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207章,我不打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贺莹莹撇撇嘴,“也没干什么,就是她上次不是用汤烫到我了吗,我就以牙还牙,将热汤倒在了她身上”


        

季辰的双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骨节处泛着白色,一字一句道,“我们离婚,立刻”


        

疯子恐怕都已经无法形容她。


        

“我不离”贺莹莹的拒绝。


        

季辰冷笑一声,“这可由不得你”


        

说着她就掉转车头,朝着老宅开去。


        

“你你干什么”贺莹莹慌了。


        

季辰阴沉着脸,“你不是想要闹吗,我们去贺家,你想怎么闹,我们就怎么闹。”


        

“不能让我妈知道”今天李怡芸已经很生气了,若是现在回去,指不定就真的要她和季辰离婚。


        

贺莹莹放低了语气,“我不闹了,季辰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你别生气。”


        

季辰根本不理会。


        

“季辰你停车”贺莹莹拉着季辰的手臂,“你不停,信不信我跳下去”


        

季辰遽然将车子停下,眯着眼眸,“不想离婚就老老实实的,不要做让我生气的事,再有一次”


        

“不会不会”贺莹莹举着手保证道,“绝对不会有下一次。”


        

季辰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才重新掉转车头。


        

季老太太不知道今天贺莹莹会回来,一直但心着呢。


        

看见贺莹莹跟着季辰回来,以为两人和好了,笑着就迎了上来,“莹莹回来了,吃没吃饭还饿不饿”


        

贺莹莹笑不出来,面对季老太太的热情也不想说话。


        

季辰冷冷的,“妈,不要管她,饿不着。”


        

季老太太的心一沉,原来是没和好,朝着季辰身上就是一巴掌,“你干什么你,莹莹怀着孕呢,肚子里是你的孩子。”


        

“我本来也没想要”


        


        

贺莹莹用力关上房门。


        

把季老太太震了一下,是谁听到这样的事也不会高兴。


        

季老太太急的团团转,“季辰啊季辰,你说说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季辰红着眼,看着老太太,“当初不是你不同意,现在她嫁的人就是我,我讨厌你们一个一个阻止我的人,让她离我越来越远”


        

季老太太一愣,这是什么


        

意思啊


        

季辰颓废的坐在沙发里,双手捂着脸,“我只是喜欢个女人而已,你们为什么都要挡着我,外人也就算了,我的亲人也不理解我,你们从来不会理解我的感受。”


        

“季辰”季老太太差点没站稳,“你你说什么胡话呢”


        

季辰自嘲的笑,他说的是胡话吗


        

“你就当是胡话吧。”季辰起身进了书房。


        

季老太太怎么也没想到。季辰到现在心理还想着那个女人。


        

他疯了吗


        

莹莹这么好的女孩子她看不见吗


        

季老太太不淡定了,这件事必须解决,不能让季辰再这么下去。


        

他得和贺莹莹好好的过日子,贺莹莹的肚子里,踹着的可是季家的孙子。


        

这件事季辰看着是铁了心,要想断了他的念想。恐怕还得从那个女人身上下手,想好对策,季老太太去安抚贺莹莹。


        

她敲了敲门,“莹莹啊,你别生气了,季辰他就是一时鬼迷心窍了,你别和他一般见识,莹莹啊,你现在怀着孕呢,千万不能动气”


        

贺莹莹听的烦了打开房门,脸色沉沉的,“我还要睡觉,你要说,去和季辰说。”


        

季老太太不放心,给她保证道,“你放心,我一定让那个女人远离季辰,让季辰和你好好过日子。”


        

贺莹莹倒是来了兴趣,她能有什么办法。


        

老太太胸有成竹的说,“我能让她离开一次,就能让她远离季辰第二次。”


        

贺莹莹愣了愣,“沈清澜会离开季辰,是因为你”


        

季老太太不傻,还把细节说给她听,故意偷换概念,“她那种身份,我是不会让那样的女人,进我季家的门,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好好的养胎。”


        

贺莹莹也看出来老太太不愿意说,面无表情的转身关门,有人替她出头自然好。


        

还管她用什么方法呢。


        

别墅。


        

李怡芸和贺莹莹走后,空间就静了下来,沈清澜甚至可以听到贺景承粗重的呼吸声。


        

火气似乎还没消。


        

这样的气氛,她倒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了,弯身去收拾地上摔碎的汤碗碎片,却被贺景承拽住手,“这里让陈妈收拾。”


        

说着拉着她上了楼。


        

把她按在床上,去扒她的裤子,沈清澜没动,安静的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