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188章,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念恩眨了眨眼睛,说,“妈咪出去了。”


        

贺景承微微挑起眉,不是让她在家等着吗,怎么出去了


        

念恩的身体还没养好,她去哪里了


        

贺景承掏手机,准备给沈清澜打电话,这时陈妈走了过来,“沈小姐去参加婚礼了,晚点回来。”


        

沈清澜走时有交代,万一贺景承问起来,陈妈好回答。


        

本来她是想带着念恩去的,毕竟慕言照顾了念恩那么久,但是,念恩的身体不好。


        

而且以前念恩在慕言身边,带他去,沈清澜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婚礼


        

谁的婚礼他怎么不知道,贺景承抿着唇,似乎不大高兴。


        

“哎呀,这女人结婚一辈子的大事,没有婚礼,算什么结婚。”陈妈有意无意的说。


        

她就觉得,既然已经同意结婚了,就该办婚礼,风风光光的。


        

藏着掖着算怎么回事


        

沈清澜说不在意,可是她看不过去。


        

她不觉得沈清澜有什么不好,为人和善又好相处。


        

虽然开始她和贺景承在一起的时候,有点像小三的身份。


        

可是,她看的得出来,他们彼此是喜欢的。


        

贺景承抿着唇,因为陈妈的话,而沉思起来。


        

是不是女人都喜欢浪漫,希望结婚时,有场盛大的婚礼


        

念恩搂着贺景承的脖子,“爸爸你在想什么”


        

贺景承看了一眼儿子,“想不想你妈咪高兴”


        

念恩几乎没犹豫,用力点了点头,“想。”


        

但是要怎么做,妈咪才会高兴呢


        

念恩眨着眼睛。


        

“爸爸,我们要怎么做”念恩问。


        


        

贺景承也不知道怎么浪漫。


        

他掏出手机,边往外走,边打电话


        

而此时的明珠大酒店,正在举行着一场婚礼。


        

不盛大,但是婚礼现场布置的格外浪漫,以紫色为基调,白色点缀,朦胧暖色的系的光束,营造出梦幻的效果。


        

鲜花缭绕,让人有种置身花海般的感觉。


        

来参加婚礼的都是比较亲的人,张洁这边没有什么亲人了,基本都是慕言那边的亲戚。


        

休息室,张洁站在试衣镜前,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洁白的婚纱,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体。


        

沈清澜给她整理裙摆,婚纱的拖地摆很长,边沿缀着珍珠。


        

其实张洁和张艳长的很像,只是,张洁高挑一些。


        

看到张洁,沈清澜不由的想起张艳。


        

心里有些惆帐,面上却没表现出来一丝一毫,今天是好日子,她在的话,应该也会很高兴。


        

沈清澜抓过张洁的手,将一把房门钥匙放在她手心。


        

张洁迷惑的看看着沈清澜,“这是干什么”


        

“送你的结婚礼物。”张艳不在了,她叫自己一声姐姐,她就该为她着想。


        

张洁推辞,“这不行,太贵重了。”


        

她怎么能收房子。


        

沈清澜攥紧她的手,“收着,就当嫁妆。”


        

张洁没家里人了,她从国外回来没多久,身上自然是不宽裕。


        

虽说慕言肯定不会在意,但是他的父母也不在意吗


        

她不想张洁被看轻。


        

这栋房子,从沈清澜收到请柬的那天,就开始找了。


        

这个很合适,独栋的,她有房,有工作,将来婆婆也没理可挑。


        

“你没父母,没兄弟姐妹依靠,自然得有一些物质,这样,你和慕言才是对等的,可能你们相爱,不会在乎这些,但是他的父母不一定也这样想,以前我和艳姐关系好,她不在了,就当我是替她。”


        

张洁说不出话,只是伸手抱住沈清澜,哽咽道,“可是”


        

“没有可是。”沈清澜笑着打趣她,“都把妆哭花了,等会慕言可要娶个丑新娘子了。”


        

张洁吸了吸鼻子,“他嫌弃我,我还不嫁了呢。”


        

“现在才说不嫁,来的及吗”慕言一身白色燕尾服,挺拔英俊。


        

他迈步走进来,看着沈清澜,“念恩怎么没来”


        

他可是忙里偷闲,就是想来看念恩的。


        

然而却没看到人。


        

“他有些不舒服。”沈清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