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286章,唯一的孙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出了事情为什么不说,而是直接把老首长叫来是什么意思


        

“伯父这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


        

“你这孩子,你自己不小心会被人打成这样”秦怀铭皱了皱眉,眼角的皱纹更加的深刻了,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沈清依低着头,忍着委屈说,“爷爷你别生气,真的是我自己。”


        

“依依你是住在贺家期间被人打的,这你的得说清楚,是谁干的,我才好给你爷爷,给你爸一个交代。”贺老爷子说。


        

秦怀铭严肃着脸,似乎在等着沈清依的答案。


        

他不是生贺老爷子的气,因为他了解贺老爷子是什么样的人。


        

沈清依现在受伤,他比谁都自责。


        

沈清依咬了咬唇,好像很为难的样子。


        

“是谁你尽管说,我一定为你做主。”以前贺老爷子并不觉得沈清依不好,可是现在看着她,总觉得不那么舒服。


        

说话吞吞吐吐的,一点没有秦家人的正直。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沈清依抬起头,睁着眼睛,眼眶里续上了一层厚厚的水迹,“好像是嫂子,她以为是我做了什么,你才会让她离开贺家。”


        

秦怀铭看向贺老爷子,“怎么回事”


        

“爷爷是景承的妻子,不过他们现在已经离婚了,而且我也没什么大事,就不用追究了。”沈清依急忙插话。


        

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


        

贺老爷子神色不虞,似乎这个答案出乎他的意料。


        

怎么会是她呢


        

“我要见她。”秦怀铭有几分气愤,“这是什么人,连我孙女也敢动”


        

以前他不会这么果断,可能因为年纪越来越大,又加上刚认回唯一的孙女,爱孙女心切才会这般生气。


        

贺景承从回来就没去过老宅,这就说明,他生气了。


        

现在要是把沈清澜叫回去,他肯定不会同意。


        

贺老爷子左右为难。


        

“怎么,你这是要护短”秦怀铭冷声。


        

“不是。”贺老爷子对秦怀铭十分尊敬,不只是因为和他儿子的事,而是曾经他刚入伍的时候,是秦怀铭像老师一样


        

教导他,后来还推他坐上现在的位置。


        

于情于理,他都不能拒绝他的要求。


        

“您想什么时候见。”


        

秦怀铭想了一下说道,“明天吧。”


        

贺老爷子点了点头。


        

“我想和依依单独呆会儿,你先回去吧。”秦怀铭摆了摆手。


        

贺老爷子退出房间。


        

沈清依对秦怀铭撒娇,“爷爷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秦怀铭冷哼了一声,看着是生气,实则是宠溺,“说吧,你把我叫来是干什么”


        

他才不会信,是因为受伤就故意叫他来。


        

沈清依从病床上下来,弯身搂着坐在轮椅上的秦怀铭,秦怀铭80岁了,他前段时间生了一场病,就坐在了轮椅上。“还是爷爷了解我。”沈清依转到秦怀面前面,看着他,“爷爷你知道吗,本来是我嫁给贺景承的,我们订婚了很多年,快结婚的时候,她勾引了景承,我才会到现在都是单身,爷爷现在我还喜欢她。”


        

秦怀铭自是看穿了沈清依的心思,皱着眉问,“你是想我做些什么呢”


        

“爷爷,你让贺景承娶我好吗,到现在我还很喜欢他。”沈清依拉着秦怀铭的衣袖。


        

贺景承这个人,秦怀铭认识,打的交道不是很多,但是知道这是个很有能力的年轻人,也很有主见。


        

多少年前,贺老爷子想让他去部队,可他说不去就不去,谁的话也不听。


        

这件事若是他不愿意,恐怕有点为难。


        

“爷爷。”沈清依撒娇,“以我们和贺家的关系,你和他们提,他们一定不会拒绝的。”


        

秦怀铭自是想在他死前能给唯一的孙女找个可靠的男人,贺景承的确不错,也是合适的人,毕竟秦家和贺家关系匪浅,沈清依真能生活在贺家再好不过了。


        

“嗯,我试试。”秦怀铭心里并没有底,对贺景承没把握。


        

并没把话说的太死。


        

“谢谢爷爷。”沈清依高兴了。


        

秦怀铭摸了摸她的头,“赶紧上床休息。”


        

沈清依笑着说,“都听爷爷的。”


        

这时跟随秦怀铭的副官走了进来,低声在他耳边说道,“已经买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