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138章,那晚是贺景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挂断电话,沈清澜望着车窗外,心头思绪千回百转。


        

停留片刻,她发动车子离开。


        

没有多久车子停在沈家别墅外,沈清澜停下车子,变了,以前沈家没有这么豪华的别墅,此刻看着这里的一切,沈清澜只觉得陌生。


        

时间不但能改变人,更能改变人的心境,以前她总是冲动,因此她不知道吃了多少亏。


        

现在,她沉静了许多,在里面的那几年,彻底改变了她。


        

沈清澜静静的站了几秒,才抬手敲门,过了几分钟,才有人开门。


        

是刘雪梅,偌大的房子,似乎看起来就她一个人。


        

“别看了,家里没人,就我。”刘雪梅侧开身子,让她进来。


        

沈清澜没进,而是试着和她谈条件,“你想要什么,可以直说。”


        

刘雪梅双手环胸,目光上下打量她一眼,几年的牢狱,不但没弄死她,还越发的光彩照人了,瞧瞧那脸上的皮肤都能掐出水来,越看刘雪梅越气。


        

“怎么怕了既然怕了干嘛还要来”刘雪梅明显不愿意和她好好谈。


        

沈清澜看的出来,刘雪梅是打定主意,只得走进来,客厅装修的富丽堂皇,看来就算离开贺家做靠山,他们的日子过的也算滋润。


        

刘雪梅似乎看出沈清澜的心思,笑了笑,“知道这些怎么来的吗”


        

这些都是贺景承给的,说是给沈清依的,但是贺景承念的是那一夜的情分。


        

刘雪梅深知,贺景承不喜欢沈清依,若是有一点点喜欢,这几年,贺景承不会一次也不碰沈清依。


        

他对沈清依所有的好,都是建立在那一夜的情分与愧疚上。


        

刘雪梅笑的更加灿烂,“因为你啊。”


        

沈清澜不明所以的看着刘雪梅,虽然经历了沈清祁的事,她气色差了些,但是比起同龄的妇女来说,她保养的还是很好。


        

依旧能看出,年轻时,是个美人。


        

只不过她的美只有这层皮囊,心是黑的。


        

“我”沈清澜觉得自己听到了笑话。


        

刘雪梅优雅的坐到沙发上,抿了口咖啡,“是不是特别奇怪”


        

沈清澜警惕的看着她,沉默不语,似是默认。


        

刘雪梅慢悠悠的放下咖啡杯,抬头看着沈清澜,“我都替你悲哀,你说你替清祁进了监狱,也就算了,就连卖身得来的好处,都让我们占完了,我还有些于心不忍


        

呢。”


        

说着刘雪梅掩唇讥笑。


        

沈清澜皱着眉,她,她什么意思


        

“还不明白”刘雪梅微微挑着眉。


        

沈清澜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收拢攥成了拳头。


        

沈家有这些,不过是靠沈清依和贺景承的关系得来的。


        

而刘雪梅说这些是因为她


        

那晚的人是贺景承


        

是沈清依冒充了她,得到的着一切


        

“哈哈,想明白了”刘雪梅笑的阴森,目光阴毒的望着沈清澜,“不过你知道的晚了。”


        

顿了顿,刘雪梅继续说道,“是的,你没猜错,那晚你睡错的人就是贺景承,这些年啊,他错把依依当成你,给了沈家无数的好处,对清依也是宠爱有加。”


        

刘雪梅走到沈清澜跟前,笑着,“是不是特憋屈你用身体换来的好处,全让我们占了,而你只能在牢里受苦受累。”


        

是贺景承


        

那晚是贺景承


        

他是念恩的爸爸


        

仔细想想就能发现端倪,之前她还纳闷沈家怎么忽然就和贺家攀上,还和沈清依定婚。


        

原来,原来,都是因为那不经意的一夜。


        

贺景承,贺景承,胸腔里,脑海里,回荡的都是这个名字。


        

她想要挣脱逃离,却又纠缠不清的人,更是她要找的人。


        

不可思议的同时,心底又带着一抹庆幸。


        

若是念恩的父亲真是,像肖跃那样的人,她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


        

“心痛不心痛”刘雪梅看着沈清澜几乎褪去血色的脸,猖狂大笑起来,“不过,你知道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沈清澜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


        

“沈清澜你逃不掉,贺景承是依依的,你就去给我儿子赎罪吧”忽然刘雪梅面目狰狞的盯着沈清澜,好似在盯什么死物一般。


        

沈清澜转身就走,才发现门被刘雪梅锁上。


        

怎么打也打不开。


        

刘雪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沈清澜转身,“你到底要怎么样”


        

“当然要你死啊,只要贺景承不知道当年的真相,你死了贺景承就会再次属于依依,沈家再次成为豪门,而我,还依旧是豪门贵妇,过着人上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