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277章,没资格要,还给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的一只手撑着沙发,才勉强站稳,“就算要离婚,让他亲自来,不然我不会签字的。”


        

“你这是要赖在贺家了”沈清依有些愤怒,要是她坚决不签字怎么办


        

沈清澜这样的态度让贺老爷子很不高兴,感觉她是在威胁自己。


        

不由的火气蹭蹭往上冒,“今天你必须签字”


        

沈清依一把抓住沈清澜的衣角,“你故意要气伯父的吗”


        

沈清澜用力的甩开她的手,厉声道,“你出去。”


        

然而她的话音还没落,别墅高厚的大门忽然被推开,梁子薄走了进来,看见梁子薄已经到了,唇角阴冷的笑更加的深刻了。


        

沈清澜则是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她将目光投向沈清依,“这是你们故意的”


        

“你在说什么我可听不懂。”沈清依立刻否认。


        

贺老爷子虽然心里已经冒火了,但是面上还算镇静,“我们没有请人进来,你这样贸然闯进别人家里是不是不太礼貌,你爸就是这样教你的吗”


        

梁子薄的眼神毫不避讳的落在沈清澜身上,“我是来看她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沈清依双手环胸,站在一旁,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他们贺家不要你,我要你,我和你说过,我没差贺景承多少,权势地位不输贺家,何必在这里受气”


        

“滚”沈清澜颤抖着,指着门,“给我滚”


        

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才说出这句话。


        

“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难道把我们当傻子,聋子”沈清依质问。


        

贺老爷子原本就是想暗地里解决这件事,他万万没想到梁子薄会来。


        

念恩出院不回老宅住,却回了别墅,这是为什么


        

为的是好和梁子薄见面


        

她知道梁家都是些什么人吗他也曾想过接受她,好警告过她不要和梁家人来往,而她是怎么做的呢


        

贺老爷子很失望,此时此刻甚至不顾撕破脸,都想立刻让沈清澜和贺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如果说新闻是假的,那么此刻呢,你怎么解释”气过之后,贺老爷子反而冷静了,唯一的念头就是沈清澜没资格做贺家的人。


        

太不懂得分寸,什么事情都拎不清。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李怡芸站在门口。


        

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发现贺老爷在和沈清依都没有在家,想到早上的新闻的事情,就猜到以贺老爷子的脾气肯定是来别墅了,走到门口时,就看到屋里的这幅场景,他们在干什么


        

梁子薄站的位置很显眼,李怡芸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脸色很不好,上次来着骚扰,今天竟然闯进了屋。


        


        

怡芸走进来,也没有时间先去纠结梁子薄,以贺老爷子的脾气肯定会很生气,还是先安抚好他比较重要:“老贺”


        

“闭嘴”李怡芸刚开口,就让贺老爷子给呵斥了回去,因为太生气胸口大幅度的起伏着,严厉的看着沈清澜,“你还想闹下去吗你说我们能接受你这样的人做儿媳妇吗”


        

李怡芸大概知道贺老爷子为什么会这般生气。


        

贺莹莹跟着李怡芸一块来的,不用想也知道为什么贺老爷子如此生气。


        

贺莹莹的目光冷冷的扫了一眼梁子薄,最后落在沈清澜身上,“嫂子怎么回事,梁子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沈清澜强撑着,看着屋里所有人,她说别人就会信吗


        

她多么希望这个时候有人能够站在她身边,支持她,相信她。


        

缓缓的她低下头视线落在自己的小腹上,她要怎么办


        

贺景承,我要怎么办


        

“既然他们都不认可你,你又何必赖着”梁子薄故意这个时候开口,就是要贺老爷子厌恶她。


        

等贺景承回来,他的妻子已经不再是他妻子,他会是什么表情


        

想想梁子薄就觉得爽快,他没赢过贺景承,今天他一定要赢一次。


        

“我签”沈清澜的声音不大,却响彻了整个客厅。


        

她不想再听梁子弄抹黑自己,如果继续纠缠下去,不知道梁子弄又会说出什么话来污蔑她。


        

每挪动一下脚步都似有千斤重,她艰难的走到桌前,眼泪再也忍不住,没有任何征兆的从眼眶内滑了下来。


        

“嫂子。”贺莹莹心里很乱,她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李怡芸整个人都僵住了,反应过来后想要去拉住沈清澜时,被贺老爷子紧紧的攥住手腕不让她动。


        

“别去”李怡芸朝沈清澜喊。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了沈清澜的身上,都各怀了心思,有希望她赶紧签字的,也有希望她别签的。


        

沈清澜握着笔的手是颤抖的,她不想签,一点也不想,可是这样的情况,她要如何选择笔尖触碰到纸上,一个笔画也写不下去,贺老爷子撇了她一眼,“你想要什么尽管说。”


        

沈清澜只觉得讽刺,逼着她离婚,还要给补偿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想说,我没做过任何对不起贺景承的事,也没做过有辱贺家门风的事,不管你们信不信,我都没做过。”沈清澜说完,狠下心滑动笔尖每一个笔画都如是一把锋利的刀,狠狠的划在她心上。


        

短短的三个字,却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梁子薄朝沈清澜走过去,贺莹莹拦住了他的去路,梁子薄皱着眉看着贺莹莹,“请你让开”


        

“该让开的是你,这里最没有权利说话的是你”贺莹莹怒视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