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185章,什么秘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老爷子明白,说,“先从我开始吧。”


        

贺老爷子面上有些冷,但心里很是在乎念恩的,怎么说,都是贺家的第一个孙子。


        

李怡芸听明白怎么回事,赶紧过来,“还有我。”


        

“还有我。”贺莹莹也很积极。


        

尽管心里怨贺景承不支持她和季辰在一起,但是,她是贺景承的妹妹,念恩的姑姑,这份感情,是伴随着骨血的。


        

顾邵带的有抽血的的工具,依次抽了他们的血,这种化验,血抽的多,顾邵嘱咐道,“这几天主意休息,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这样身体恢复的快。”


        

贺老爷子肃着声,“大惊小怪,抽个血还能有什么事,流血流汗都是正常的。”


        

贺老爷子是军人,当然是不在乎这点血,感觉顾邵嘱咐的话,把他当成病人了一样。


        

顾邵多少知道点老爷子的脾气,也不生气,“您说的对,都听您的。”


        

抽完了血,顾邵放在冷藏箱里,等会回到实验室,去做检验。


        

现在他也不能走,念恩还没醒。


        

贺景承让贺莹莹扶李怡芸回房间休息,“这里用不着那么多人。”


        

明显抽过血之后,李怡芸有些头昏,但是她不愿意走,“念恩还没醒呢,我不能走。”


        

“醒了我叫你。”贺莹莹劝她。


        

“是啊,伯母,还是先去休息,念恩没事的,有我呢。”


        

顾邵也帮着劝,说话的时候,目光却是落在贺莹莹身上的,“莹莹你也去睡吧,这里不需要那么多人,刚刚抽了血,你也需要休息。”


        

贺莹莹装听不见,扶着李怡芸就走,贺老爷子看不惯贺莹莹的态度,沉着声,“莹莹,顾邵给你说话没听见,我是这么教你,没礼貌的吗”


        

顾邵赶紧替贺莹莹解释,“伯父,莹莹可能是因为念恩的事,心情不好。”


        

贺莹莹咬着唇,委屈的也不说话。


        

李怡芸握了我女儿的手,对着顾邵说,“今天晚了,别回去了,我让梅婶给你收拾房间。”


        

顾邵笑着说好。


        

贺老老爷子起身去了书房,他面上镇静,心里还是担心的,那么昏就昏怎么能不担心,他身为领导,已经养成凡事都不挂在脸上的习惯。


        

让他去睡也睡不着,就去书房处理公事。


        

沈清澜坐在床边,握着念恩的手,贺景承也同样担心,搂着她的肩膀,手掌不断的在她的手臂上来回摩挲着,安抚她。


        

沈清澜反身搂住贺景承的腰,不知所措,“怎么办,怎么办。”


        

“别担心会没事的,总会有一个相配的。”


        

贺景承拍拍她的背。


        

天还没亮,念恩就醒了,因为在家里,条件有限,顾邵说带他那做个检查。


        

和家里人打了声招呼,告诉他们念恩没事了,贺景承就和沈清澜带着念恩去顾邵那里了。


        

“我会尽快检查出结果。”顾邵说。


        

贺景承紧紧的握住他的肩膀,“拜托你了。”


        

他没向谁低过头,姿态放的这么低,去求一个人,还是头一次。


        

顾邵挠了挠头,“和我不用客气,我们的关系,你这样说就生分了。”


        

顾邵没说出口,他不习惯这样的贺景承。


        

检查完了,贺景承带他们回去,没回老宅,而是去了别墅。


        

那里安静,另一面他怕沈清澜不习惯家里。


        

别墅她熟,又有陈妈,也方便。


        

陈妈知道贺景承带沈清澜回家了,没想到会这么快回来,看到沈清澜抱着念恩,紧张的问,“念恩是不是又”


        

要搁平时沈清澜不会不理人,她现在什么话也不想说,抱着念恩就上楼了。


        

“她心情不好。”


        

陈妈一直照顾念恩,怕她心里不舒服,贺景承替沈清澜解释了一句。


        

“我理解的。”陈妈知道沈清澜的心情。


        

贺景承上楼时,接到严靳的电话,不知道严靳说了什么,只见贺景承的脸色越来越沉,低沉着声,说了一声我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你有事就去忙,念恩有我照顾着。”


        

沈清澜听到贺景承接电话,这个时候她也想和念恩单独呆一会儿。


        

她昨天一夜没睡,脸色有些不好,贺景承伸手,将挡在她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陪念恩睡一会,公司里有点事,我很快就回来。”


        

沈清澜轻嗯了一声。


        

“爸爸你去哪儿”念恩没什么精神,但是知道贺景承要走,有些不高兴。


        

他想爸爸和妈咪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