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清澜贺景承 > 第292章,他要结婚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怀铭从贺家出来回去酒店,下车的时候遇见了念恩,陈妈带着他到附近的香樟公园散步回来,在停车场遇上的,是秦怀铭先打的招呼,“小朋友,你也住这里吗”


        

念恩点了点头。


        

陈妈抱起念恩问,“你认识他”


        

念恩摇了摇头说,“不认识。”


        

陈妈蹙起眉,不认识主动打什么招呼


        

秦怀铭只是觉得太巧了,上次在青园就看见过他,今天在这里又遇上了,还想趁机打听打听他妈妈的事情。


        

结果陈妈并不大愿意让念恩和他们接触,抱着念恩上去。


        

现在人贩子那么多,她不得不防。


        

副官低声问,“您喜欢那个孩子吗”


        

秦怀铭微微叹了口气,“我现在就想确定依依是不是陆瑶悦生的。”


        

副官明白,“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传来结果。”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秦怀铭点了点头,“我怕乏了,推我上去。”


        

副官推着他上楼。


        

念恩回到楼上沈清澜还在睡午觉,陈妈想要去一趟超市,也不好叫醒她,就带着念恩又出去了,现在他们会在家里做饭,虽然楼下餐厅什么都有,但是吃多了也腻。


        

而且不是中式餐厅,就更加的不和胃口了,沈清澜也是不愿意在餐厅吃,所以他们在家里做。


        

陈妈想顿人参鸡汤,但是没有鸡。


        

陈妈带着念恩走后,房间有安静下来。


        

即使这里是酒店,但是隔音效果非常好,加上又在最上面一层,所以几乎是远离了下面的纷扰。


        

沈清澜是从梦中被吓醒的。


        

梦见她身上见红了


        

一身的汗,做起来的一瞬间脑子里闪过一片血红,她拥着被子。


        

过了很久,心情终于平静下来,梦是反的,对,梦都是反的。


        

出了一身的汗,嗓子被扯裂一般的疼,口渴想喝水,嘴唇起了一层干皮,房间里空空的没有一个人影。


        

掀开被子,如白玉一般的玉足穿上拖鞋打开房门走出卧室,到客厅里倒了一杯温水,一杯水喝完沈清澜才放下杯子。


        

嗓子被水滋润过舒服多了。


        

她不想出去,窝在了沙发


        

里,拿过桌子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她并不想看,只是不想就这么坐着。


        

外面的天渐渐暗了下来,电视里发出低低的声音,她也不知道里面说了些什么,思绪飘飘忽忽的。


        

就在她走神之际,房间里的手机响了。


        

她坐着没动。


        

停了又响,她才起身去卧室拿手机。


        

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她平静的神色出现异样,交错复杂。


        

缓了一下,她才按下接听键,“喂。”


        

“看到是我的电话,所以不愿意接是吗”


        

沈清澜低着头,看着桌面说,“没有。”


        

事到如今,季辰也不想去追究,没有意义。


        

“我要结婚了。”


        

不是他忘记了沈清澜,而是老太太逼的紧,拿命威胁他。


        

既然不是沈清澜,是谁他都无所谓了。


        

沈清澜怔了怔,问,“怎么时候”


        

“八月初二。”


        

一阵寂静。


        

“我打电话给你,并不是表心,也不是报喜,只是想让你知道。”仅此而已,还记得第一次见她,她满身的血,死死的拉着他的裤管,哀求着救救她,救救她的孩子。


        

“我会去。”


        

沈清澜是祝福他的,找个好女人,陪他一生多好。


        

嘀嘀


        

对方挂断了电话。


        

沈清澜盯着被挂断嘀嘀响的手机,莫名的感伤。


        

她应该是喜悦才对,为什么是这种心情呢


        

她不知道。


        

或许是内疚吧。


        

季辰陪伴了她四年,守护了四年,她辜负了他。


        

“想什么呢,这么专心”


        

贺景承朝她手里的手机看了一眼,通话记录上显示着季辰的名字。


        

沈清澜猛的回神,她抬起头,“你走路怎么没声”


        

他走路没声


        

他还在屋里喊了一嗓子,她都没听见,现在说他走路没声


        

季辰来个电话,魂都没了