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111章,我们被撬墙角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离约定的时间过了很久,梁子薄都没来,林羽峰打电话给梁子薄的助理询问情况。


        

“什么”林羽峰心里恼火,但是没也当着电话发泄出来,挂了电话看着沈清澜说,“我们被撬墙角了。”


        

林羽峰差点把手机摔了,“这是什么事儿那个什么盛宏公司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张洁也很不解,“之前调查并没这个什么盛宏的公司,怎么忽然就冒出来,还先一步抢到和梁总见面的机会”


        

沈清澜陷入沉思,之前没有,但是却在他们约见梁子薄的时候横空出来了,明显是故意拦截他们见梁子薄的。


        

是巧合还是另有阴谋


        

“难道是别的公司,也想用这种合作的方式竞标”这是林羽峰能想到的唯一解释。


        

沈清澜看向林羽峰,“不管是巧合,还是别的原因,我们都要弄清楚。”


        

林羽峰点头说是应该弄清楚的,不然他也不甘心,花费了心思让别人截了胡。林羽峰给梁子薄的助理打了一通电话,问他们在什么地方。


        

梁子薄的助理收了林羽峰的好处,事没成也挺不好意思的,就告诉了林羽峰。


        

貌似对方也很明白,梁子薄的嗜好,把地方定在暗夜,这里什么服务都有,林羽峰进去打听情况,沈清澜在外面等他。


        

为了不引起人的注意,沈清澜把车子停在暗处。


        

这时,路边不远处停下另一辆车子,没人下来似乎也是在等人,远处路过的车子,开着远光灯,沈清澜看清楚了那辆车子,是严靳的车,他怎么会在这里


        

沈清澜心里迷惑,但是没主动去找他。


        

毕竟她和贺景承这样尴尬的关系,不适合再和严靳有接触。


        

不知道是不是不顺利,林羽峰一直没出来,沈清澜也不敢打电话询问,怕给林羽峰带来麻烦。


        

几个小时后,里面出来一个男人,紧接着林羽峰也走了出来,他快速的坐进车子里,让沈清澜那个人,“就是他,截了我们,先一步和梁子薄见了面,我从梁子薄的助理那打听到,好像合作已经谈妥”


        

沈清澜自然是看到了,而且那人还上了严靳的车子,他们什么关系


        

沈清澜不明白,以万盛集团的能力,还需要与先行集团合作吗


        

那不是扯淡吗


        

这里面有什么阴谋


        

沈清澜让林羽峰等着自己,然后下车朝严靳的车子走去,这时严靳的车子已经打算走了,沈清澜站在车头拦住他的去路。


        

严靳看见沈清澜并没很惊讶,其实沈清澜发现他的时候,他也看见了沈清澜。


        

他没主动打招呼,就是在等她主动来找自己。


        

以严靳的办事能力,若不想被人知道,林羽峰什么也不能查到。


        

他之所以让林羽峰发现,就是想让沈清澜知道。


        

他不明白为什么贺景承做了对沈清澜好的事,不让她知道。


        

严靳都替贺景承委屈。


        

所以,他自作主张,让沈清澜发现自己。


        

等的就是她来,但是他不会做的那么明显,故作惊讶的问,“沈小姐有事”


        

“能和你单独说几句话吗”


        

严靳拿捏,“我们没什么可说吧”


        

忽然话锋一转,眸光锐利的看着沈清澜,“貌似你和我家大老板也没关系了吧我们还有什么能说的”


        

严靳心里对沈清澜有点意见,觉得她对不起贺景承。


        

他跟在和景承身边这么久,就没见过贺景承对那个女人那么好过,可是偏偏这个女人是个检点不自爱的。


        

满身的臭名也就算了,还弄出个孩子来恶心谁


        

忽然严靳不想说了,告诉她贺景承在背地里帮她,那不是掉吗


        

她要是知道了,会不会特别得意她都那样对待贺景承了,贺景承还对她那么好。


        

沈清澜装作听不懂他的话,看了一眼他旁边的人,简单直接的问,“为什么破坏我和梁总见面你有什么目的以万盛集团的实力,应该看不上这样的合作吧。”


        

沈清澜用的是陈述句,因为她心里清楚,以贺景承的行事作风,根本不屑这样的合作,可是严靳为什么会这么做


        

如果没有贺景承的同意,严靳也不敢擅自这么做吧。


        

这背后到底有什么原因


        

“不好意思,无可奉告”严靳按了按车喇叭,“麻烦别挡着我的道。”


        

看样子严靳根本不打算说,沈清澜只能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