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121章,有你余生就不寂寞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然而这时,老乞丐抬起了头,沈清澜看清了他的脸,虽然几年不见,虽然他老了很多,但是沈清澜还是认出了他。


        

曾经沈家的管家,以前他对她还挺好,沈清澜总是以冯叔称呼他,自从妈妈去世后,他成了刘雪梅的狗腿子,被陷刘雪梅陷害时,是他帮着刘雪梅把她抓回的沈家,也算是立了功,按理说他应该混的不错,如今怎么成这样了


        

而且他怎么还会接触念恩,是无心还是有意


        

又或者是什么阴谋


        

刚刚过了肖跃的事,沈清澜还心有余悸,不管他是真的落魄了,还是阴谋,沈清澜都不愿意去接触他。


        

弯身抱起念恩就走。


        

念恩不明所以,“姐姐你这么了,你不喜欢这个老爷爷吗他很可怜的”


        

念恩的话还没说完,管家在沈清澜的身后开了口,“大小姐”


        

这种称呼真的久违了,她都快记得了,好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噗通一声,管家跪在了沈清澜的身后,一腔哽咽,“我对不起你。”


        

关于以前的事,沈清澜不愿意和他多说,更没回应抱着念恩继续走。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我知道你心里应该很恨我,是我的错你就不好奇当您你父亲为何那么狠心,致你妈的生死于不顾”


        

沈清澜的脚步一顿,是的,在刘雪梅出现前,虽然父亲在外面已经和刘雪梅勾搭上,但是他还是愿意回家的,愿意骗妈妈,表面上他们还是幸福的一家人,怎么就忽然变得那么无情了


        

连妈妈的生死都可以不顾


        

沈清澜回头,看着他,“你知道为什么”


        

管家点了点头,沧桑的音色像是经历了无数的风霜。


        

曾经的康泰建材是陆家的企业,陆良病重,无力管理公司,而且她就只有一女,也就是沈清澜的母亲陆瑶悦,当时陆良就想了个办法,让仅有18岁的女儿结婚,让她辍学接手公司,当时沈沣就在康泰公司做采购,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让陆瑶悦喜欢上他,并且和她结婚。


        

婚后沈沣升了职位,再后来陆瑶悦怀孕,在家养胎,公司彻底交给了沈沣管理。


        

几年后陆良病逝,沈沣就让陆瑶悦在家相夫教子,公司完完全全落在了沈沣手里。


        

曾经康泰虽不是顶尖的大公司,但是实力不可小觑,自从沈沣彻底接手后公司就一直在走下坡路,直到刘雪梅进门不久,公司就遭到了破产的危机。


        

“我是你外公的助理,你外公死后我就充当了家里管家的身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年你爸娶你母亲根本就是个阴谋,他的目的就是想要陆家的财产,所以在他彻底掌握了公司,就毫无顾忌的让刘雪梅进门,以致逼死你妈。”


        

沈清澜如被雷劈了一般,久久无法回神。


        

这些她从未听说妈妈说过。


        

她一直以为康泰就是沈沣一手创建的。


        

“刚结婚那会儿,公司里很多人说你爸是吃软饭的,我想,你妈不说,是顾忌你爸的面子,只是”没想沈沣那么心狠,在外面养女人那么多年还光明正大的带入沈家,陆瑶悦应该是接受不了,沈沣的欺骗与背叛,在万念俱灰的情况下,才会选择跳楼。


        

他承认,在沈沣掌握着大权,刘雪梅又风头正盛,他为了前途站在了刘雪梅那一边,帮着刘雪梅陷害了沈清澜是他的错。


        

在那种情况下,他没有更好的选择。


        

只是他没想到,刘雪梅那么无情无义,他帮了她那么多,谁能想到她过河拆桥,把他赶出了沈家。


        

还招人废了他的一只手,伤了一条腿。


        

他到这个年纪本来就工作难找了,又废了手和脚,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所以,你故意接近我是为什么呢”沈清澜面无表情的质问。


        

即使沈清澜心里相信他的话,但是也不愿意去原谅他。


        

可以背叛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他是你的孩子当年没”他没正面回答沈清澜的话,他更好奇念恩的身份。


        

他并不知道念恩是沈清澜的孩子,只是有一次她看见沈清澜和念恩在一起,知道他们认识,看着沈清澜这么紧张念恩,他心里猜测可能是。


        

当年他不小心听到刘雪梅和沈清依密谋说要让沈清澜死在牢里,因为她怀了一个孩子,她们很怕沈清澜生下来,更怕还活着,就找人要弄死,按理说,那个孩子是没机会活下来的。


        

毕竟那个时候沈清澜在牢里,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沈清澜没有给他解惑的意思,只是冷冷的丢下话,“以后不要接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