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206章,不想好,就都别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景承的态度格外的强硬,根本不顾沈清澜的话,拉着她就走。


        

“景承啊,莹莹她又不是故意的。”越说李怡芸的声音越小了。


        

进厨房的门,特别宽敞,根本不会碰到,刚刚贺莹莹故意离沈清澜那么近,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是故意的。


        

即使看出来,李怡芸也不能认,影响他们兄妹感情。


        

沈清澜握了握贺景承的手,这事真不能闹僵,毕竟贺莹莹是他妹妹,真要闹开了,以后如何相处,“我不就打破了一碗汤吗,你就生气。”


        

贺景承回头看着沈清澜,“你当我瞎”


        

第一次,他念着兄妹情,任由李怡芸数落她。


        

今天,当着他的面还来,欺负上瘾了是么


        

贺景承的声音好似从胸腔里发出来的,闷闷的犹如滚雷,“贺莹莹你说,你想干什么”


        

“景承”


        

李怡芸还想劝,可是贺景承没听,一怒之下将一旁的椅子踹飞了出去,嘭的一声巨响,撞在墙上,摔散了架,“不想好,就都别好,来这里给我找事,是不是”


        

忽然贺莹莹低吼,“我就是故意的。”


        

她再也忍不下去了,那天贺景承和季辰在病门外说的话,她都听到了。


        

“沈清澜你真的很会装,这就是你讨好男人的手段你也这样讨好过季辰所以才让他对你念念不忘”


        

李怡芸脸色难看,给陈妈使眼色,“把念恩抱走。”


        

念恩眨着眼睛,看着沈清澜,刚刚贺景承那一下,吓到他了,“妈咪。”


        

沈清澜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背,“听话,跟陈奶奶去玩一会儿。”


        

陈妈抱着念恩走,捂着他的耳朵,生怕他听到不好的话。


        

李怡芸喘着粗气,拉着贺莹莹,“不想吃,就跟我回家。”


        

沈清澜见贺景承发这么大的火,也是怕他们闹太僵,上来攥住贺景承的手。


        

贺莹莹不肯走,她今天来就是要给沈清澜找不痛快,绝不让她在贺家好过


        

季辰因为她,连他们的孩都可以不要,这口气,她如何咽下去


        

“嫂子你把你的手段教教我,让我学学怎么让季辰像爱你一样爱我”


        

李怡芸气的怒吼,“莹莹你想干什么”


        

贺景承甩开沈清澜的手,一步一步的逼近贺莹莹,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因为太过用力,发出咯咯的响声,面目狰狞,“让她说”


        

李怡芸把贺莹莹拉


        

到自己身后,怕贺景承气急,真动手。


        

贺莹莹也不惧贺景承生气,从李怡芸身后走出来,看着贺景承,“哥,也许你觉我疯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她心里真的没有季辰吗,难道就只有季辰对她有情意,她对季辰就什么都没有吗”


        

贺景承微微一愣,若是沈清澜没跟他坦白过,他的心里肯定会因为贺莹莹的话,而怀疑沈清澜。


        

沈清澜站在原地没有动,轻轻垂下了眼眸。


        

“我相信她。”


        

贺景承其实心底有几分不自信,贺莹莹话,的确戳中了他心中的弱点。


        

季辰陪伴了沈清澜几年的时间,他亲眼见过季辰对她的好。


        

沈清澜是人,怎么可能没感觉。


        

不得不承认,有了念恩他占了优势。


        

贺莹莹冷笑,歇斯底里的吼,“哥,你和季辰一样,都被这个女人蒙蔽了双眼”


        

“跟我回家”李怡芸不顾贺莹莹的挣扎,硬拉着她走。


        

李怡芸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本来她还以为,今天的相处,会和沈清澜的关系缓和一些,现在是越来越僵了。


        

“沈清澜都是你,都是因为你,我恨你”


        

李怡芸让司机帮忙,把她塞进车里,坐到车里,贺莹莹安静了一些。


        

李怡芸气的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想快点回去,不断的催促司机。


        

“妈”


        

“别叫我”李怡芸气急了,“你哥本来就因为上一次的事情不高兴,你今天这样”


        

贺莹莹打断李怡芸的话,“可是我说的是事实啊”


        

李怡芸按着太阳穴,“别和我说,你自己非要嫁的,能怪谁”


        

“妈”


        

李怡芸现在什么也不想听,“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贺莹莹抿着唇,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她说那么多,也是想贺景承看清,沈清澜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根本不值得他对她那么好。


        

凭什么她过的这么辛苦,沈清澜却有那么多人在乎,那么多人喜欢。


        

回到家老宅,李怡芸坐到沙发里,坐车这会儿,她想了很多,“你和季辰过不下去了”


        

“没有的事,夫妻之间哪有不拌嘴的,就是争吵了几句,他之前不是和我嫂子有关系嘛,我不高兴。”


        

贺莹莹不大想让李怡芸管自己的事情。


        

万一她和贺景承一样的想法,要她离婚,那她就得不偿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