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248章,恶心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清澜果断的摇头,“一点也不好笑。”


        

“你不觉得已经晚了吗”


        

贺景承的话音刚落,就伸出长臂扣住她的后脑,不容许她有一丝的闪躲,印上她的唇,在她的唇上辗转厮磨灼热的扰人心弦,吻不断的在加深,夹杂着他的无奈,他的宠溺,他的心疼。


        

贺老爷子对沈清澜的不认可,他很无奈,可是那是他的父亲,他不能做的太过分。


        

沈清澜伸手攀上他的脖子,回应他的吻,只要他在,别的事情,她都可以不在乎,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不在乎别人对她的评价,不在乎对她的不认可。


        

这一吻持续了很久,贺景承放开她,伸手抚摸着她红润的脸颊,“对不起。”


        

说好要保护她,总是被很多事情左右,让她去承受那些。


        

沈清澜的手覆上他的手背,看着他,很认真的说道,“有你在,别的我真的不在意。”


        

心早在,他用命护她时,就一沦陷,所以,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有多少阻碍,她都能走过去。


        

不认可时她会排斥,当认准了那个人时,她会义无反顾。


        

就像此刻她对贺景承。


        

贺景承深深的看着她,或许只有经历过失去,才会懂得珍惜。


        

“上来陪我睡觉好不好”


        

沈清澜不会撒娇,但是这样生硬的撒娇还是让贺景承乱了心神,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总是没抵抗力。


        

贺景承撑着上身移到床上,沈清澜往里面挪让出空间,贺景承将她搂在怀里睡觉。


        

窗外夜色渐起。


        

王家倒台贺景承醒过来是梁老爷子没有想到的,现在贺老爷子依旧在位上,贺景承重新掌管了万盛集团,要是被贺景承知道他和王铭华有关系,势必会让他报复。


        

就算他心里有猜测或者已经知道,只要他没有证据,他就不能随便对付他。


        

梁家,梁老爷子的书房里。


        

“爸,贺景承醒来了,你打算怎么办”梁子薄问。


        

他们不能和贺家正面交锋,他们在婺城市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真要对上两败俱伤,让有心人钻了空子,只会让那些觊觎他们位置的人得利。


        

毕竟梁老爷子和贺老爷子都快到了退休的年龄。


        

梁老爷子沉思的片刻说道,“让王铭华背上所有的罪。”


        

梁子薄皱了皱眉,“他恐怕不会守口


        

如瓶吧。”


        

梁老爷子眯着眼眸,眼角的皱纹又深刻了几分,显得有几分阴险,“你不是和他有合作吗”


        

梁子薄恍然大悟,“这件事情交给我。”


        

梁老爷子点了点头,“这事就交给你了,谨慎一点。”


        

“我知道。”梁子薄说。


        

一大早梁子薄就去了王铭华所在的医院。


        

医院,王铭华的病房里,他死气沉沉的躺在病床里,他老婆站在病床旁轻声抽泣,身边还站着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也不吭声就静静的站着。


        

王铭华听得心烦,不耐道,“我还没死,你哭什么哭”


        

现在他还不是死定了,毕竟当初害贺景承那件事,也有梁家的份,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梁老爷子能救他。


        

“我想哭吗子浩还那么小,家里经理这种变故,你让他以后怎么办”


        

王铭华的老婆周琴担心儿子以后的前途,他才十来岁而已。


        

“想哭出去哭,看的我心烦”王铭华怒斥,他本来就心烦,她没完没了的哭,王铭华更加的心烦了。


        

王铭华的声音刚落,病房的门被推开了,梁子薄走了进来双手抄着裤兜,“发这么大的火,气大伤身。”


        

刚刚王铭华说的话梁子薄在门外听得一清二楚。


        

见梁子薄来,王铭华眼前一亮,看向周琴,“你带浩浩出去。”


        

周琴擦了一把脸拉着儿子出去,病房的门关上,王铭华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问,“你有办法就救我对不对”


        

梁子薄冷着脸,不喜欢他这种态度,一看就是还想着他们能救他出去。


        

“救,你一无所有,我把你救出去还有什么用你以为你装病,贺景承就能放过你”


        

王铭华瞬间警惕起来,不安的看着梁子薄,“你什么意思”


        

梁子薄勾了勾唇,“你好像就这一个儿子吧”


        

王铭华一下子坐了起来,“你想干什么”


        

梁子薄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当初你拉我和你一起投资收购东辰的案子,我是信任你,也是想帮助你,可是你让我赔的血本无归,你说这笔账我们怎么算”


        

“我会还你。”


        

王铭华底气不足声音很小。


        

梁子薄眯着眼眸,觉得王铭华这种时候还看不清局势,还想全身而退,也不想想,他把事情做的那么绝,贺景承怎么能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