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172章,为她难过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而且这个人,还不是一般人,一般人,没那么大的本事。


        

看见沈清澜变了脸色,陈天皓以为她怕了,得意的大笑,“现在知道也不迟,跟我走吧。”


        

说着陈天皓就上来抓沈清澜,有了上次的经验,他一刻也不敢放松。


        

沈清澜躲开他伸过来的手,冷着脸,“我不会跟”


        

“嘭”


        

沈清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嘭的一声打断。


        

一直沉默不语的于洋,见陈天皓又要对沈清澜动手动脚,拿着放在桌子上的玻璃瓶子,朝着陈天皓的头上就砸了下去。


        

屋里的人,皆是一愣,都没想到,他会忽然动手。


        

陈天皓被砸的懵懵的,额头有温热的液体,流向鼻梁,他伸手摸,看到手上的血,瞪大了眼睛,“血”


        

身体往后一仰,昏了过去。


        

“小子你活腻歪了,陈大少爷你也敢打”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二毛是陈天皓鞍前马后的狗腿子,这会儿,陈天皓昏了,他自然是得出面撑住场子。


        

他朝身后的几个兄弟扫了一眼,怒吼道,“去叫医生”


        

陈天皓死了,他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陈天皓被二毛和几个人架走,一时间也没空找于洋的麻烦。


        

于奶奶拍着大腿,“这可如何是好啊”


        

本来沈清澜的事就没解决,这会儿,于洋又把陈天皓给打了,以陈天皓的为人,这事肯定不能善了。


        

得罪了陈天皓他们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怎么办,怎么办。”于奶奶奶急得团团转。


        

“走。”于爷爷拖着病恹恹的身子,艰难的坐起来,“走,走的越远越好。”


        

于爷爷看向老伴,让于奶奶把钱给沈清澜,“你带着洋洋赶紧走,永远别回来。”


        

于奶奶虽然不舍的于洋走,可事到如今,她也没别的选择,为了于洋不被陈天皓报复,就应了于爷爷的话,把存折往沈清澜的手里塞。


        

沈清澜不接,于奶奶急了,“你听你于爷爷的话,现在赶紧走,等会他醒了,肯定会找洋洋算账的,我们斗不过他,唯一的路就是赶紧跑。”


        

沈清澜知道于爷爷和于奶奶担心什么,她是不会让陈天皓来报复于洋的。


        

“这事交给我。”沈清澜安慰的拍了拍于奶奶的肩膀。“你们就在屋里哪里也别去,我出去打个电话。”


        

她没了手机,所以只能到外面去用公共电话。


        

万盛集团。


        

严靳正在给贺景承汇报情况,“那天的几个人,都是海神村的村民,为首的那个叫陈天皓,海神村的渔霸,坏事干了不老少


        

据我调查沈小姐是被海神村一家姓于的村民给救了,会被陈天皓盯上应该是看上了沈小姐。”


        

贺景承的目光冷汵汵的,“渔霸”


        

严靳递过一分资料给贺景承,“这是天行集团海鲜市场的分布,而销往这些地方的海鲜,皆是靠陈家在海神村的海鲜交易市场所出,可以说,那一片的海域都被梁子薄垄断了,陈家不过是个幌子,真正控制的人是梁子薄。”


        

“呵。”贺景承冷笑了一声,他正恼着梁家的不要脸,这会儿就往他手里撞,新账旧账一块算。


        

“要闹就把动静闹的大点儿。”贺景承的声音不高,却藏不住锋芒。


        

严靳心里明白点儿,只是不知道贺景承说的大,是多大,“你的意思”


        

对上贺景承锋利的眸光,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严靳的话音还未落,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他掏出手机接了起来,听到声音。他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看向贺景承,“你是说,你想问我借几个人”


        

“是的。”


        

沈清澜知道,贺景承手底下的人,平时都严靳差遣,而严靳直属贺景承。


        

严靳捂住话筒,,“是沈要借几个人。”


        

贺景承的眼角抽了抽,需要人不找他,还转着弯的找严靳


        

贺景承不高兴。


        

很不高兴。


        

贺景承摊着手,示意让严靳把手机给他。


        

严靳犹豫了一下,将手机递了过去,心想这不怨他。


        

贺景承的话他不敢不听。


        

贺景承刚将电话放到耳边,就听到了沈清澜的声音,“严靳,行”


        

“是我。”


        

贺景承沉着声打断了她的话,清楚的感觉到她的惊讶。


        

沈清澜真没想到,贺景承会接电话,愣神了片刻。


        

“我我”


        

一时间她不知道怎么说。


        

贺景承冷啜,“干嘛,是我就不想说了”


        

“不是。”


        

沈清澜抿着唇,她不知道怎么和贺景承说。


        

“要几个”


        

“两个。”沈清澜知道贺景承手底下的人身手好,可是于爷爷和于奶奶年纪大了,她怕出现意外,就多要一个。


        

“嗯,还没回去”贺景承低眸玩弄着手中的打火机。


        

“等会人来了,我就回。”沈清澜说,顿了一下,“那个没事我就挂电话了”


        

“嗯。”


        

电话挂断,贺景承将手机往桌子上一扔,心理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