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84章,一个确定的眼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实沈清澜一直没睡,贺景承一走她就睁开了眼。


        

这个时候她怎么可能睡得着,她只是沉淀自己而已。


        

她起来给慕言打了一通电话约见面,慕言答应后,她穿上羽绒服便出了门。


        

约见的地方是大城律师事务所楼下的咖啡厅。


        

沈清澜到的时候,慕言已经先到了。


        

慕言将位置选在了一个角落里的位置,这个时间人少,咖啡厅里很安静。


        

沈清澜走了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慕言帮她叫了一杯热咖啡。


        

“外面很冷吧。”慕言将咖啡推到她面前。


        

“嗯。”沈清澜端起来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你说的证据,可以给我看看吗”


        

慕言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台手机,屏幕已经摔坏了,但是不影响使用,慕言保存的很好。


        

他递到沈清澜面前,“这还是我出国前给她买的,没想到也成了她留给我唯一的纪念。”


        

沈清澜抿着唇,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慕言,失去亲人的痛楚,不是几句安慰的话,就能抹平。


        

慕言将手机调到一个视频通话记录,给沈清澜看,“出事时,小雨在和同学视频通话,所以记录了一些当时的状况,虽然拍的不清,但是明显可以看出,那天开车的不是女人。”


        

根据这一段模糊的视频,这些年,他一直在查这件事,沈家人谨慎。抹的挺干净。


        

可是架不住沈清祁浑,慕言还是找到了一些证据。


        

“我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证据我也准备好,我会作为你的律师出席,你准备好了吗”慕言看着沈清澜问。


        

沈清澜点了点头,但是她要的并不是紧紧是这样。


        

车祸和杀人案不能相提并论,车祸顶多让沈清祁多做几年牢,但是杀人案不同。


        

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还没定罪,就说明这里面有猫腻。


        

她要做的就是,坐实沈清祁杀人的案子,让沈家没有翻案的余地。


        

沈清澜将自己的想法和慕言说了,慕言也同意。


        

慕言对沈清祁也是憎恨的,不是沈清祁,他就不会失去唯一的妹妹,父母就不会因为妹妹的死,变得精神状态不好。


        

归根到底,都是沈清祁的错。


        

能让沈清祁判下重罪,他乐见。


        

谈完案子上的事,沈清澜问起了念恩,“他最近好吗,等案子结束后,我可以约他吃饭吗”


        

慕言定定的看了沈清澜两秒,点头说,“可以。”


        

“他叫你叔叔,也不是你的私生子,为什么年纪轻轻的领养一个孩子”沈清澜挺好奇,一个未婚男人,领养孩子很少见。


        

上次听念恩说,因为他的存在,还给慕言结婚上带来障碍。


        

这就让她更不理解了。


        

慕言垂着眼眸,抿了口咖啡,“同情吧,没父母在身边,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很可怜。”


        

沈清澜皱着眉,领养念恩只因为同情


        

不过沈清澜没在继续问,这属于他个人的事。


        

n


        

bs和慕言谈完沈清澜离开了咖啡厅,没回别墅,而是去了林羽峰的住处。


        

被房东赶出来,她陪着张艳在林羽峰的住处住下,房东那边都是林羽峰处理的,东西也暂时放在了林羽峰的房子内。


        

她去收拾一下。


        

在收拾东西时,她发现一个日记本。


        

里面记录了很多事,关于她妹妹的,还有关于沈清祁的,看着她写下的心情,是真的对沈清祁有过感情。


        

可是沈清祁不但辜负了她,还因为刘雪梅的狠毒,而失去生命。


        

看着张艳的东西,触及到内心压抑的情绪,她的眼睛湿润了。


        

坐在地上哭了好久。


        

中间林羽峰回来,看见沈清澜在也没惊讶,“这段时间公司的事,你就别管了,有我在,你和张艳虽好,但处理后事,还是要通知她的家人来。”


        

沈清澜擦掉眼泪,林羽峰说的对,最后一程,得有张艳的亲人在。


        

听张艳说过,她有个妹妹一直在国外,沈清澜好像在日记本里看到过,她赶紧去翻,找到了联系方式。


        

她掏出手机照着号码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很快就接通,那边传来一道女音,“喂”


        

“是张洁吗”沈清澜说出这个名字时,明显感觉到对方呼吸停顿了一下。


        

“有什么事”声音有些冷。


        

“我是张艳的好朋友,她出了意外”


        

“她的死活和我没关系。”对方快速的挂断电话。


        

沈清澜眉头一皱,心里很是不悦,她怎么可以这样


        

张艳为了她的学业,才去那种地方上班,结果换来的是她这般的无情


        

沈清澜还想再打,林羽峰抓住了她的手,阻止了她。


        

“强扭的瓜不甜,何况她人在国外,不回来你能怎么办”


        

沈清澜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心里还是很不好受,但是林羽峰说的也对,她人在国外,不回来她也没办法。


        

但是心里对张艳这个妹妹失望透顶。


        

她收拾好情绪继续收拾东西。


        

将张艳的东西归置好,她也把自己的东西装进皮箱。


        

林羽峰看她把东西收拾的那么干净,问道,“房子我还没给你找到,你住哪里”


        

沈清澜收拾东西的手一顿,没去看林羽峰,低着头说,“我有地方住。”


        

林羽峰看着她,沉默了几秒,“那房子还买吗”


        

“买,不要太大,够我一个人住就好,你看着合适就行。”和贺景承在一起只是暂时的,他总有厌倦自己的那一天。


        

自己有房子还是必须的,不能等贺景承厌烦她,赶她出来,她连个住处都没有。


        

“好,我帮你找合适的。”林羽峰语气轻快的几分。


        

虽然沈清澜没说,但是林羽峰有点知道沈清澜事,只是不说透。


        

收拾好东西,沈清澜拉着皮箱离开,林羽峰要送她,她没让,她还有地方要去。


        

刚刚收拾张艳的遗物时,发现了一张病例单,上次张艳做宫外孕的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