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252章,最美丽的意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恨王铭华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帮他,他想要害可是她和贺景承的命,他们命大逃过了一劫。


        

可是,贺景承却因为那次爆炸而站不起来,虽然他一直表现的很淡定,其实她知道,贺景承心里很在意,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让他一辈子坐轮椅,可想而知,他内心里有多煎熬。


        

她经历那么多,从来不相信上天会惩罚坏人这一说。


        

她不是圣母,做不到以德报怨,救害想要害自己生命的人。


        

“你也是做母亲的应该明白,我儿子才十岁,要是王铭华罪名成立了,他的身上就会贴上杀人犯的儿子,到时候他的未来就完了。”


        

身上有这个污点,长大他还有什么前途。


        

“他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就要付出代价。”沈清澜不想和她再过多的做纠缠。


        

让她替王铭华说情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唐政老婆不死心,继续拦着她的路不让她走。


        

她看了一眼沈清澜怀里的念恩,“你也是做母亲的人,怎么那么没有同情心。”


        

周琴没有想到沈清澜这么难说话,一个女人心肠竟然这么硬。


        

现在她是走头无路,找不到人能救王铭华,而且王铭华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人敢插手,她才只能硬着头皮来拦沈清澜的。


        

她以为都是女人,打感情牌应该好说话,没想到她态度这么果断。


        

“还请你让开,否则我叫人了。”


        

沈清澜往后退了几步拉开和周琴的距离,她怕周琴一冲动,做出对她和念恩不利的事情。


        

“你怎么那么心狠,心比蛇蝎还要恶毒”周琴被沈清澜拒绝很愤怒,都那么求她了,为什么就不能通融一下呢。


        

听到她的话,沈清澜第一时间捂住念恩的耳朵,冷冷的看着周琴,呵斥道,“你给我闭嘴”


        

如果就她一个人,她不会那么介意,可是现在有念恩在她不能让念恩听到这些混账话。


        

“怎么想你这样没有爱心的女人,还怕别人说”反正沈清澜不愿意帮她,周琴索性就破罐子破摔,讽刺起沈清澜。


        

“谁准你在这里放肆的”沈清澜本来还想说什么,却被一到声音打断回头望去,就看见严靳朝这边走过来。


        

严靳上前拉开周琴。


        

周琴仗着自己是女人撒起泼来,对着严靳吼,“你放开我,小心我告你非礼”


        

沈清澜不愿意和她又纠缠抱着念恩快步走贺景承。


        

贺景承的脸一沉再沉,仿佛能沉到海底,眸低寒光乍现,“以后我不想见到这个人”


        

说完和沈清澜转身离开。


        

身后响起周琴的乞求声,“我错了放过我吧,我不是故意的。”


        

刚刚她太冲动了,如果她也出事,那么她的儿子,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这辈子真的就完了。


        

沈清澜不大明白贺景承说的那句话的意思,没有回头看王铭华的老婆,知道她这样也是为了孩子,心还是软了,“放了她吧。”


        

王铭华犯的错,不是她,都是做妈妈的,她理解周琴的立场。


        

贺景承没有松口他不会就这么算了,这次她敢在公司门口堵人,那下次呢


        

谁敢肯定下次她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伤害到沈清澜,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他不得不多想。


        

“贺景承”


        

“不会让她死。”贺景承明白沈清澜要说什么,但是教训肯定要给的。


        

沈清澜点了点头,没有在继续替周琴说情。


        

nb


        

s进入办公室沈清澜放下念恩,坐到沙发上,刚刚和周琴周旋她觉得有些累了,贺景承眼底快速划过一抹失落,看着她被人拦住去路,他却不能第一时间走过去,把她护在身后,心情不由得失落。


        

念恩眨眨眼睛不懂贺景承的失落,一股脑的钻进他的怀里,“爸爸,我们要到奶奶家去住了吗”


        

贺景承敛起所有的情绪,把念恩抱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开口问道,“那你愿意吗”


        

“有爸爸有妈咪的地方,我都喜欢。”念恩窝在贺景承的怀里,小脑袋靠在他的胸口手指绕来绕去。


        

贺景承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嘴上没有说出来,但是他心里却想着不会再离开他们母子,他要给他们一个温暖的家。


        

“爸爸,我们可以在这里吃东西吗”默恩扬起头睁着明亮亮的大眼睛,望着贺景承。


        

这个时候贺景承绝不掉,也不想决绝,他喜欢这种感觉,“那你想吃什么”


        

“嗯”念恩想了一会,说了一堆水果,蛋糕,布丁之类的,把自己喜欢吃的都说了一遍。


        

沈清澜眉头紧锁。


        

贺景承一口就答应,宠溺的说道,“行,我让人去买来。”


        

“念恩,你要那么多吃的,吃的完吗”沈清澜不喜欢贺景承这么惯他。


        

念恩窝在贺景承怀里得意洋洋,反正爸爸答应了。


        

“他说什么你都要给”沈清澜拿念恩没办法,只能说贺景承了。


        

“他是我儿子,他要,我为什么不给”贺景承抬眸看着沈清澜,他一直觉得欠念恩和沈清澜的,他们最难的时候,自己却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每每想起,他心口总是闷闷的。


        

又贺景承撑腰念恩也不怕沈清澜了,平时妈咪最喜欢管他了,现在有爸爸他不用怕她了,仰着小脑袋,“我想吃干嘛不给”


        

念恩说完,迈着小短腿跑到沙发后躲起来。


        

沈清澜好气又好笑,贺景承一把拉住她让她坐到自己腿上,揽着她的的腰,“就这一次,你想吃什么,我一起让人买来。”


        

贺景承的下巴抵在她的肩上,她所有的气息,他都能闻的到,他们好不容易来一次,他就想惯着他们。


        

沈清澜盯着他看这是改性子了


        

贺景承亲她的脸颊,“我对你们是不是特别好,有没有感动”


        

沈清澜推他的头,这人,能要点脸吗


        

贺景承不松,沈清澜越是推他,他越是把人抱得更紧,唇从她的脸颊往下移,她的耳垂脖子


        

“贺景承”


        

沈清澜生气了这里是办公室,让人看见了不难为情啊。


        

贺景承似乎明白她在担心什么,亲亲她的嘴唇,“恩,不会有人不敲门就进来。”


        

“羞羞。”念恩捂着脸,指间露着大大的空隙,一边说羞羞一边偷看。


        

这孩子


        

贺景承朝他招手,念恩迈着短腿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贺景承将人抱进怀里,这是他生命里最美丽的意外。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敲响了,沈清澜从贺景承的怀里起来才说道,“进来。”


        

是秘书把吃的买回来了,两只手提的满满的吃的喝的。


        

沈清澜走过去帮忙接着,念恩早就奔了过来,那个兴奋的,盯着袋子的眼睛都放光了。


        

“念恩看看是不是你喜欢的。”秘书笑着把东西摆在桌子上。


        

念恩连连点着头,光看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念恩有吃的很乖,沈清澜就负责伺候他,偶尔会吃掉念恩递到他嘴边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