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120章,等好了,补偿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的


        

贺景承弯下身子,与念恩对视,“你的”


        

念恩用力的点了点头,“我的”


        

贺景承被念恩认真的模样逗笑了,“我们公平竞争如何”


        

念恩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用力的点头,表示同意。


        

毕竟他和姐姐住在一起,更能生出感情。


        

而这个叔叔,只会欺负姐姐。


        

姐姐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呢


        

越想念恩觉得越是如此。


        

贺景承似乎看穿念恩的小心思,伸手刮了他的小鼻子,“小鬼,有些我能给的,你给不了,就算你和你姐姐睡一张床,也没用,知道吗”


        

念恩气的鼓着腮帮子,睁着大眼瞪贺景承。


        

狠狠的瞪,恨不得将他瞪出一个洞来。


        

他越是这样,贺景承就想越气他,故意逗弄他,“我能把你姐抱起来,还能亲她的嘴,你能吗”


        

念恩气的眼泪都快出来。


        

这个叔叔太不是人了。


        

简直,王八蛋


        

就在念恩要哭出来时,卧室的门开了,沈清澜拿着两件外套,准备送楼下干洗店。


        

念恩迈着小短腿,扑到沈清澜身边抱着她的腿,仰着头,眨着大眼,“姐姐,你是我的。”


        

沈清澜愣了一下,笑了笑,捏他的小脸蛋,“嗯,你的,都是你的。”


        

念恩胜利的看向贺景承,哼,他赢了,姐姐都是他的了。


        

陈妈这时归置好东西,端着泡好的红糖水递给沈清澜,“贺先生让我泡的。”


        

沈清澜挺意外的,她只是提了一嘴,贺景承就放在心上了,她接了过来,杯口还冒着热气。


        

陈妈有眼色,接过她手里的衣服,“这些是要送去干洗的吧。”


        

“嗯,这件让快点。”她指着贺景承的那件,等会贺景承走还能穿着走。


        

陈妈说好,拿了衣服就出了门。


        

沈清澜弯身把粘在自己身上的念恩抱起来,坐到沙发上,今天这孩子太奇怪了。


        

从来没像这样粘人过。


        

沈清澜摸摸他的头,好好的没生


        

病,但这举动很反常。


        

好像想到什么,沈清澜望向对面的男人,那眼神似乎是在询问,你怎么他了


        

贺景承直接无视了,起身把念恩从沈清澜怀里抱下来,念恩不愿意,“你放开我。”


        

念恩吧啦着双手,登着双脚,可是沾不到贺景承分毫,贺景承拎着他跟拎小鸡子似得。


        

沈清澜拿不准贺景承什么意思,怕他伤害到念恩,拉了拉贺景承的手臂,“他还是个孩子”


        

“我眼不瞎。”他还能不知道这是个孩子


        

贺景承斜她一眼,“先把糖水喝了,这会儿又不疼了”


        

刚刚她洗了热水澡,缓解了一些,她怕贺景承不高兴,先把糖水喝了。


        

“你姐姐这两天身体不舒服,不准让她抱,我们公平竞争,懂吗”


        

念恩眨了眨眼,姐姐不舒服,他怎么不知道


        

他看向沈清澜,“姐姐你生病了”


        

沈清澜清了清嗓子,说没有。


        

这人真是的,沈清澜去把念恩抱下来,贺景承顺势放了下来,但是反手勾住了沈清澜纤细的腰肢,她的背紧紧的贴着贺景承的胸口,结实,滚烫,虽然隔着衣服,沈清澜也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


        

贺景承俯下身子,唇瓣贴着她的耳畔,暧昧不清的旖旎的语气,“别忘了,你还欠着我,等好了,补偿我。”


        

他说话的热气,细细碎碎的撒在沈清澜的脖颈上,酥酥麻麻的,还有点痒,他低哑诱惑的嗓音,撕开了曾经他霸道索取的旧梦,沈清澜僵着身子,甚至忘记了言语。


        

“补偿什么我也要。”念恩不想输给贺景承,嚷着。


        

沈清澜被念恩的声音拉回神,脸刷的就红了。


        

贺景承从沈清澜身后,伸手捏念恩的脸,“你在等20年。”


        

“我才不要”念恩不愿意。


        

眼睛通红的盯着贺景承。


        

沈清澜揉揉念恩的头发,安抚着,“不要听他胡说。”


        

念恩想了想,是这样吗


        

“念恩,姐姐的手表好像不见了,你帮我去到卧室找找好吗”


        

念恩立刻点了点头,“好。”


        

答应的可爽快了,还胜利似得看了一眼贺景承,看姐姐是器重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