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104,谁也打不开对方的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清澜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来的时候,她知道贺景承可能会生气,也做足了心里准备,但是真的面对他,从心底里害怕。


        

此刻他明明没有一丝表情,可是沈清澜就是怕,从心底里打怵,他现在的平静,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风平浪静。


        

现在多平静,爆发就有多残暴。


        

贺景承将脱掉的外套,随手扔在了沙发上,在沈清澜对面坐下,看了她两秒,冰冷的唇线,凝成了弧度,“说吧,孩子怎么回事”


        

就在沈清澜内心几乎承受不住这种煎熬时,贺景承开了口。


        

她抿着唇,身子颤颤巍巍,双手紧紧的交握着,此刻她很紧张,“我我是有个孩子。”


        

“不是夭折了吗”说这句话的时候,贺景承弯身拿起茶几上的烟,捻了一根点上火。


        

沈清澜鼓足了勇气看着贺景承,“没夭折。”


        

贺景承夹烟的手,轻微的抖了一下,也就是说,她的确有一个儿子,李怡芸没说谎。


        

谈话再次陷入僵局,贺景承没在开口,一直在抽烟。


        

周围陷入一片死寂。


        

李怡芸说的没错,贺景承之前克服她不纯洁的事实,已经是他最大的底线。


        

现在平白无故蹦出一儿子,让他当后爹


        

简直国际玩笑。


        

抽完最后一口烟,贺景承将烟蒂按进烟灰缸,随着灭掉的烟火,伴随着贺景承的声音,“你过来。”


        

沈清澜的腿是软的,他如果发火,沈清澜或许不那么害怕,他越安静,越是不动声色,沈清澜越怕。


        

“我的耐心有限。”他的声音压的很低,犹如闷雷。


        

沈清澜的艰难的挪动步子,一点一点走到贺景承跟前,还没站稳,就被贺景承拉住手腕,将她扯跪在了地上,就跪在他的面前。


        

贺景承掐着她的下颚,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沈清澜”


        

贺景承想方设法的想要保护她,想要给她一个名分,哪怕她浑身的污点,他都可以不介意,只要她这个人,而她是怎么回报他的呢


        

弄出个孩子来恶心他


        

让他看见那个孩子,就能想到她曾经在别的男人身下放荡过


        

“我对你好吗”贺景承呼着粗气,骨子里渗出的逼摄,令人心神具裂。


        

沈清澜甚至忘记他手上的力道有多重,几乎捏碎她的骨头,但是感觉不到痛,只是看着他眼里的愤怒,失望,侮辱。


        

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了下来,说了一个字,“好。”


        

贺景承除了那方面对她蛮横霸道,别的并未亏待过她,答应过的全给了她,


        

念恩是她生命中的意外,那一夜虽然对她来说并不美好,但是念恩的到来,却是上天赐给她最珍贵的礼物。


        

她在这个世上最亲,最近的人。


        

他们的骨血是相连的。


        

就算得罪眼前这个男人,她也得承认,念恩就是她的孩子,光明正大,没有隐藏。


        

“我知道,你嫌弃我一直都觉得我脏,其实我自己也觉得自己脏可是贺景承,那些都是在你之前跟你之后,我没有别的男人。”


        

因为被贺景承掐着,她的的声音几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断断续续。


        

她无惧的迎上贺景承的目光,坚定不移,她这不算背叛。


        

她没有想要骗过他,他一开始,就知道她不是什么纯洁玉女。


        

现在来要求,强人所难了。


        

贺景承闭上了双眸,眉目间,复杂的神色没有人能够看得透。


        

他压抑着呼出一口气,缓缓的放开她,对这个女人,失望至极,他按着眉心,像是下了某种艰难的决定,声音低沉沉的,“以后,见到我,记得绕着道走。”


        

他不确定会不会在见到她时,冲动的上去弄死她。


        

说完他起身捡起衣服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头也没回冷酷道,“走时把关于你的一切都收拾干净,我不想看到你留下的任何痕迹,影响心情。”


        

没看她一眼,走的干脆,决绝。


        

他能克服她有别的男人的事实,但是却做不到,接受他们之间夹个孩子。


        

每次看到那个孩子。他就能清楚的想起,他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不,不知道自己是她的第几个男人。


        

有些事可以忍,有些则不能。


        

房间的门,嘭的一声死死的合上,沈清澜的身子猛的一颤,缓缓的回头,已经了没了他的影子。


        

他们之间,和那扇关着的门,就像她和贺景承之间的关系,隔着一道坚固的防盗门,没有对号的钥匙,谁也打不开对方的心扉。


        

贺景承说不在意她之前有过男人,是真的不在意,还是隐忍不发


        

而沈清澜看了母亲的失败婚姻,在监狱受尽折磨,对感情更是不信任,如履薄冰。


        

很难对一个人毫无保留的敞开心扉。


        

他们谁也跨不过内心里的那道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