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106章,怎么舍得,如此伤我的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说自己和念恩的不配型是噩耗,那么医生刚刚的话是更大的噩耗。


        

沈家人恐怕因为沈清祁的事,恨不得她死,况且五年前他们就想害死念恩,如今怎么愿意救他,来医院做配型


        

至于念恩的爸爸,沈清澜脑子一片空白,阴差阳错的一夜露水情缘,茫茫人海,她去哪里找


        

沈清澜陷入困境,不管那一条路,都难行的通。


        

骨髓配型本来就不那么容易,医生微微叹了口气,本着医生对病者的责任,对沈清澜说道,“医院方面还会继续寻找配型的骨髓,你不要太担心,这两天念恩可以出院,回家后好好照顾,身体养好些。”


        

沈清澜紧紧的抿着唇,无奈又心酸,就算要拿自己的命去换念恩的一生平安健康,她都是愿意的,只恨不能。


        

“谢谢医生,我一定照顾好他。”沈清澜起身朝他弯了一下身子,以示感谢。


        

医生还有其他的病人,就让沈清澜先回去。


        

沈清澜没有立刻回病房,而是在走廊坐了一会儿,沉淀心情,她拍拍自己的脸,让气色看起来好些,才起身回病房。


        

沈清澜走时念恩就有些犯困,回来他已经被陈妈哄睡下了,她有些无力,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心情有些沉。


        

陈妈当她是因为念恩的病担心,于是安慰道,“你别太担心,总会好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沈清澜抬头看看陈妈,然后笑笑,是啊,总会好的。


        

念恩出院了,住进了林羽峰给沈清澜买的房子内,房子离公司很近,一百多平方,三室一厅的格局,暖色系的装修,很适合她带着念恩居住。


        

沈清澜带着念恩和陈妈安顿了下来,对于这个新家,念恩不排斥,但是还是会想念慕言,陈妈和沈清澜收拾房子的时候,念恩情绪低落的坐下沙发上不言也不语。


        

陈妈碰了一下沈清澜,“你看念恩不高兴呢。”


        

沈清澜看了他一眼。放下手中要归置的东西,走过去,将他抱了起来,“你这是怎么了”


        

念恩眨着眼睛望着沈清澜,“姐姐,我想叔叔了。”


        

慕言养了他几年,日积月累的感情,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的。


        

沈清澜心里也想着呢,本来她就打带念恩见慕言的。


        

“晚上我约了你慕言叔叔一起吃饭。”


        

念恩一下子就两眼放光,“真的”


        

“真的。”沈清澜肯定的回答。


        

nb


        

s念恩高兴了。


        

晚上沈清澜让陈妈和自己一块出去吃饭,但是陈妈没去,她说,“房子刚住人,得要点人气,我等会去趟超市,买点东西回来,自己做点就行。”


        

沈清澜给了她一张卡,让她买东西方便,虽然没贺景承那么豪给无限制的那种,但是她给的钱也不少。


        

沈清澜没勉强,给念恩穿上羽绒服,抱着他出门,刚走到小区的门前,被季辰堵在了门口。


        

一张口就是质问。“你为什么躲我”


        

目光触及到她怀里的孩子,皱着眉,“他是谁”


        

沈清澜刚好有话和他说,就让他和自己一块去吃饭。


        

季辰抱着一探究竟的想法,跟着她去了,只是季辰不知道还有别人。


        

慕言也不是一个人,还有张洁。


        

一看到慕言,念恩就亲昵的喊了一声“叔叔。”


        

沈清澜将他放下,念恩一股脑的扑进慕言的怀里,慕言抱着念恩,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想没想叔叔”


        

念恩用力的点了点头,说想了。


        

沈清澜简单的把慕言介绍给季辰,两人打了声招呼,然后沈清澜叫季辰和自己出去,刚刚在门口有念恩她不好说,才叫季辰一起来。


        

初春的风还是很凉,但是刮到人脸上不会刺骨,两人站在路边,地上倒影着两道影子。


        

对于念恩的身份,沈清澜没隐瞒季辰。


        

沉默了一会才开口,“念恩是我的孩子。”


        

她把念恩为什么还活着,并且会被慕言养着的事,简单的叙述了一遍。


        

她想了很久,才道,“季辰”


        

她侧头看向季辰,那消瘦却坚毅,棱角分明的侧脸,“我不能嫁给你,你对我的好与照顾,我都放在了心里了,以后你有用的到我的地方你经管开”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季辰一把抱紧怀里,用吻堵住她要说的话。


        

沈清澜挣扎,季辰抱的更紧了,如果这是他要的,那么她给。


        

沈清澜不在动,如同没灵魂的木偶,任由季辰抱着,亲吻着。


        

得不到她的回应,季辰气馁,离开她的唇,捧着她的脸,“我可以接受念恩的存在”


        

“我接受不了,对不起。”季辰的父母本来就不喜欢她,若是再有念恩她和季辰就更不可能了。


        

她绝对不会让念恩生活在别人的冷眼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