在下面,看见贺景承抱着沈清澜出来,快速的迎了上来。


        

明显沈清澜受到了刺激,贺景承抱着她无法开车,就让严靳去开。


        

贺景承抱着她坐在后座。


        

沈清澜静静的窝在贺景承的怀里,不哭也不闹,像是灵魂出窍了一般。


        

若是她能放声大哭,贺景承还能放心点,她越是这样静,贺景承越是担心。


        

严靳从后视镜中看贺景承,试着询问了一声,“事情我查了。”


        

“说。”


        

“最开始传出来的是凤凰传媒,是是刘雪梅给他们的视频原件,这种视频本来就容易吸引人眼球,所以传开的很快,就算我和相关部门配合扫除视频,效果也不大,好多人已经下载保存手机或电脑。”


        

沈清澜眨了眨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贺景承陷入思绪,良久才回了一声知道了。


        

车子到了别墅,贺景承抱着沈清澜下车。


        

沈清澜胃里翻滚的厉害,“唔”


        

“怎么了”贺景承手足无措。


        

沈清澜挣开他的怀抱,跑了洗手间,吐了。


        

她本来这两天就没怎么吃饭,早上就喝了两口粥,全部吐了出来,她吐的厉害,后来就吐酸水。


        

贺景承吓坏了,她的样子看起来太不好,于是给顾邵打电话,结果他跑部队去了。


        

当贺景承说贺莹莹有男朋,他就跑去了。


        

贺景承气的咒骂了一声,需要他的时候,人却跑了。


        

没办法,贺景承抱着沈清澜,“我带你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