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204章,执迷不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清澜真心累,怕又是因为自己的事,让贺景承夹在中间难做,表面装的很平静,“叫你回去,是不是有什么事”


        

贺景承伸手将她乱了的发丝,别在耳后,“别胡思乱想,跟你没关系。”


        

沈清澜嘴硬,“我才没多想。”


        

贺景承笑而不语,就她那点小心思,他只要一个眼神,就能猜到她在想什么。


        

早饭过后,贺景承去了老宅。


        

李怡芸从医院回来,就没睡着担心贺莹莹。


        

一大早就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等贺景承。


        

梅婶给贺景承开的门,看见是他问道,“早饭吃了吗”


        

贺景承轻嗯了一声,要进屋时,梅婶拉住了他,,“你结婚了,应该住在家里,这样才能培养感情,你总是住在外面不是事。”


        

就李怡芸这样,他不会让沈清澜回来,淡淡的口吻,“再说吧。”


        

梅婶知道他有自己的想法,自己也不好说太多,就转变了话题,“夫人昨天晚上出去了,好像是莹莹的事,很早就坐在客厅里等你了。”


        

贺景承点头,“我知道了。”


        

没有事的情况下,李怡芸也不会找他回来。


        

几乎每一次,回来都有事,贺景承已经习惯了。


        

他迈步走进来,在李怡芸对面坐下来,以一种慵懒的姿势,陷在沙发里,等着李怡芸的话。


        

李怡芸看着贺景承,“莹莹怀孕了。”


        

贺景承掀起眼眸,这么快怀孕,这个他的确没预料到。


        

只是这件事,不至于把他叫回来说。


        

李怡芸微微叹了口气,“我看季辰的态度不甚好,你去和他说说,现在莹莹怀孕了,两个人应该好好的。”


        

贺景承心里也烦,从头到尾他就不支持这桩婚事,现在才发现有问题


        

“景承她是你妹妹。”李怡芸担心贺景承因为那件事,和贺莹莹心里有隔阂。


        

其实她也不想说,儿子女儿的婚事,没一个让她顺心的。


        

没结婚时天天盼,现在结婚了,又天天操心。


        

“莹莹现在还在医院,有些话我不好和季辰说,你是莹莹的哥,你去说最合适。”


        

李怡芸的想法很简单,现在他们已经结婚了,况且贺莹莹还怀孕


        

了,就该好好过日子。


        

“这不是她要的吗”贺景承也气,气贺莹莹的不听劝。


        

但是又真无法做到不管,出了门开着车子还是去了医院。


        

他到的时候,季辰还坐在走廊的排椅上,看脸色也是一夜没睡。


        

看到贺景承过来,脸色越发的冷了,嘲讽道,“没想到,你贺景承也有找我的一天。”


        

贺景承没心思和他扯,“莹莹嫁给你,就好好对她。”


        

季辰笑,“我不喜欢她,为什么要对她好”


        

贺景承眯着眼眸,“最好把你的心思都收起来”


        

“我为什么要收本就是你用了肮脏的手段拆散了我们”季辰忽然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贺景承,“贺景承你根本不配,不配得到她,她经历人生黑暗的时候你在哪她伤心哭泣的时候,你又在哪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收心”


        

贺景承眼底的温度,凝结成了冰,漫不经心的模样,“就算你不收,又能怎样她现在是贺太太”


        

不提还好,一提季辰就失控,总会想起他当时的卑劣,那股血性,直往脑子里充,他一把攥住贺景承的衣领,怒视着他,“她根本不会爱你,会嫁给你,不过是因为你是念恩的父亲”


        

贺景承挑着唇,对季辰的愤怒不屑一顾。


        

“贺景承,你把她还给我”


        

“哥。”


        

这时,病房的门被从里面打开,贺莹莹看着贺景承,“你来看我的吗,怎么不进来”


        

贺景承推开季辰,整理了一下褶皱的领口,淡淡的扫他一眼,鉴于有贺莹莹在,没说话,走进了病房。


        

贺莹莹坐在床上,“是妈让你来的吗”


        

贺景承答非所问,“和季辰离婚。”


        

贺莹莹瞪大了眼睛,“哥你说什么我才刚和他结婚,而且我有他的孩子。”


        

“一个孩子而已,贺家养的起。”


        

“我不,我不会离婚”贺莹莹摇头拒绝。


        

贺景承皱着眉,她还看不清楚,“你这是执迷不悟”


        

“我不管,我不会离婚的,死也不离。”


        

贺莹莹把自己盖进被子里,背对着贺景承,“如果你是来劝我离婚的,你就走吧。”


        

她现在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说什么也听不心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